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5G世代下之Art Basel「隔山買牛」現象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4.05k views

5G世代下之Art Basel「隔山買牛」現象 

29.05.2022

疫下第二年復辦實體展的香港Art Basel,畫廊規模雖由去年104家增加至130家,但相對疫前2019年的242間仍有一段恢復元氣的距離。同期,Art Central繼續由中環海濱移師會展「雙展齊鳴」,同場還有佳士得拍賣預展,成功製造了1+1+1 大於3的協同效應。Art Basel 與 Art Central 皆旺丁又旺財,有畫廊不停「換畫」,該是報復式消費蔓延至藝術市場的結果。

(圖片來源:IG @artbasel)

5G世代下之Art Basel

其實,近年畫廊網上與實體銷售並行,藝博會不少參與者早於佈展前已向VIP展開猛烈攻勢,故不少展品來到展場前早已名花有主。因此,藝博的功能早已由實體交易,切換成社交聯誼,給大家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聚首、狂歡、八卦。

(圖片來源:IG @artbasel)

「十步一熟人」之下,VIP預展日基本上我是聊多於看,最終要特意找另一天再細心觀賞作品。疫下悶了太久吧?國際大藏家Uli Sigg都特意從瑞士來港(順道出席M+的簽書會,還是反過來?)、李嘉誠的紅顏知己周凱旋緩步賞畫、醉心藝術的嘉華集團主席呂志和一貫坐着電動輪椅來尋寶;但昔日的國際級名人與「派對動物」如村上隆、碧咸、周杰倫、國際藍疇畫廊的外籍老闆、內地大款,都礙於疫情而未有傾巢而出。

今年Art Basel 有15間新參展畫廊,部分海外畫廊選擇以衛星展位、再加上同步以網上展廳參展。因航空管制加隔離,國際藏家大減,藝博自然要打本地薑主意,舞台的鎂光燈轉移至本土情懷和香港藝術家,香港畫廊Gallery Exit 便順着「鏡粉熱潮」,展出香港長大、現定居芬蘭的藝術家陳翊朗(Oscar Chan)去年所畫的12鏡仔「The Chosen Ones」 ,並透露:「作為MIRROR的粉絲,我想有他們的海報,所以我畫了。」結果,作品未展出已賣出,並引來觀眾瘋狂打卡,以及傳媒舖天蓋地的報導。

現居芬蘭的香港藝術家陳翊朗(Oscar Chan)去年所畫的12鏡仔「The Chosen Ones」 成為打卡熱點。(圖片來源:) 鄭天儀攝

Lucie Chang Fine Arts 則看準香港人醉心集體回憶,與鍾燕齊合作展出多幅「九龍皇帝」曾灶財的書法墨寶,又成功吸引眼球。畢竟曾灶財由天橋底躍上M+的殿堂,已成為香港藝術界的icon,還「被鑄造」NFT,不知他在天之靈會否講句:「痴Q線!」

藝廊以外,亞洲藝術品博覽會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亦再度於Art Basel設展亭,邀請當代藝術家以不同媒介重新詮釋古董元素,創作全新作品。展館將以「藝‧典 ARTique」為主題,由梁兆基策展,呈現 20 位藝術家的作品,新舊互融頗有看頭。

不過,Art Basel 並非一面倒的熱鬧、有趣。其實我聽過不少藏家都嫌Art Basel 畫廊(尤其是大國際畫廊)選的展品「悶」,甚至有藏家以「散貨場」來形容。疫下運輸限制,今年作品的確較單一化以2D畫作為主,雕塑和大型裝置貨期難測,畫廊都傾向選擇較「穩陣」的展品。更失望是昔日不少回應社會的展品都絕迹了(估計是受港區國安法實施的影響)。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因為要符合社交距離,今年Art Basel 與Art Central 都特意加闊了展亭以及走廊位置,亦有職員舉牌提醒觀眾保持1.5米距離,無疑令觀眾感覺更「好行」。不知是否受「天使broken B」事件影響,昔日家長帶冚家大細入場打卡的情況大大減少。

為加強參展商的宣傳和銷售效果,Art Basel 加強了藝博的網上虛擬導賞(visual tour),Art Basel 亞洲總盛黃雅君(Adeline Ooi)便指,世界各地的藏家許多都是首次體驗虛擬導賞,可謂耳目一新。NFT 繼續成為一股熱潮,區塊鏈平台 Tezos 在Art Basel 舉辦了首次 NFT 藝術展,香港畫廊 Ora-Ora 第二年帶來 NFT 藝術品。

現場所見,整體銷售強勁,不少畫廊都不時「換畫」。外媒報導,有畫廊售出了一幅近270萬美元(約2106萬港元)的George Condo畫作予韓國一家私人博物館,外國藏家有親自前來購物嗎?

日本藏家以視象巡遊Art Basel , 想細看作品便透過QR code 進入網站窺全豹。(圖片來源:)鄭天儀攝

21世紀5G時代,唔駛親自飛一轉又隔離七日嘅,我在展場便觀察到一個疫下衍生的有趣場境。有藏家因未能親身出現在展場,便找來本地助手作為他的「眼」,拿着手機作視象直播,邊行邊介紹作品和藝術家的資料(有需要畫廊專家更出動導航)。大部分展品都特設蘊藏詳盡資料的QR code和細緻象素極高的高清圖,藏家隔着螢幕也可即時瀏覽作品全豹,「隔山買牛」不再是夢。

Text by 鄭天儀  (文藝平台「文化者 The Culturist 」創辦人、大業藝術書店董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