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每人都能是荷里活巨星,首先你要有一個 IG 帳號」:Gucci 是如何成為時尚界 Follower 之冠?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33.51k views

「每人都能是荷里活巨星,首先你要有一個 IG 帳號」:Gucci 是如何成為時尚界 Follower 之冠?

03.07.2020

將文化藝術、社會議題、歷史哲學等元素引入時尚,在瞬息萬變的業界每次都能準確出擊和回應 —— Alessandro Michele 的歷史百科全書式設計來得正是時候,它為時裝迷提供了一個豐富的世界,通過 Gucci 永遠改變了時裝界,他將「創作總監」的身份角色演繹得淋漓盡致。執筆之時,Gucci 的 Instagram 帳戶追縱者已達 4,048 萬,是奢侈時尚品牌的第一,是什麼讓 Gucci 呼應了潛藏的時代精神,吸引支持者追縱 ?

「Vanni 是一位偉大的老師,他讓我開闊了眼界,讓我明白了一件衣服可以像一首詩、一篇哲理文章或舒爾茨的《花生》漫畫一樣,輕鬆地傳達一種思想。Vanni 說『時尚是消化的社會學』,你可以用服裝來表達贊同或抗議,就像你會用政治旗幟一樣。這也是時尚的一部分力量。」Alessandro Michele 談到為何藝術和哲學一再成為他的創作主題,歸因於他的伴侶 —— 羅馬大學教授 Giovanni Attilli,Vanni 是 Michele 對他的暱稱。

 

“Fashion is justification for our own strangeness. The eccentrics can hide, or enter into this territory called fashion which united all humanity.”

為時尚引入文化哲學
與社會介入

異 托 邦,Heterotopia,是已故法國理論家 Michel Foucault 在 1980 年代提出的概念,理論本來與以聲色犬馬娛樂至上見稱的時尚圈絕緣,但因為 Michele,使更廣泛的受眾接觸到它。

這並非 Michele 第一次引用 Foucault 的理論在他闡述 Gucci 的 創作之上,在去年 2020 春夏時裝展,Michele 已經引用過「微型權力」,意指人們每天生活是通過一種微妙的社會治理術來掌控,通過一系列的規範,內化為個人行為,這種權力最終創造出一個社會。Michele 希望掙脫生活的規訓和範式,實現真正的自由。此外他還引用過《A Cyborg Manifesto》 —— 美國女性主義哲學家 Donna Haraway 的理論 —— 於 2018 春夏系列。在服飾以上的層次來「闡釋」時尚,一直是 Michele 的獨門秘訣,令他獨佔鰲頭。

Gucci 在社會責任方面表現突出,如減碳、性別平權、可持續發展等,也常常與新世代保持溝通,除了 Meme 式廣告,還有手機遊戲。這必須歸功於聘請 Michele的 Gucci 行政總裁 Marco Bizzarri 的廣闊心胸(從 2015 年以來,定期聽取 30 歲以下千禧一代員工組成的委員會意見,探討改進品牌業務的措施),當然 Michele 的時代意識和觸覺也肯定功不可沒:「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我們都有能力用我們的聲音為我們所相信的東西站出來。當我們跨越世代和社區聚集在一起,我們就有機會創造真正的改變。」在他成為 Gucci 舵手後,CHIME FOR CHANGE 企劃更進一步,關注人權培育年輕領袖。最新在 Instagram上推出 GucciEquilibrium 賬戶,強調對環境倡導和人權的承諾;Podcast 也是表達他對社會介入的渠道,四月疫情期間,他就在的 The Sex Ed 廣播節目談性:「當大家問起性事時,我通常說:『依你對性愛的想法而定。』性觀念就是天命觀念。性觀念即是能量觀念。」從天橋到藝術到流行文化到公民議題,令 Alessandro 成為當代時裝界其一最會說故事的人,如果不是唯一。

數碼時代:
離地加貼地的折衷主義

2019 年,在 Alessandro Michele 以混雜多元的「極繁主義」贏得市場共鳴的
4 年後,Gucci 的發展似乎到達了樽頸,銷量增長略為減緩。時代嗅覺極為敏銳的 Michele 馬上在2020 春夏季變招,造出 1990 年代 Tom Ford 的「性感」和 Miuccia Prada 的「簡約」,令觀眾耳目一新。2020 秋冬系列不但進一步更新了自己的混雜風格,(對奇思妙想的童裝細節的熱情。精緻的 embroidery 衣領、lace 裝飾的透明連衣裙及 Mary Jane 風格的漆皮鞋搭配高跟鞋,讓人眼前一亮),更將時裝騷變得更有看頭 —— 在這個網絡直播的年代,時裝周意義不斷被質疑(特別是碰上新型肺炎大流行的衝突),若果沒有「儀式」的價值,也許你的時裝騷就會被「數碼化」的鴻流沖走。

