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我們有責任支持明日人才」|Louis Vuitton 的過去與未來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As if 藝術有毒》Madame Figaro 三月號 精裝本 一書四冊 現已上架
林嘉欣-最好的時光
拿著《Madame Figaro》漫遊法國街頭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8.34k views

「我們有責任支持明日人才」|Louis Vuitton 的過去與未來

25.03.2020

時裝設計師經常從視覺藝術中汲取靈感,而視覺藝術反過來滋養數十年來叫人記憶深刻的標誌性系列。設計和藝術是一幣之兩面,正如 Francis Bacon 所說:「時尚是試圖以生活方式和社會交往來實踐藝術。」(Fashion is only the attempt to realize art in living forms and social intercourse)

《福布斯》作者 Cecilia Rodriguez 說過,時尚與藝術之間的關係,是「有利可圖的愛情」(profitable love affair)。從上世紀開始,時裝界的「藝術挪用」,從來未間斷過,Elsa Schiaparelli、Coco Chanel 與她們的藝術家朋友們;Yves Saint Laurent 1967年從Piet Mondrian 抽象畫啟發而來的迷你裙;Louis Vuitton 從上世紀末開始邀請藝術家聯乘設計的限量手袋系列等等。

在時裝奢侈品領域,設計總監與藝術家攜手,並非僅僅被視作為一種營銷策略,好多時候是創意心靈上的互通及彼此欣賞,Great Minds Think Alike,過往在 Marc Jacobs 主理時期的Louis Vuitton女裝如是:與 Stephen Sprouse、村上隆或 Richard Prince 的聯乘系列早已成經典,在現任女裝藝術總監 Nicolas Ghesquière 的引領下,他的合作對象更與Gen Z一代接軌,與當代人同呼同吸。

“What I find most interesting in fashion is that it has to reflect our time. You have to witness your own moment.”

Nicolas Ghesquière 

2020春夏系列的天橋上,重返上世紀的美好年代 Belle Epoque,重回美夢中的大巴黎,屬於時裝的黃金年代,精妙才思湧現,映照出法式時尚的本源:一種雍容的格調,優雅與灑脫彌漫,成為無數人珍存的美好回憶。看似浮誇卻自有沉澱,融匯多種風格並吸納不同流派。在一針一線中推演浪漫主義法則,鋪陳新藝術的創意靈感,從而引出對獨創性的今昔共鳴。

Nicolas Ghesquière 找來新生代法國 MV 導演 Woodkid 參與天橋騷製作,由 Sophie 現場演出《It’s Okay to Cry》的加長版本,其妙曼空靈歌聲響徹一刻空間,伴隨著多款復古造型,融入鮮明「Gibson Girls」風格,以寬大泡泡袖、鬱金香外型裙款、穿插蕾絲設計與飄逸布料、低飽和色系的細膩花飾,加上精緻蕾絲與具有空氣感的面料,演繹整個短暫而優雅的年代,成功的演繹了對美好年代的眷戀之情。

為何是 Belle Epoque?這段已被遺忘的美好年代,從19世紀末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並不長,卻是法國歷史上無比輝煌的一頁,萬國博覽會、埃菲爾鐵塔……其中充滿了激動人心的瞬間與影響深遠的變革。Nicolas Ghesquière 希望透過重溫這個年代,試著解析所謂的陳舊過時概念,探索如何將遙遠的過去與今日相聯繫。

除了滿滿女人味的 Belle Epoque,Nicolas Ghesquière 更向1970年代致敬,當年紅極一時時裝店 Biba 的標誌式風格,復古A字裙、70年代輪廓外套、迷你裙和飄逸罩衫層層搭配,以新式普普圓點圖案、幾何圖騰、抽象山水圖案、緹花與迷幻漩渦等圖案搶眼亮相。以鮮綠、鮮黃色調提花面料,以及深紫色與暖調、暗紅色蘇格蘭格呢打造出鮮艷色彩與極簡主義對比,又一次呈現設計師游走過去與未來的無瑕功架。

