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女力自白書#2:被冠以天才之名的GenZ姊妹 | 攝影師雷安喬與雷凱媛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Art
6.47k views

女力自白書#2:被冠以天才之名的GenZ姊妹 | 攝影師雷安喬與雷凱媛

08.10.2019

以 19 歲之齡在各國巡展、不斷被媒體報道、推出影集的雷安喬 Lean;15 歲就獲全資贊助到 LAMDA 受訓的雷凱媛 Yvonne,這對擅長以影像說話的 Gen Z 姐妹,這次透過跟彼此的對話,記錄下屬於青春的自白書。

「我是雷安喬。」

對於「天才」二字,我的解讀是這樣的:每個人的內心與生俱來都是一塊寶玉,但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會被很多灰塵蒙蔽;天才的內心是明亮的,他們也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以及如何獲得,早慧吧。這頭銜代表著跟外界溝通的一個好結果。對於喜歡我作品的人,我一向都是懷著最感激的心。單靠自己一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有幸家人很開明,讓我一直在自由、愛與支持中成長;朋友們很無私,經常對我的事比我自己還上心跟耐性;出路遇貴人,例如我剛開始進入藝術界時幫我辦第一個展的蘇彭德先生、Dior 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她的女兒 Rachele Regini 以及香港 Madame Figaro team。

對於「命運」等定局性東西對我來說不太重要,因為我是抱著「無論有無主宰都不會影響我努力」的心態,我只有在想偷懶的時候想它們存在。比起這個我更相信「吸引力法則」,用腦內的意念畫張地圖,用智慧前行便可以靠近理想的目的地。

2
Lean Lui

對我而言,創作時所追求的自由奔放、了無邊界,在戀愛中完全不需要。這方面我很老派,有感情潔癖,這部分我不需要太多的自由與體驗,一生只談一次戀愛最好,我喜歡簡單純潔的東西。比起「兩顆殘缺的心互相取暖」,我更傾向於「兩顆完整的心互相吸引」。理想的話,是靈魂伴侶又互相成就,和而不同且互相尊重;三觀一致,眼界與格局會讓自己崇拜得五體投地。

說到 Yvonne,完全就是我理想中的妹妹,很溫柔很乖又天真可愛,最重要是性格與能力可以跟我一剛一柔地完美互補;例如妹妹做事很細心,從小就把攝影助手的工作做得游刃有餘。跟妹妹的關係是家人、靈魂伴侶、最好的朋友、工作伙伴,在每一個角色間她都能完美切換。她很願意去改變。比如說她想做導演,但以前她把 100% 的時間都放在看電影上,從無聲電影到法國新浪潮再到當代的…… 我提出「你的資料庫已經很大,但如果你只輸入不輸出的話,永遠都不會有自己的東西,就算不完美也要拍拍看。」隨後她調整了時間分配,影片產量愈來愈高,漸漸找到了自己的舞台,so proud of her!

2
Lean Lui

「我是雷凱媛。」

我們就是那種「幸福的家庭總是相似」的典型家庭,我們兩姊妹是沐浴在愛中成長的,爸爸喜歡在家裡朗讀《道德經》、《莊子》,久而久之我們會覺得看古詩詞、讀文言文是平常不過的事、媽媽會堅持帶我們去博物館培養眼界、婆婆會跟我們聊《亂世佳人》、奶奶會縫衣服,我說喜歡 Lolita,她就幫我做了兩條裙子、我們會陪姨姨選西裝外套、姨丈會帶我們去酒吧.….. 我發現自己會比身邊的人更依賴家庭,覺得與家人相處比同齡人更舒服自在。

姊妹間的相處模式,我只想到一句話:「動若瘋兔,靜若處子」。小時候我們也會吵架甚至打架,原因反正都忘了,但現在我們會在街上突然跳舞,抬著好幾部相機上山下海;又會坐在咖啡廳裡聊上好幾個小時,談談我的下一支影片要怎麼拍,姊姊寫作能力高,所以也會幫忙寫劇本。

我很欣賞姊姊敢言的個性,而且行動力與解難能力都很高,清楚自己要甚麼,而且一定要做到。她會看很多書研究很多東西,跟每個領域的人都能聊天。她還是個很難捉摸的人,想法總是變換得很快,永遠猜不到她下一步想做甚麼。如果是出自她口,說出「明天要 cosplay 月野兔去 Hyde Park 用上海話朗讀羅蘭巴特」也不會覺得奇怪。姊姊在我成長過程中一直是個帶領的角色,看到她有自己的攝影展和影集,會令我反思自己想做甚麼,也意識到不能被考試測驗捆綁。我開始會在意自我提升,不讓自己只是當千萬考生中的其中一個。

1
Yvonne Lui

我覺得培養興趣就是不斷學習新事物。我的興趣很多:演舞台劇、寫書法、耍功夫、跳芭蕾.….. 我是個很好奇的人,看到新鮮的事物都會手癢,一定要嘗試一次。而最大的興趣是看電影,所以延伸到想要拍影片。現階段我還在探索,因此作品大多都比較自由隨性,以意識流為主,也會嘗試很多不同的風格。我喜歡參考電影,看它們的節奏、剪接、構圖,然後嘗試取出我欣賞的元素,拼湊出我自己。

女權對我來說,是指女性擁有選擇的權利。很多人會認為女權就是要變得跟男性一樣,必須要獨立,要自主。當然,照顧自己的能力人人都需要有,因為這樣才能有資本去選擇。但我不認為這代表所有女性都要當一個女強人。像我喜歡毛絨玩具、喜歡裙子、喜歡粉紅色,也享受當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女生。記得老師說過:「我畫火柴人是因為我的選擇,而你們畫火柴人是因為你們沒有選擇。」我認為女性主義正正就是讓女性可以自行選擇「畫」與「不畫」。

2
Yvonne Lui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