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壓迫到盡頭就是反抗 |《狗眼看人間》,犬類的街頭抗命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Art
1.43k views

壓迫到盡頭就是反抗 |《狗眼看人間》,犬類的街頭抗命

09.01.2020
Series:
抗爭生活
Tags:
電影

「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人們總愛如是說。但放眼現實,我們對待牠們,可真親切如友?近來,有傳中國將嚴格執行「限狗令」,北京市通州區更發出通告,規定所有樓房不得飼養身高超過 35 厘米的大型犬,並強制狗主需於收令後 3 日內自行處理犬隻,否則會將之沒收及遭懲治。禁令觸發狗隻安樂死和棄養潮,引爆輿論恐慌與批評。

殘酷現況,令人心痛。不少電影人為使公眾認識動物的生命和權益,喜以影像作品向人傳遞相關資訊與知識,以及代動物們發聲及悍衛福祉。

美國電影《White Dog 》(1982)由Samuel Fuller 執導,講述一隻被訓練攻擊黑人的白狗,如何被一名黑人訓狗師重新訓練,從而探討種族歧視是否能夠經治療解決。

《White Dog 》(1982)

談「狗」的電影無數,像《神犬拉西》、《導盲犬小Q》和《馬利與我》等,均為人所熟知。惟這些作品多由溫情角度出發,刻劃狗隻對人類的無限忠誠,或兩者之間的深情,即使不乏感人之處,但略嫌陳腔濫調。相對之下,2014 年的匈牙利電影《The White God》(港譯:狗眼看人間),其「犬類復仇記」的敘事角度與觀點,則顯得較為新鮮,這片甚至被人拿來跟 Sam Fuller 談種族與權力經典電影《White Dog》(港譯:白狗,1982)相題並論。

 《The White God》由Kornél Mundruczó執導。

 《The White God》由擅長挑戰邊緣禁忌題材的導演 Kornél Mundruczó 執導,曾於 2014 年入選康城影展「一種注目」(Un certain regard)單元最佳影片,並曾代表當地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Kornél 為了表示對動物的愛護和尊重,拍攝前跟劇組非常用心,預早花上六個月去集合戲中需要的 274 隻狗演員,而且每一隻小狗都是從收容所領養而來,非名貴血緣,演出前還會先互相認識、交流才上鏡,至於戲中狗主角 Hagen,則由一對雙胞胎拉布拉多:Luke 與 Body 交替演出,字幕還特別強調「本片在最嚴格的動物保護規範監視下拍攝,沒有任何狗演員受傷或被虐待」,戲中一切動作場景亦全是模擬演出。

Kornél 與飾演Lili的女演員Zsofia Psotta及狗主角Hagen出席康城影展。

如此強調,只因電影主軸,正是要談一個反迫害的故事。本片講述 13 歲的莉莉於父母離婚後,本來跟隨母親生活,母女倆養有一犬名哈根。某段期間,因母親需要出差,只得將 Lili 和愛犬 Hagen 暫託前夫照料。這位任職屠宰廠的父親,或出於職業性使然,自覺人類比其他動物更高等、更聰明,總站在判官的角度評價牠們的價值。因此當他得悉 Hagen 不是匈牙利種而是雜狗,加上大廈不能養狗,政府又會針對飼養血統不純正的犬隻家庭徵稅時,就趁Lili不為意時,悄悄把 Hagen 遺棄到高速行駛的道路旁邊,任其自生自滅。

Hagen與Lili情同姊弟,但因意外分開,觸發連串故事。

有別於多數同類電影,落力書寫忠犬多麼思念主人,苦苦地千里尋歸途,Kornél 的取態來得冷峻而殘酷——當 Hagen 被棄後流落街頭,跟其他流浪狗到處混生活、被欺凌,還數度遇上捉狗隊,險些被生擒及滅殺,最終又輾轉落入鬥狗場,被狗主收買後帶去磨牙、練牙、跑步及打針,訓練成為全方位的黑市鬥狗,甚至被白人主義者的訓練成專門對付黑人的惡犬。另外一邊廂,本來心繫愛犬的 Lili,縱然與父親就棄犬的事,有過衝突、反擊,亦盡力苦尋過 Hagen,可是因多次無功而返,她也不得不放下此事,移情到拍拖等事宜去分散注意力。

