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遇上敗類前度,原來是靈魂的一種修練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8.92k views

遇上敗類前度,原來是靈魂的一種修練

03.09.2020

世界變,從前如公主育成記的選美盛會,今年都變成求職大會。是社會真的太不景氣,還是人心太窮?真有興趣知道觀眾會帶著怎樣的心情來欣賞?!放著佈置得美輪美奐的舞台不看,寧願下載程式,以360度看低清變形畫面,人心,有趣。

但想,應該還有不少人對選美活動的花邊新聞有興趣吧。

吃早餐時,有人在討論著某位男士為了維護現任女友,公開發布惡意批評前女友樣貌身材的言論。他大概忘記了,這位前度曾經也是自己當時的最佳選擇。

下單的真太子假侍應覺得,名校才子應該不會如此直白暴露自己的德品值,連串不明所以的行為,其實都是曲線的marketing,閣下不是他market,自然不懂。再說,他的出發的是維護,就算筆可傷人,都不過是自衛。至於吃餐肉蛋治的、吃肉丁即食麵的、還有等著火腿通粉的,都傾向替兩位女士感到都不值。還是緊守十一點方向的、自認不是老闆娘最型,以丹田氣宣讀出是日金句:

「女人嘛~一生總要遇上最少一個敗類,心才會強大起來,學懂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之道。」

餘音之中,彷彿飄盪著她當年穿著戰衣,勇戰銅鑼灣後再殺過去中環的光影人生。我曾經一度懷疑,老闆娘應該是當年在威靈頓街閃燈綠牌茶餐廳中得到啟發,才會開展出她今日的地道餐飲業人生。

畢竟,頓悟的發生,無關乎時間與地點。

其實說到感情世界的敗類,又何曾有男女之分?

品學兼優的美少女可以倒跌於甘蔗男的迷魂七步丹,同樣地,陽光暖男也可以變成綠茶娘娘的兵。

都說人生是一個修煉場,當然是處處都具備誘惑和試練,才不枉了幾生修來的一具皮囊和腦袋。

電影《名媛教育》(An Education)根據英國女記者Lynn Barber的回憶改編,年僅17歲時認識到看似浪漫富有的中年男子,不惜放棄讀書跟男子結婚後,才發現對方是渣男,亦令她從少女成長為女人 。

是的,又趁機提番大家。靈魂雖然不滅,生生流傳。但並非每個人每一次都咁好彩,可以誕生成為高等生物,擁有自由意志去闖盪數十年人生,為自己作出對靈性成長有助益的選擇。美麗的穿花蝴蝶,也不過只有最多半年壽命,而且前半生都是爬葉的小毛蟲的姿態而已。能做人,實不易,要時刻感謝前前前生的自己,才有今天的一切。

道場之中,對手究竟修羅化身還是惡魔轉世?大概只有離開了道場,大家才會表露真身。莫理是你成全了他,還是他來渡化你。總之一場相遇,當下都是有緣之人。說到交手,過來人大概都明白,電光火石之間,直覺可能會發出了暗示,理性亦可能會提供分析。不過,當事人還是會覺得,某種程度上,這是命定。於是,他趨近,你下意識躲開了一點點,但雙腳仍然留守原地。這根本是一個儀式,象徵你們都放下了自由意志,正式踏入因果業力的鍊爐。

對啊,一開始,其實是有選擇的。
但你們都選擇了修練,勇氣可嘉。

戀愛總有些甜蜜的光景,甘蔗的保鮮期則比較飄。二人修練的初段,畢竟甘蔗就是甘蔗,總會有些端倪,可能是有些已讀不回吧,也未對外停flirt 。然後,你想退,他不許,徹夜不眠、掏心掏肺向你作出馬拉松式解釋。於是,你感動,甚至怪責自己不體諒。你留下了,他成功把能量轉移了,實相已經不重要。

《名媛教育》劇照

二人共修上了一層樓,你愛上時,他卻忽然變了,殺式又多一點,除了未改的,還加上謊言、失蹤 …你轉身,他又不許。他又解釋,很牽強,但你還是留下來了。愛窮了的時候,事情就這麼簡單,謊話也可當成是愛的證據。

也許,在沒有月亮的晚上,你又會忽然清醒,明白到這愛也太少了。如果沒有改善行動配合,再長的解釋,也不過是他在為自己開脫的招式,他在保護自己的形象,而不是兩個人的關係。事前的語言維護做足,即使你走,他也不算很渣。

但你,還是留下來了。
他不愛,你不快樂。
為甚麼還未散?
大概只有是一場修練未滿,才能解釋貼切。

他失去了光環,你也失去了光彩。
或許。你們未能走進彼此的生命,但雙修至此,二人的功力也不會白費的。
不知不覺間,兩個人早已進入了一個特別的狀態。
沉淪。
下一層,是業完還是孽緣?
其實你可以選。
既然都快樂過,也痛過,就是愛過。
當他不能再是個好戀人時,你要把他看成是害你的惡魔,還是渡你的有緣人?
你還是可以選的。
每一分,每一秒,其實都可以改變。

你的決定,就是變數。
雖然業力不虛,但都不過是一種引力,引領兩個人走在一起。
但你有什麼想法去對應他什麼行為,仍然是虛無的、自由的、可變化的。
他不好,你離不開,也不過是你的選擇而已。換個角度想,可能你的高我為你選擇繼續學習,而非業力把了拉向的沉淪。
他不值,就算吧。
索性想想與他共修的課業有甚麼價值好了。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