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愈墮落愈快樂 | 個性派邪花 二階堂富美
給香港的情書
陳漢娜-在巴黎探尋自由氣息
林嘉欣-最好的時光
拿著《Madame Figaro》漫遊法國街頭
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 X Madame Figaro HK創刊號企劃
Hogan Cold North系列鞋履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Advertisement
Art
3.79k views

愈墮落愈快樂 | 個性派邪花 二階堂富美

02.12.2019
Tags:
電影

同樣都是來自沖繩,安室奈美惠是時尚教主,新垣結衣是國民女神,今年只是 25 歲的二階堂富美,卻已經是渾身散發邪氣的墮落花。

綜觀日本演藝圈,任何年代,說得出名字的當紅女星之中,都可能有一半來自沖繩。南國島民的後裔,似乎不多不少遺傳了得天獨厚的明星相,還記得在日劇《Woman》,就安排了二階堂富美飾演女主角滿島光的同母異父妹妹,實際上,她們兩人確實都是沖繩出身,不僅如此,還都是拍園子溫的電影一炮而紅。

出道不久,二階堂富美就憑著參演園子溫的《庸才(不道德的秘密)》,已經在國際影展亮相,斬獲新人獎,能預見往後數年的演藝生涯絕不平凡。未見得是有早熟的精湛演技,但演員的本色演出,二階堂富美本身那股清新之中帶有一點病態的壞,已經開始發酵。

電影《庸才(不道德的秘密)》

那一年,幾乎人人都說二階堂富美跟宮崎葵「撞臉」,確實像孖生姊妹一樣,而且參演作品的角色形象同樣相似,都是外表甜美,內裡情感澎湃的鄰家女孩。不過,年紀相差近十年的宮崎葵,熱血少女時期之後,戲路變得內斂溫暖,作為「細孖」的二階堂富美恰好相反,電影中的角色形象則變得愈來愈黑暗、瘋狂,從接拍《庸才》和《惡之教典》這些意識大膽的話題作,到後來甚至專門挑戰一些個性崩壞的人物,譬如《腦男》的變態殺人犯、再度跟園子溫合作,在《地獄如此惡劣》飾演的黑道女兒、《渴罪》的「毒女」俗爛高中生,總覺得她是為了擺脫宮崎葵的陰影而執意讓自己成為一頭甜美惡魔。

明明有著一張清純討好的臉,二階堂富美卻以不惜一切撕爛美好,呈現猙獰和暴走一面作為她的演員招牌。對她最為印象深刻,其實亦最像她自身投射的,是跟演員陣容華麗的《渴罪》同年上映,由二階堂富美和野村周平主演的另一部小品電影《日日搖滾》。故事之中,二階堂富美飾演一名表裡截然不同的超級偶像,由於外表漂亮,她在主流娛樂圈迅速被打造成笑容甜美的人氣歌手,商業行銷極度成功,然而,骨子裡的她其實是跟偶像歌手「人設」翻轉,暴力厭世、舉止粗魯的 Rock 妹,更因為無法在人前呈現自我而感到憂鬱,想撕破自己的偽裝假面。這種既美麗而又痛苦的反差感,其實就像現實中的二階堂富美。

電影《日日搖滾》

電影《日日搖滾》

後來,已經很難將宮崎葵與二階堂富美聯想在一起。宮崎葵開始多演一些成熟女性(跟宮崎葵本身的不倫醜聞有關,年紀和個人形象已跟過去的活潑單純有一定距離),至於二階堂富美,近年則相當積極投進色慾禁區,由「壞掉的小宮崎葵」變成今日的墮落邪花。繼《我的男人》觸碰父女亂倫的禁忌,到《甜蜜的哀傷》扮演老作家性幻想下充滿挑逗意味的色情尤物,最終在行定勳執導的《我很好》嘗試全裸演出、挑戰各種極淫亂的性愛場面。今年新作《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他的女人》更完全演活了風流文豪太宰治的最後情人山崎富榮,一個寂寞難耐、守不住禮教貞潔的寡婦,被太宰治迷倒之後一發不可收拾,雙雙沉淪慾海,敗德至死的吃人邪花。

電影《甜蜜的哀傷》

電影《甜蜜的哀傷》

儘管出道初時總是被指「撞臉」,而作為個性派演員,又經常拿來跟(同樣是中島哲也愛將的)小松菜奈和橋本愛相提並論,然而,游走在可愛和厭世兩個極端之間,鮮艷而又帶毒的邪花形象,其實只此一家。離開宮崎葵的陰影,二階堂富美儼然已成為日本演藝圈極少數並不是走性感路線,不是壇蜜那種「賣肉」女星,但作風相當大膽開放,演出尺度幾乎沒有底線的壞美人。

電影《人間失格》

不過,反差感鮮明的甜美惡魔、邪花形象,逐漸又因為它的過份鮮明,反而削弱了初時這股令人印象難忘的反差感。過去一年,二階堂富美主演的《人間失格》和《飛翔吧!埼玉》,前者演得色慾斑斕、死去活來,後者則充滿了寶塚劇團式的誇張華麗,兩部作品都繼續散發著她的邪氣本色和魅力,而這其實已成為二階堂富美的標準演出 —— 無疑少了前幾年那種驚艷。女人不壞,戲路不開,但壞掉之後的戲路,開始變得固定,彷彿又再跌入「壞」這個框架裡。

電影《飛翔吧埼玉》

像「大孖」宮崎葵都需要改變演出風格,同鄉「家姐」滿島光亦不能重複自己的氣質,嘗試影視雙棲、挑戰其他角色,於電影世界如此膽大妄為,二階堂富美顯然不是受電視台歡迎的「入屋」面孔,就更需要不斷改變。萬人迷木村拓哉飾演同一款「人設」的天才型主角,演足 20 年都繼續有觀眾受落,米倉涼子的皇牌日劇《Doctor X》同樣再拍 10 年都繼續是收視保證。電視劇依賴演員的固定形象多於演技變化,但電影不同,形象不可以自我複製,需要不斷突破,作為演員才會得到肯定。誰不喜歡二階堂富美的壞呢?只是壞得一時,不能壞一輩子。

畢竟,如何跨越個性派和實力派之間的鴻溝,又或者,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個性派演員,而不是一直扮演某些個性派導演眼中稱心如意的愛將,那才是演員自我修為的最大考驗。

 

Advertisement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