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珠寶設計中,並不存在男女差異。」── 與 Alan Crocetti 探討性別流動議題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1.76k views

「珠寶設計中,並不存在男女差異。」── 與 Alan Crocetti 探討性別流動議題

05.11.2019

在性別對立性被文化進步給日漸消弭的當今,「性別流動(gender fluid)」似乎已從「趨勢」昇華為「常態」,時尚品牌如 Gucci、Thom Browne、JW Anderson 皆推出抹除性別分野的中性服裝,而跨性別模特如 Leyna Bloom 與 Valentina Sampaio 的崛起,也見證了「自我認同勝於身體表徵」的兼容並蓄。

畢業於倫敦 Central Saint Martins、曾以 Fashion East 名義發表男裝系列的珠寶設計師 Alan Crocetti,亦以別具特色的中性飾物如戒指和耳骨夾,幫助穿戴者從男女身體特徵的歸類系統中解放出來,而其作品型錄中,也找來形形色色的男女模特參與拍攝,再再強調珠寶跨越性別藩籬的包容特質。

今次,《Madame Figaro》有幸邀請到 Alan Crocetti 進行專訪,探討「性別流動」一詞在他眼中代表的意義,以及「男式耳環」這款愈漸興起的配飾潮流,如何改寫我們看待性別的審美眼光。

Madame Figaro:你設計的珠寶,是否專門給男性或女性配戴?

Alan Crocetti:對我來說,男式與女式珠寶的界線模糊到幾乎不存在。當我們看見一件胸罩時,會立刻聯想到女性,但是珠寶設計不需彰顯此種物理特徵,那我們為何還要將之歸類(至男式或女式珠寶)呢? 我認為我的設計是男女皆可配戴的。

Madame Figaro:這樣的創作精神,是否在你當年參加 Fashion East 時裝秀時便
已形成?

Alan Crocetti:沒錯,其實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便已培養出這樣的思維,我開始質疑社會規範施加於人身上的種種限制。我從未理解為何我父親不像母親那樣穿戴珍珠飾品。男性並不都像文化教條所敘述的那般強壯英勇,,女性也不總是展現脆弱的那一方;因此,我認為有必要以較敏感的眼光重新審視性別議題。

Madame Figaro:你是否認為社會正在鬆綁對兩性的刻板印象?

Alan Crocetti:噢,是的!我感覺所有的一切正在透過某種自然又恆定的方式改變,我並不了解在此之前、大家對這項議題的態度,畢竟我仍算是這個(珠寶設計)領域的新手,我在時裝周發表首個系列的一年前才開始設計珠寶,所以這一切對我來說都還很新鮮。

女性氣質與男子氣概,是於父權社會下形成的概念產物,並且很不幸地主宰了這個世界好一段時日;然而,當今已有越來越多人願意擁抱不同觀點,昔日盛行社會的兩性刻板印象亦隨之崩潰,這是個令人振奮的好現象,雖然它發生得有點晚。

Madame Figaro:誰是你心中的時尚指標? 歷年來紅毯上令你印象深刻的名人穿
搭?

Alan Crocetti:Diana Vreeland、Jenny Holzer 和 HR Giger,他們的個性和創作特別發人省思,我不清楚他們如何影響我的作品,但他們肯定在個人層面上影響我甚多;至於紅毯穿搭,我認為要讓性別流動成為眾人共識,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過 Ezra Miller 近期努力嘗試的穿搭風格,倒是十足體現了社會進步。

Madame Figaro:你設計的珠寶系列中,最強大的作品是哪一件?

Alan Crocetti:實在挑不出來!我覺得若要強迫我從中選出一件,會違背我的創作理念;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最受我客戶青睞、也替我贏來許多曝光的作品是“The Rose”,傳遞出既脆弱又強壯的意象。

Madame Figaro:能否告訴我們 “Anarchy” 這組廣告大片的拍攝靈感?

Alan Crocetti:我以「從不遵循既定規則與偏見」的信念作為出發點,將西方文化中的龐克精神牽引出來,同時從極簡與極繁的不平衡中汲取靈感,作為 “Anarchy” 大片的風格基礎。此次拍攝中,我們也找來曾與攝影師 Luke Gilford 合作過的人出鏡當模特,他們有著完全不同的背景,我希望透過這種多元化的表現方式,傳達「不同人事物和諧共存」的理念。

Alan Crocetti Anarchy collection

Madame Figaro:在這組大片中,你最喜歡的照片是哪一張?

Alan Crocetti:我每張照片都很愛!不過我想我最喜歡的應該是 Linda 的裸體形象,雖然她已高齡 80 歲,卻仍持續不懈地撰寫情色小說,還 2 次戰勝乳癌和卵巢癌。這張照片呈現出一位強大的女性,以及她值得受人讚揚的身體形象。

Madame Figaro:令你愛不釋手的一款耳骨夾?

Alan Crocetti:我沒有太多偏好,每種款式我都很常配戴,但若要我做出選擇,我想“Space”與“Drop”會是我的最愛。

Alan Crocetti Anarchy collection

Madame Figaro:能跟我們談談你和服裝品牌 GmbH 的合作嗎?你是否需要為他們設計比以往更男性化的珠寶呢?

Alan Crocetti:細看他們的時裝秀,會發現他們有很明確的、關於男女裝的解讀,但他們並未要求我採用較男性化的方向進行設計、或是削弱我原有的風格,這也是我喜歡和他們合作的原因;此外,他們的服裝與我的珠寶,這兩條產品線是不一樣的,我們不需根據同樣的氛圍板(mood board)進行創作,講述的故事也不盡相同。

Madame Figaro:品牌將迎接的下一個挑戰是?

Alan Crocetti:總體而言,我認為(作為一個設計師)真正的挑戰,是打造切合時宜的設計,同時忠於自我價值觀,方能在這殘酷的產業中生存下來。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