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法國時裝與女人的生存之道 |Chanel
Madame Figaro 一周年刊現已上架
On Cover:15歲 Ella Yam 任晴佳:「我還只是個小孩」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8.41k views

法國時裝與女人的生存之道 |Chanel

01.11.2019

無論是為自己還是悅己者,女人和打扮所營造出的客觀和主觀價值都是相依相已的。是中國文字的智慧,既像形又像意。打扮的扮字分明就是指角色扮演,想扮乜?想似乜?在人生這齣大戲裡,演好一個選擇(或被選擇)的角色幾乎可以是一條打開命運之門的鎖匙,之後就要看運氣。

在男性主導社會,直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國度看待男人的價值觀都是大同小異,千篇一律的。主軸都是成功,及成功帶來的各種好處和回報。成功就是成全,相對地女人的角色和價值時而並肩時而隱退,在男性主義社會中沒有既定路線。除了生理天職,可自由或被動地選擇角色,自成一角或自得其樂。男人就是男人,但女人,可以有千奇百怪,萬種風情,享受著當 alternative 的苦與樂。

像荷里活為女性文化帶來了電影,女明星,法國對女性最不朽的貢獻一定是時裝。時裝不但指扮靚,更是一種對時代的掌握和同步的 sense of well being。「靚衫」並不等於時裝,時裝自有其當時得令的霸氣,但同時亦必要承受終有過時的殘忍,所以有種曇花一現的快感和滄涼。只,時間其實對所有事物都一樣無情,快樂會過,不快樂也會過,活著的意義就是在於朝花和夕拾之間,過著怎樣的日子。

「態度」、「生活模式」,都是現代的概念,一百多年前的時裝。從私人訂製到有作者論的各門各派,從 1857 年 Worth 在巴黎開工作室開始,最黃金鼎盛,結構成熟,有代表性的時期應由 20 世紀初的 Chanel 到中葉的異彩 Dior,到壓軸的最後貴族YSL。之後,世界已經不一樣,再養不活時裝神話,只一路走向名牌商品的基建霸業。

早期的 couturiers(高訂設計師)不過是較有點子的裁縫,目標還是要造出漂亮的衣裳,真的直到 Chanel,才有 you are what you wear 的覺醒,和對「女性可以是甚麼」的革命和解放。可能 CoCo 女士的童年並不幸福,母親在她少年期過世後,父親把她兩姊妹送往保良局(當時的修道院),離院年紀一到便又到聲色犬馬的小歌廳當駐唱,所以很知道甚麼是生存,和在一堆不懷好意的男人當中如何做一個站得住的女人。當然,也是有躺下來的時候,但都是為著更遠大的目標——她的店,她的個人品牌,她日後的自食其力,而且,多少也要有點感情。

複雜的經歷讓她建立更堅定的看法和創作靈魂。在她的設計裡,她提倡對女性身體的解放,不要擠出三圍的馬甲內膽,用又軟又貼服的 jersey  作面料,讓女性明白人必先自在,才能活得精彩的道理。與其為取悅他人,不如是為自己的感受而打扮,強壯自己的內心。CoCo 把黑色從喪服中抽出來,放進她的設計,創造了 the idea of the little black dress “LBD”。她不遺餘力地教育女性 less is more 的魅力哲學,拒絕要行花枝招展的俗媚來吸引男人的舊路,覺得女人應別樹一格地讓男人念念不忘,不讓他們選,不當其一,只做唯一。她會穿由男裝改成的衣服來增加易服帶來的神秘和性吸引力,她要讓人摸不透,在千百度中只看到她的與眾不同,這應該會是她早年從煙花之地領悟到的伎倆,男人嘛,就是貪新厭舊,而女人只能常鮮才可保不失,但 CoCo 的厲害在於結果練就出的一招降龍有悔,以不變應萬變。所有花招都會過,惟她的招才是真的留了下來,所以她不求和他人爭妍鬥麗,她只守住她不變的永恆,那就是 style ,而體現永恆的有她聞名於世獨步江湖的三寶。

第一寶是 The Chanel Suit,那是一套不管日後如何被萬變不離其宗地演繹,仍能保持百看不厭的時裝符號,那種優雅、簡約、舒適、easy,冇負擔的感覺是絕無僅有的(唯一的負擔是那price tag)直逼日後的另一時裝神話,單寧牛仔褲。

第二寶是就算你脫得去她的衣服也擺脫不了她那陣「徐」的 Chanel No.5(至今仍是世上賣最好的香水)。你不太可能穿著她的 suit 或 LBD 做愛,但那香味……簡直催情,連絕世的瑪莉蓮夢露也說她睡時只穿 no.5 引人想入非非,也許這氣味的中譯名就應叫夢露,如夢中之雨露,多香艷。這香薰亦是 Chanel 步向國際級 sales figures 的第一步。

最後一寶可能是無心插柳。二十年代時她本想設計一個掛包代替當時流行的手拎包,讓她可以騰出雙手來做更多其他事。到二戰後她重振旗鼓復店時就想到要改良並推出這包,並用出版的年,月來命名作紀念——The 2.55。那是多少人想有的包,或者 CoCo 在世時再也想不到有一天她的包會像名牌車一樣,有二手市場,有炒作,會令人求之不得,輾轉反側。

認知之中,CoCo 是第一個告訴大家 the importance of style 的設計師,人穿衣,人才是生活裡的主人,不快活,穿得多漂亮也無補於事,這奇女子經過了兩次大戰,兩次戀情,仍不忘告訴世人女子要自立,自重,自愛,自處,才是正道,通過作品留下了寶貴的時尚文化遺產及對女性主義的真知灼見,實在是時尚歷史裡的亂世佳人。

傳承是重要而微妙的,今日的人只看到今日的店面,很少會知道其歷史和淵源。在時尚的神殿裡,遠古的人漸漸變成神,被新生的香火供奉著,像一些耳熟能詳的傳說,接觸不到,但感覺又很實在。Co Co Chanel 在1971 年過世,而老佛爺在 83 年開始進駐 Chanel,現代消費者可能不能分開誰是誰,Lagerfeld was Chanel。又或者Lagerfeld 在Fendi 及自家品牌都得到不同的滿足,他不需要特別在 Chanel 證明自己。三十六年之後,誰又分得出,亦不重要,只偶爾他會造一些 little black dress à la Chanel 還是很美的。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