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2019 的香港之夏,屬於調香師的氣味記憶
給香港的情書
陳漢娜 - Best Keep Secret
林嘉欣-最好的時光
拿著《Madame Figaro》漫遊法國街頭
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 X Madame Figaro HK創刊號企劃
Hogan Cold North系列鞋履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Art
880 views

2019 的香港之夏,屬於調香師的氣味記憶

31.12.2019

今年夏天,香港街頭,氣味特別濃烈複雜。刺鼻的化學物與烽煙、街上行人的汗水與淚水、數十萬人在雨中步行時,地上翻起的泥濘和雨水。一幕一幕讓人心痛又感動的場景,由這些似有還無的氣味串連而成。

 

「8 月 31 日晚上我的心情非常悲傷,無法排解,想起你曾說過永久花能幫助釋放積壓良久的情緒,我便以薰衣草、岩蘭草與苦橙葉調油塗在胸口,不夠一分鐘,便淚如雨下,哭得很淒涼,卻也排解了數月以來無以名狀的憂傷。」

 

每個周末回到家中,情緒波動不已,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個晚上看著新聞入睡,翌日早上又戰戰兢兢地滑手機看新聞。作為一個調香師/芳療學習者,我居然忘了要以 香氣來安撫自己,我打開心愛卻又凌亂得無從整理的精油櫃子,拿出一盒又一盒的精油,憑經驗與直覺挑出數枝──永久花、橙花、岩蘭草、岩玫瑰,珍而重之的滴了數滴,加進一點植物底油,調和後,像要把自己油封似地全部塗在身上。然後如常坐在電視前面看新聞,一陣睡意來襲,回到睡床上一躺下,積壓良久的情緒與眼淚如缺堤傾瀉。

 

「今晚用了永久花、橙花、羅馬洋甘菊、岩玫瑰來擴香,很甜美又溫暖的香氣,聞著聞著便哭了,像被大石壓著的胸口卻也鬆開來了。」

 

我把個人經歷寫在臉書上與一眾芳療朋友分享,接續收到不少類同的「用後感」,香友們都靠永久花加上其他精油調成的複方,釋放情緒或幫助入眠,稍稍在亂世中得到安慰。

 

於是,在我的香港 2019 之夏氣味記憶中,又添上了一筆永久花。

 

 

香氣與情緒──在軒尼詩道上的異常平靜

永久花(immortelle)又名蠟菊,生於地中海的菊科植物,名字源自它即使已經凋謝,還能保持猶如新鮮時的姿態。生理層面上,最著名的功效是有助皮膚更生修復,回復青春,是某著名品牌的回春抗皺護膚品的原料,亦常使用於處理瘀痛或幫助傷口復原。

 

但最讓我動容的卻是它能對應情緒的作用,幫助釋放積壓良久、難以排解的情緒與創傷。數年前,在學習芳療之初已聽說過它的神效,在為客人調香時亦常常豪邁地給他用個三數滴永久花精油──香港人嘛,有誰沒有過去?有誰沒有創傷?

 

精油(essential oils)由植物的不同部位以蒸餾、冷壓、溶劑萃取等方法提煉而成,是濃縮液體版的農產品,氣味、顏色與化學成份根據產地與年份而有變化。永久花亦如是,但無論如何,氣味總是帶點龍眼蜜、帶點煙燻感的蜜餞。

 

第一次很有意識地使用永久花來處理創傷,卻是 2018 年夏天,朋友 P 的摯友突然急病去世,P 悲痛不已,我以永久花、絲柏、秘魯聖木、岩玫瑰、安息香以及阿密茴等精油,調了一帖旨在讓他與其他朋友能平靜面對並看見悲痛的複方香油,氣味猶如巧克力般甜美中帶苦澀。著朋友們塗抹胸口,一位原本哭不出來的朋友一擦便覺得悲從中來,哇哇大哭。

 

每逢在人生的難關之中,我總感謝有精油與香氣的陪伴。

 

如今的香港,自由發聲的權利似乎不斷溜走,甚至吸一口新鮮無污染的空氣也成為奢侈,在紛擾不斷的時刻,何妨稍稍停下腳步,在寧靜的環境中擴香、甚至把一滴精油滴在手心,深深呼吸,在一呼一吸間感受植物能量的支持,讓我們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撰文:謝笑喜(聞香記)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