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人生要有冒險精神|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的成功之路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9.68k views

人生要有冒險精神|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的成功之路

10.10.2019
Series:
EmpowerHer
Tags:
Dior 女性主義

2016 年,Maria Grazia Chiuri 被委任Dior 女裝創作總監一職,是品牌自1946 年創立以來首位女性擔正。從Fendi 到Valentino,十七年後來到Dior,新工作為Maria Grazia一 帆風順的履歷帶來了衝擊,如何把女性優雅重新定義?如何與新世代接軌?如何運用Dior 的力量為世界盡一分力?這些問題不斷縈繞著她。2017 年春夏,主理Dior 的第一個時裝系列索性把女性主義搬上時裝舞台,隨後更和不同女性藝術家、作家、舞蹈家合作。在 Maria Grazia 眼中,時裝的意義不只呈現華麗衣裳,更同時體現自由、是文化的交匯點,更是一個為小眾和女性發聲的平台。有人說時裝是夢,在千變萬化的世界中衣服卻又成為我們獲得一刻喘息表態之地,時裝從未如此的踏實和貼地。

別人笑我太瘋癲

香港人勞碌半生為層樓,五十不惑正值盛年進 入收成期,你會選擇繼續拼搏?還是退休享受 人生? 我選擇後者(有能力的話),Maria Grazia 卻揀繼續工作,高下立見,我說我注定不能成大器,Maria Grazia 卻笑說她一路走來的路也不易,直到今天才能無憂無慮的工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3
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

1964 年出生於羅馬, 父親從軍,母親是裁縫,Maria Grazia 在羅馬的IEDituto Europeo di Design 修讀時裝,1989年加入Fendi 擔任設計師,1999年轉 到Valentino,2003年主力設計配飾,2008年與Pierpaolo Piccioli共同為品牌創意總監,2016 年7月,接Raf Simon 捧被委任為Dior 的創意旗手,成為品牌 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創作總監。在《Inside Dior》紀錄片中,鏡頭紀錄Maria Grazia 上任後的創作歷程,跟帽子設計師Stephen Jones 和彩妝總監Peter Philips 對談、向美國《Vogue》總編Anna Wintour 講解新作……當中最深刻的一幕是她第一天上班,Sidney Toledano 介紹她說:「十七年前我找她擔任品牌手袋設計師,她拒絕了,現在她擁有一切。」用緣份來形容這段關係更覺詩情畫意,誰也想不到十七年前沒有發生的關係,有二次求婚?誰也逃不過命運安排。

說到Dior,總會想到創辦人Christian Dior 在 1947 年推出的”New Look”,模特兒穿上乳白色的山東綢圓形燕尾束腰上衣、黑色皺褶短裙、搭配一頂黑色圓頂寬邊帽、手戴長手套、線條纖細的皮鞋……造型依照女性身形塑造曲線,顯露腰身,突顯臀部,突出女性豐滿胸線;為了呈現更飽滿的姿態,Mr Dior幾乎用了雙倍密織棉布或塔夫綢,尋回早被忘卻的傳統,自此品牌亦與「女性化」劃上等號。「當我上任,每個人都說這是一個女性化品牌,我說我當然知道,但必須能夠以不同方式思考未來路向,我們需要尊重過去,但與此同時亦須以現代的方式與當下女性交談,因此我與擁有不同背景的女性藝術家、舞蹈家和攝影師交流。我來自意大利,Dior是法國品牌,我嘗試融合不同女性的想法到作品之中,透過設計體現當下女性的特質。今天,時尚界的一切都轉變得太快,我不想對女性施加任何東西,我希望她們能尋找自我,幫助她們尋找真正喜歡的作品,但要謹記每個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時裝就是要支持這種差異,這點很重要。」Maria Grazia 說。

7
在 Maria Grazia 眼中,時裝的意義不只呈現華麗衣裳,更同時體現自由、是文化的交匯點,更是一個為小眾和女性發聲的平台。(Dior SS17)

訪問在巴黎熱浪後第二天進行,縱然溫度已從四十二度降至三十度,那種悶熱還是叫人感到不耐煩,期待已久的門鐘聲響起,Maria Grazia 和女兒Rachele Regini, 品牌公關和助手一行人進來,親切的跟大家打招呼,換好衣服後,她與女兒一同坐在梳化接受訪問:「我們是熱浪的生還者,大家異口同聲的說!」能如此近距離看著成名的她,有點緊張,更大部分是來自那夢想成真的感動。記得 《Inside Dior》 紀錄了她與Rachele 在車上的一 段對話,大概是她從羅馬轉到巴黎展開人生另一重要的一頁:「是有點緊張,但其實又沒有很擔心,真的,我是一個帶點瘋狂的女性,過了五十歲仍然想挑戰自己,我可能錯了,但沒關係,我願意冒險!」

五十二歲走到人生另一高峰,絕對是她的選擇。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