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香港人的往事 | SARS 後十七年,本地攝影師重揭仍未痊癒的疤痕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Art
9.92k views

香港人的往事 | SARS 後十七年,本地攝影師重揭仍未痊癒的疤痕

31.03.2020

從炎夏走到寒冬,社會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光景,不論行人隧道、天橋、甚至簡單如路牌或巴士站牌,也成了限定人士才懂欣賞的藝術館,一件件藝術品帶着青澀的味道,盛載了背後強而有力的控訴。有人厚着臉皮、念念有詞指證作品並非一般年青人能創作而成,但往往年青人的創造力以及吞噬資訊的力量,甚至被外界所想更為強大。

沒有人能定義藝術,如果從事藝術創作的人就是藝術家,來到 Z 世代,每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如果社交媒體是助燃劑,我們可以不同的藝術創作方式,呈現創作與網絡媒體的威力,撇開好壞美醜,拋開種種刻板設定,他們也足以帶給前人啟發。

 

十七年後 重揭仍未痊癒的疤痕
本地攝影師 陳的

多年以後,香港人埋藏很多無法細說的往事,2003 年沙士、2014 年社運萌芽、2019 年即猶如消失了的下半年、還有 2020 年疫症再度來襲,字裡行間滲透着一種情感,而揪心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17 年過去,香港人再次經歷提心吊膽的日子,本地攝影師陳的重新翻開上年初拍攝的一輯相片發布至 Instagram,憶起2003 年沙士爆發的種種畫面,「為何 17 年後,徬徨感覺比 03 年還要厲害?」比起紀錄歷史,那些照片更像現今香港的一面鏡。

黑白色調的相片,空無一人的梯間、大堂與走廊,無聲無息卻顯得份外寂寥空虛,他希望作品能呈現沙士當年的氛圍 — 無助、灰暗與孤獨。看着一張張作品攝入眼底,與現今香港狀況相映照,感覺特別沉重。「其實他們都不太想重提沙士。」他細說當初拍攝這輯作品的原意,只希望能紀錄威爾斯親王醫院這幢即將拆卸的建築物,其後遇上幾位醫護人員,談起 2003 年沙士的情況,才決定把自己對沙士一疫沉澱過後的情感加入作品當中,但由於當時未能好好消化情緒,決定先擱置一旁沒有公開。如今一年過去,他再次翻看那輯照片,卻發現一切又重現眼前,「原來真的會重來。」

有些人走過疫症難關,但心卻一直停滯不前。陳的談起姐夫經歷沙士以後對人產生戒心,心理上遭受極大創傷,近幾年更猶如陷入自我隔離狀態。「他們一直維持這種狀況,無法走出困局。」他訴說著以往的經歷,感覺卻更像預告未來,猶如從言談間窺探這年疫症過後的畫面。有些傷口雖會復原,但疤痕始終抹不掉,「甚至到現在仍有很多人覺得三月份代表陰天。」今年春天,或許跟那年一樣。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