「我們都屬於同一個馬戲團,我真的想繼續重複這種儀式。 一直認為時裝騷是一個充滿魔力的活動。暫停平凡的禮儀行動,以過量的強度來裝載它。一場頓悟和擴展思想的遊行,讓我的思想在理智的另一個分區中沉澱下來。即使是今天,我們也要這種儀式。這種儀式對我來說是神聖的。」Michele 談起 2020 秋冬顛覆了時裝表演的傳統,先讓嘉賓從後台進入場地。聚焦點被顛倒了:後台準備工作的混亂局面,髮型、化妝和快速換裝 —— 現在成為了前台。模特兒、化妝師、裁縫和魅力團隊在玻璃旋轉木馬中穿梭,成為焦點所在。模特兒穿好衣服後,走到玻璃台前,擺出最後的造型,然後再走下旋轉舞台,贏盡掌聲。

 

「自拍」是做夢的力量

到了拍攝 2020 秋冬廣告之時,Michele 又加倍強調了社交網絡(私)生活全新的透明性,邀請模特兒在這個社交距離感很強的時刻裡「自拍」廣告。無論模特兒們是在刷牙、編織,還是在屋頂上張望,Michele 覺得這是他迄今為止最貼地的廣告。「我一直試圖描繪的奢侈的超自然主義,現在更真實、更神奇地出現了。」他說:「事實上,這種顛覆衍生了一種自相矛盾的效果:放鬆控制說出了另一種故事,似乎在強度上克服了我自己虛構的能力。我感謝這種想像力的實驗,因為它挽回一種做夢的力量。」有什麼比像 Instagram 上直播影像的時尚廣告更能貼近觀眾的心?

「當我選用一種材料進行創作實驗的時候,就像心理治療師的心理諮詢。如果是合適的材料,它就會在打動我心,眼睛會看到不同時代的形象和文化符號如何碰撞。我的時尚就來自於這種混搭。你可以把它稱為折衷主義,我更會說是我在準備一份水果沙律的美感。」在數碼化的議題上,顯然 Michele 秉承了他的折衷主義,在需要強調宗教式崇拜的時裝展上,他挽回了不可取代的儀式之美,但在廣告上他同時挪用了當下最切身的社交媒體溝通方式。「如今,幾乎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圖片編輯 app,讓自己看起來像荷里活明星一樣。而不是經紀人,你只需要一個 Instagram賬號就可以了。愚蠢的是,美麗的奧林匹斯山不再是一個精英、寂寞的地方。你已經讓大眾在那裡嬉戲打鬧了。」

 

時尚的折衷主義

「我其實很喜歡當代,但我卻想把目光投向過去。你不能忽視它。看看 Lady Gaga —— 百變的她什麼都穿過,但最終她想成為 Lana Turner,因為那些老牌影星都是天后,是美麗和力量的女神。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  如果你想像一下十七世紀的女王,她們都希望自己看起來像希臘神話戴安娜女神。」即使是放大童裝,Alessandro Michele 所選的童裝款式也是屬於過去的。外間認定他將 Gucci 重新定義為「復古」和「浪漫」,到底他如何與歷史結下不解緣?又如何超越「懷舊」?將歷史化成擊中當下社會深層需要的「時尚」?

受到與傳奇導演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 合作的戲服設計師 Piero Tosi 啟發,Michele 當初在大學修讀戲服設計,後來因為務實原因而選擇了時裝設計作為工作,這樣的背景,令他無論在天橋還是影像上的創作,都充滿了電影戲劇感。

審美沒有新舊,只有美麗

與 Glen Luchford 等攝影師合作的廣告影片,可說是最能展現 Alessandro Michele 穿越歷史文化的才華。他邀請過包括 Vanessa Redgrave和 Faye Dunaway 等的老牌女星,以及意大利社交名媛 Marina Cicogna 傳奇性的時尚標誌出演他的廣告。在 2019 年春季廣告片中,他喚起了人們對舊荷里活光輝歲月的熱情,在環球影城拍攝的長達 10 天的時間,重塑了《AN AMERICAN IN PARIS》、 《SINGIN’ IN THE RAIN》、《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 等 1930、40 年代歌舞片的輝煌,也令他萬花筒式巴洛克風格的服飾多了一份星光魅力。

「我明白為什麼人們為演藝圈而活,因為當機器在動,當舞者在跳踢踏舞的時候,它是如此的有力量。我非常喜歡神話,我認為荷里活就是希臘神話的第二章。」又例如 2019 秋冬的廣告片,雖然新產品仍然是天橋上的設計,但模特兒(還是演員?)重演 60、70年代舊式時裝展 —— 在時裝屋的大宅內進行親密度十足的時裝表演 —— 猶如歷史片段令新世代感到好奇,同時能為新產品增加趣味,這也是 Michele 既古且今的吸引力。

