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WearAFuckingMask|為什麼在外國戴口罩會被歧視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203.83k views

#WearAFuckingMask|為什麼在外國戴口罩會被歧視

18.03.2020

見歐美部分國家到今時今日仍採取佛系抗疫法,大眾意識還覺得戴口罩就是製造恐慌,加上那想起都作嘔的 Coronavirus Challenge,真叫已努力抗疫兩個月的港人捏把汗。不知洋人對口罩的恐懼從哪來,但慶幸還是有部分人已覺醒,紛紛用自己所能及的方法去嘗試改變大家的觀念,例如香港就有居港十年的美國人Larry Salibra發起 #WearAFuckingMask 運動,粗獷豪邁地呼籲人們戴好口罩,不要再無知地對這件事存有偏見。

西方人普偏認為外科口罩無助隔絕細菌病毒,就連Salibra本人在2003年沙士期間遊走北京香港兩地時,都認為只有懦夫才會戴口罩。直到今年2月報應來了,他在香港搭飛機前往越南河內時,發現全機人都裝備齊全,唯獨他座位前後兩排的人堅持做「真漢子」,沒有任何防護之餘還不斷咳,彷彿感受到別人的飛沫全噴在他的光頭上。那是他第一次希望自己和別人都有戴好口罩。

#WearAFuckingMask 發起人 Larry Salibra。

搭完飛機後他戴上口罩了。

「人們討厭口罩大概是因為會變得與其他人不同,他們會撇除別人客觀戴口罩的原因,情感上不自覺地認為那些人有病。」香港人都是經歷了沙士一役,才破解口罩的迷思,明白到口罩除了防止病人傳播細菌和讓明星不被認出外,還可以保護自己免受感染。但對西方先進國家而言,上一次的全球大流行疾病是2009年美國和墨西哥傳出的H1N1新型流感,當時死亡率不足0.2%;再對上一次嚴重得人心惶惶的已要回溯至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欠缺沉重經歷,令到他們的健康意識仍停留在BB班,甚至認為只有亞洲人才會戴口罩。

N

問到 Salibra 為什麼會發起 #WearAFuckingMask 運動時,原來是因為身邊家人朋友都是硬頸一族:「有次跟朋友食飯,談到要說服居住在外國的親友戴口罩,我們都覺得十分困難。於是我想用一個幽默的方式去傳播這個訊息。」入到網站的確會不自覺笑出來,海量的 F-word 實在倍添親切感,不自覺就看完一堆原本沉悶的口罩資訊。

Q: But the Fucking WHO and some Fucking governments told me not to wear a Fucking mask

A: Fuck those Fucking Fuckers, they Fucking let this Fucking virus spread out of control by being more worried about their Fucking political careers than saving Fucking lives. Instead of being Fucking honest with their citizens, they fed us Fucking misinformation and lies about the effectiveness of masks.

當中的資訊對港人而言應該已是常識,但其詳細程度絕對是一流的口罩入門秘訣,遇上有外國朋友執迷不悟,直接傳過去吧!而且Salibra還貼心地將所有資訊都附上資料來源,發揮凡事要fact check的精神。除了呼籲大家在網絡上分享口罩的相片並 hashtag #WearAFuckingMask 之外,他亦推出了一些如 Totebag 、T-shirt 等簡單商品,讓人穿上身成活動宣傳牌,將這個觀念儘可能地傳播開。

對 Salibra 而言,不奢求大家會因為這場運動而紛紛戴上口罩,他只是簡單地希望西方人可以放下對戴口罩的成見,不要再用異樣目光去看待。他說:「我真的很愛香港,雖然這個城市或有不足,但亦有很多讓人驕傲的事,而世界是可以從中學習的。」作為國際城市,作為這場疫戰的先驅,或許香港人亦可以為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大影響,改變世界的想法。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