邊緣者的覺醒與反抗

Hagen被Lili父親遺棄後在街頭遭遇多次生死考驗。

隨 Hagen 與 Lili 由形影不離,情同姊弟,到後來命運漸行漸遠的安排,Kornél 有意展現人類為各種個人理由和需要,剝奪其他物種生存的空間和權利的「自我、自私與自利」,尤其影片的鏡頭,時以狗眼的視點去觀看人間變化,加倍突顯動物被人類利用與出賣時的不安、恐懼和痛苦。

 

本片的「名場面」,可數 Hagen 的叛變經過。天性馴良的 Hagen 被培訓成凶殘鬥狗後,某次於比賽時為生存,被迫和同類打鬥並將對方咬死,當時 Kornél 精妙地透過 Hagen 的視覺,觀看著狗類流血、倒下、奄奄一息的過程,血淋淋地展示了這班無辜的小動物,被人類放上惡鬥擂台,用生命換錢財的可憐與可悲。

Hagen覺醒後決定率領同伴上街抗爭及向人類還擊。

接下來,Kornél 又藉由 Hagen 的覺醒,決定擺脫被人類掌握的命運,拼盡全力逃離鬥狗場,以及再遭捉狗隊圍捕,被送到狗房準備人道毀滅時,憤怒情緒終極大爆發,使出渾身解數再逃走,並化身領袖率領過百隻小狗大狗,齊齊狗房衝上街頭向人類作暴力抗爭,以「壓迫到盡頭就是反抗」的態度,控訴人類一直自冀為地球的主人,對所有動物施以獨裁管治、漠視生命等行為,終將會物極必反、自取滅亡。

趁還可化解時,收手吧

有評論甚至指出,這控訴不僅存在於人與動物之間,也存在於人和人之間。皆因匈牙利政府近十數年急劇右傾,發生過多宗被歐洲多國批評屬種族主義的衝突,故不少人認為片名「White God」,除了指狗總是把人當作神看待,還雙重諷喻了人類自視聰穎,妄將自己當成神,特別白人,常以「種族」、「正統/血統」、「宗教」等所謂「正義之師」的名義,肆意地主宰他者,如移民人士、少數民族、各地難民、無產階級或性小眾等的生與死、權益與福利等,是極度狂妄、違反人道的權力打壓。

苦難過盛令Hagen跟Lili重遇,一時也忘了舊夥伴的模樣與感情。

Kornél 在《The White God》中,透過狗隻的不幸對人性的貪婪與黑暗,可說作出了非常強烈的指控和鞭撻。不過,善良的他最終仍然選擇給世界留一點希望。

結局,變得暴戾的 Hagen 跟 Lili 重遇,因苦難過盛忘卻昔日感情,還率領著過百多頭惡犬準備襲擊 Lili,幸好千鈞一髮之際,Lili 出於對 Hagen 的愛與想念,沒有被嚇到退縮逃跑,反而還取出小號,向眾犬奏出心靈之曲,令到本來神經緊繃的狗隻,情緒得以冷靜、動作逐點放緩,領頭的 Hagen 也終於記起這位昔日好夥伴是誰,放下敵意趴與同類伏在地上靜聽樂聲,而 Lili 看到後也溫柔地伏下來,陪眾犬以平等的視角,一同感受和觀看這世界,終結了一場災難與對峙。

Lili面對變得殘暴的Hagen依然不畏懼,並以愛和溫柔重新喚起對方的善良本性。

這讓觀眾看到——只要我們願意以「愛」、「平等」與「同理心」去看待萬物,其實有些問題和糾紛仍然有改善的可能。

2

    Series:
    抗爭生活
    Tags:
    電影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