「這比賣很多作品要好得多。因為時尚就像 80 年代的流行音樂,是有生命力的東西,而不僅僅是有錢人的精品店。我的審美哲學是不間斷的流動,沒有新舊之分,只有美麗的東西。」 當 Michele 談到 Gucc 能夠不斷以「懷舊」引起共鳴時,他感到非常高興:「有時人們認為時尚只是一件好的衣服,其實不然。它是歷史和社會變革的更大反映,是非常有力量的東西。如果你想創出新的東西,尤其是現在,你需要更多的語言。

“ Nowadays, almost anyone can look like a Hollywood star with an image editing app. Instead of an agent, all you need is an instagram account. “

 

邊緣即主流,
不合時宜才是當代

從各種非主流外表的模特兒的「怪雞」選角,到 Gucci Beauty 推崇的不完美、還有各種次文化,究其原因,可能是他成長時的黑暗經歷:「當我還是個小孩的時候,我就很不一樣。我顯然和別人不一樣。我總覺得自己要那麼輕鬆,需要保護它。小時候,我在公交車站被人打過,就因為我的穿著打扮被人打了一頓。當有人要在你的生活中設置界限的時候,你就想打破它,所以我感謝那些在我身邊建立起這些界限的人,因為它讓我想通過各種方式來突破這些界限。我用盡所有的精力去突破。作為一個孩子,我夢想著一切,然後一切都成真了。」在永遠追求新鮮感的時裝界,「懷舊」本來是「不合時宜」的。但正如法國理論家羅蘭巴特所言,「當代的人就是不合時宜的人」。Alessandro Michele 之入時,正是由於他「發思古之幽情」,他的成功之道就是把本來邊緣、反常的元素帶到時尚核心。「當年我的頭髮扎滿了別針,我的頭髮被染過,我用風筒吹乾,讓它立起來。我喜歡 Piazza del Popolo,這是我曾住過的地方。在那裡我總是被人取笑,或者說我是個怪胎。」回憶起青春時代,Michele在 70年代末到 80 年代初的時候,也全面投入過暗黑 Punk風潮,也在當中發現次文化的時尚潛能:「無獨有偶,這個地方是我回過神來的地方,是年輕人聚集的地方,尤其是那些穿著有趣的人,它幾乎就像時尚天橋,一個展示你屬於什麼次文化的地方。」

 

時尚不再只屬精英

「我有時想『也許我應該選擇一條更容易的路』,但我決定了選擇困難的路,最複雜的路,不清楚的路,沒有人指引你的路。這條路不容易走,而且比較黑暗,但會帶你到美妙的地方,那就跟著它走吧。」Michele 感謝成長令他變得另類,而另類、反文化的元素令他成功:「我的宇宙是一個充滿無限可能的。我喜歡時尚,因為它似乎是可以實現想像力的東西。穿衣、穿戴、改變你的外貌準則的能力。我一直把它看成是一種強大的東西。時尚是為我們自己的怪癖開脫的理由。怪人可以隱藏或進入這個叫做時尚的領域,真正把全人類團結在一起 —— 時尚不僅僅是屬於天橋的。」

「真正的美是建立在不對稱的基礎上。但我們卻抹殺任何不對稱性,因為人們希望我們相信對稱性更美。但是,規律是無聊的代名詞。有人指責我用的是不好看的模特兒。凡是有這樣想法的人,都還活在 90年代。我的選角標準是模特兒用她的臉和身材講述的故事。這些故事讓一個人變得獨一無二,這就是今天的意義所在。」Alessandro Michele 沉思自己後現代的反精英主義思維,其願景不外乎是從「時尚」中「解放」人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是獨一無二的。Tom Ford 的模特兒都是金髮美女,但我們生活在Instagram 時代。」真正的當代人並不是抓緊時代浪潮,而是能探索潛藏在時代之下的未知層面。

20200503
讓我們更集中在創作吧

誰料到 2020 年一場新型肺炎席捲全球,時裝業面臨災難性的危機。在別人眼裡的失落,但 在 Michele 眼中卻是重整創作可能的好時機,藉此機會改革時裝展日程。畢竟他已被過度繁複的產業壓得透不過氣。「我將放棄陳腐的季節性和騷場儀式,來重新獲得一種更接近我個人表現力的節奏。我們每年只會面兩次,以此分享新故事的篇章——不規則的、快樂的、絕對自由的篇章,它們將打破規則和流派,在新的空間、語言和交流平台上進行創作。」表面上品牌失去了部分曝光機會,但也許能令更集中在創作上。

他在 5 月3 日的日記中寫道:「我想把之前殖民我們世界的主題拋棄:早春度假、早秋、春夏、秋冬。我認為這些都是陳詞濫調。失去意義的非個人話語的標籤。這些容器逐漸脫離了它們的起源,與現實脫節。」一年變回兩回的時裝發佈,應該能讓他變得更集中 —— 畢竟同樣份量的糖份倒進一小杯咖啡和一個游泳池的水,味道是有分別的。

 

“I am thankful for this imaginative experimentation because it restored the power of a dream: min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