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悠長假期》80後的日劇回憶|木村拓哉憑著甚麼紅了30年?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Art
420.68k views

《悠長假期》80後的日劇回憶|木村拓哉憑著甚麼紅了30年?

06.08.2020
Tags:
日劇

1996年開播的神話線日劇《悠長假期》於黃Viu上架,於是男主角木村拓哉又成了香港劇迷的話題人物。那個時值才24歲的小子,青澀內斂,跟如今早已上神枱的他可算是兩個人。

 

《悠長假期》劇照

木村拓哉從來都是一個難寫的題目,前幾年接拍《律政英雄》續集,再演久利生公平,鬧他老了,偶像包袱仍舊太大,戲路一成不變,喜歡 Chok 戲,肯定會有死忠木村迷表達強烈不滿。但反過來讚他作為一代巨星,認真敬業,生活規矩安份,沒太多負面緋聞,面對鏡頭甚少失手(出戰康城影展似湯家驊那一次例外),記得又有人質疑,是否真的太陽底下無新事,木村了那麼多年,居然還離不開讚木村、追木村這些舊話題。木村拓哉,說起來好像已是個老派的名字。

《律政英雄》

但木村回勇,的確是過去一年有眼可見的事實。經歷了偶像團隊 SMAP 解散的各種揣測,從萬人迷一度變為萬人唾罵,連帶人氣下滑遭後浪趕上,儘管木村已不再是收視冠軍的保證,但最近兩部作品《Grand Maison 東京》(摘星廚神)和《教場》都是頗見心思、言之有物的日劇佳作,「木村劇」終於擺脫了過去幾年的陳腔濫調。

偶像團體 SMAP 當時紅極一時,可惜解散告終。

最大轉變是這位不老男神,總是在劇集中扮演著「孤高一匹狼」的精英之中的天才,終於捨得不再做萬年風頭躉了。在《Grand Maison 東京》飾演一個驕縱半生爭逐名聲的法國菜大廚,看起來就跟木村從前做過的曲棍球手、賽車手、機師和企業家差不多,然而,窮追國際星級殊榮到最後一刻,大廚悟道,終於學懂放下,願意將最寶貴的人生成就轉讓給一眾接捧的同伴。在《教場》則做一個冷眼下瞰、外表殘酷實質扮演丑角的警校教官,甘心用餘生提點後輩的過來人。由十多年前的天之驕子,變成介乎慈父與師父之間的燈塔守護者,正是跟木村年齡相襯,讓他漫長的從影生涯得以優雅地老去的好角色。

《Grand Maison 東京》

木村出道廿多年,日劇潮流改變甚多,譬如說,深夜劇興起,觀眾追劇習慣有變,俗稱「月九」黃金檔(富士電視台周一夜晚九點檔)的收視冠軍傳統亦不復見。翻查資料,從《愛情白皮書》開始,歷來演過 11 次「月九」的木村,曾經是該時段的天字第一號主角人選,但「月九」逐漸不受歡迎,木村亦同樣陷入事業危機,受到年齡、人氣等因素影響,不單收視神話破滅,甚至連劇組都找不到想跟他合作的女主角。木村 2014 年拍《律政英雄》續集,翻炒經典其實亦心知不妙,結果收視平平,而此劇同時是他最後一次主演「月九」。

《愛情白皮書》

往後那幾年,適逢 SMAP 解散,木村在爭議之中選擇單飛,曾以為何等身價的萬人迷應該捱不過人情冷暖,情願急流勇退。但挫折愈多的時候,木村好像變得愈是積極,電影、電視劇密密拍個不停,繼而拼命上節目做宣傳,儘管不是實力派演員,但已經不介意新嘗試,試過在《檢察狂人》演反派,又在《教場》扮惡人,打破了過去十多年不是天才美男不是上流精英就不是木村的慣例。其實木村快將五旬,已不年輕,以其累積名氣,早就可以享受「收成期」,但看他一劇接一劇,期間還擠出空檔回歸樂壇,於上個月推出首張個人專輯(不用聽都知道毫無懸念是冠軍大碟),頻頻演出。木村的新髮型可能有很多人看不慣,但他的新動向很難令人不佩服,沒有自恃名利雙收就 Hea 踢下半場,卻明顯是咬緊牙關,犧牲了很多所謂「收成期」將演藝事業延續下去,在日本演藝圈始終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年少氣盛、剛上位走紅之時,人人都會覺得自己好打得,自信爆棚,然而,從更衣室出來,迎接極多不利自己的處境,就不是人人都像木村能把逆境波踢得那麼好。

《教場》

當然,木村的影響力不只在演員和歌手範疇。開始看日劇,其實不是因為木村,錯過了的木村拓哉九十年代青澀時期,都是後來連夜狂煲 VCD 惡補回來的。不過,確實有很多第一次是真的因為木村而起。譬如說,中學時代,曾經斬釘截鐵認為穿皮靴很老土(是木工佬、地盤工人才會穿),樣式難看又很骯髒。但木村告訴你,少年啊你只是買得不夠好,他驅使你買下第一對比其他波鞋和帆布鞋貴上幾倍(身高亦增加幾厘米)的 Red Wing。畢業之後,覺得買「撈」是很財大氣粗、無品味的低級玩意,但本身是「撈」迷的木村,卻又示範給你看,少年啊出來社會不是追捧「金撈」和「鑽撈」才叫好的,要買人生第一隻勞力士,《悠長假期》的那隻 369 才是識貨之選。

木村戴的 Rolex Explorer I 369

曾經好討厭穿羽絨,但木村穿過就變得沒那麼討厭了,原來襯得好一點也不失禮。而又因為木村才知道,格仔恤衫原來是可以穿在 T 恤外面而不扣鈕的,完全推翻了小時候阿媽教落的那一套。在阿媽和木村之間,木村的地位從來更高一級。

即使木村已不年輕,但直到今日都是所謂的「帶貨明星」(內地術語)。單是最近兩套日劇作品,在《Grand Maison 東京》穿過的新款 Red Wing 和那副 Rayban ,以及《教場》的那副 Masunaga 眼鏡,基本上都成為了木村的簽名商品。

《Grand Maison 東京》木村戴的 Rayban

《Grand Maison 東京》木村穿搭的 Red Wing

當然,還有用過都會鬧,根本就不好用的 Gatsby 髮泥。但成世流流長,很多男孩子都心甘命抵中過伏,後來才逐漸明白,對著鏡子照了半天,用光半盒 Gatsby 都無用,最多只是似龍珠,卻根本扮不了木村拓哉。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