本季系列的文學及藝術痕跡,透過向法國小說家普魯斯特致敬及擷取其穿戴風格為靈感,講究細膩打扮的紳士風格,三件式西裝的嶄新比例更顯摩登,布料柔軟的窄肩與腰部的合身設計,寬版衣領設計搭配陽剛的闊身長褲,以魚骨紋、條紋等各種吸睛圖騰點綴硬挺廓形。一系列西服造型皆以充滿美好年代氣息的鳶尾胸花點綴,詮釋了剛柔並濟的風情萬種。

配飾靈感,Nicolas Ghesquière 也從路易威登 Asnières 故居工坊的裝飾藝術細節設計入手,探尋品牌根源。受到 Asnières 故居工坊的起居室的裝飾藝術和彩色玻璃圖案的啟發,將裝飾藝術風格的花朵飾於皮包上。彩色的花卉圖案與黑色皮革產生對比鮮明,印花進一步增加時髦感。通過重現品牌歷史,兩款經典手袋 – The Boursicot East-West與 Dauphine 手袋在本季秀場上以 Belle Epoque 之姿亮相,探尋品牌根源及工藝,別具意義。而 Swift 高跟鞋由彈力織物和皮革混合,打造出呼應 Archlight 風格的時尚魅力高跟鞋,充滿70年代的復古鞋形,由 Monogram Flower 鞋跟和 Dauphine 鞋扣打造,儼然是過去與未來的完美結合。

Motivating Young Talents

時裝和藝術品的生產和銷售有很多相似之處,藝術評論家 Isabelle Graw 說過,以前是以小型企業來描述 art scene,如今稱之為 visual industry 視覺產業更恰當,尤其是因為它與其他文化產業的結構相似,例如荷里活或時裝業。在 Pierre Bourdieu 的藝術理論中,藝術生產的每個環節,從文學到戲劇再到美術,其特點是前衛藝術及其對立的商業部門的二元結構,簡單說,就是「藝術與金錢之間的對立」。但60年代以來,尤以流行普普藝術家 Andy Warhol 做出了重大貢獻,永久性地改變了藝術品評估和營銷機制。普普藝術是新興的、資金充裕的中產階級可以理解的一種藝術形式,Andy Warhol 是建立這套藝術觀念的關鍵人物,充分利用消費文化中的符號和標誌,中產階級對此熟稔,相對較少的藝術背景知識都懂得欣賞。

Stephen Sprouse、村上隆以致 Richard Prince,都可以放在普普藝術的背景下討論。藝術界的轉變不僅影響了藝術家,而且也影響到其他代理人和機構:藝術收藏家、畫廊和博物館體系以及藝術評論家。時裝品牌與藝術家靠攏合作,最終是這種創造性推動的結果,LV 與藝術家的合作關係,塑造成全球營銷和顯眼的時尚藝術盛事,不斷吸納新的、潛在的、具有藝術素養的奢侈品顧客,也建立品牌屹立不倒的聲望。

當今重要的時裝品牌,都不會只以牟利為唯一目標,發掘及扶掖年輕及潛質一代,亦是對行業長遠健康發展的重要一環。當中以時裝比賽來發掘新秀,就是一個好好機會,讓新人與行業領袖互相找到大家的好方法。

2013年,LVMH 設立年輕時裝設計師獎(LVMH Prize for Young Fashion Designer),這是 Louis Vuitton 執行副總裁 Delphine Arnault 的點子,她是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Bernard Arnault 女兒。她說過,作為行業領導者,LVMH 有責任表彰和支持明日的人才,並協助他們實現願景及成長。

作為 LVMH Prize 推手以及發掘新人的「星探」,Delphine Arnault 注意到千禧一代思考及合作方式,愈來愈多參賽者是以集體及創作單位形式參與,今年已有6個二人組合和1個三人組合成功打入半準決賽。Delphine Arnault 還發現,不少新生代設計師的環保意識都很強,經已內化成為必定遵循的價值,他們對新材料的研究,生物紡織品或再生纖維的使用,對新手工技術的關注以及對本地合理生產的渴望方面,都有著創新的眼光,堅定地專注於更美好的未來。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