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創造安娜真人VS劇集 4大差異!安娜打算再拍紀錄片和出NFT賺錢?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48.11k views

創造安娜真人VS劇集 4大差異!安娜打算再拍紀錄片和出NFT賺錢?

23.02.2022

《創造安娜》自上架後一直穩據Netflix收視亞軍,大家也對這名世紀女騙子的手段相當感興趣。這個「全都是真實故事,虛構的部分除外。」的劇集到底有哪些部份是與現實不相乎?現實中的安娜雖然已在2021年2月出獄,但很快便被美國移民局以簽證逾期拘留至今,面臨被驅逐回德國的她還有什麼新動態呢?

《創造安娜》把世紀女騙子Anna的故事公開(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1|Anna Sorokin如何評論《創造安娜》?

有美國雜誌記者曾在劇集上架後,抽了劇中幾幕給正在被拘留的Anna Sorokin看,並與她進行一個簡短的訪問。對著劇中被人演繹的自己,Sorokin直言「對我來說,看到一個虛構的自己毫無吸引力。」,間接指出劇集有不少虛構成份,又在觀看預告後反問記者,自己是不是如劇中看起來那麼不堪,笑言連自己也不想與劇中那樣的Anna成為朋友。

Anna在劇集上架後曾接受訪問(圖片來源:IG@theannadelvey)

Sorokin又指自己在短期內也不打算完整地觀看劇集,因為劇集超越了現實。雖然未能問出她哪些地方與現實不乎,不過從傳媒與其他當時人的訪問中可得知,除了犯案手法雷同外,劇集對於Anna的人設有誇大的成份。

(圖片來源:IG@theannadelvey)

例如現實中的安娜並不會7種語言,而是會透過三種聲音說四種語言(運用變聲器)、當初記者並沒有「誘導」Anna不要接受假釋遣返為條件的認罪協議等。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2|原記者披露採訪細節:審訊前已完成報導

劇集以記者Vivian Kent追查報導為主線,而這名記者的原形正是現任《New York Magazine》記者Jessica Pressler。Pressler 在訪問中提到,現實中她用了整整一年時間來調查Anna的騙案(而非劇中的兩星期),並早於生產前兩周及Anna進行審訊前已經完成報導。

劇中記者Vivian的原型Jessica Pressler(圖片來源:jessicapressler.com)

自己更不可能為了拯救事業,「誘導」受訪者不要認罪,因為這絕對是觸犯傳媒作為監察者底線的行為(當然也沒有送高級內褲給在囚的Anna)。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雖然與劇集一樣,Pressler也曾被假報導爭議纏身,但現實中的Pressler並不是以Anna的報導翻身,而是靠後來改編成電影《Hustlers》的「脫衣舞女郎詐騙華爾街精英」報導而挽回聲譽,所以沒有像劇中那樣desperate。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3|男友Chase是虛構人物?Anna欲收錢爆料「男友」真實身份

在劇中和Anna組成「騙子情侶」的Chase雖然是真實存在的人物,但出於對這名前男友的保護,在劇中的人設和背景都是混合多個現實中人物虛構而成,故此我們無從得知他公司的現況和是否曾與Anna攜手哄騙富豪投資才有一番成就,唯一肯定的是,他並沒有如劇中那樣,協助Anna打造高級藝術俱樂部,因為基金會這概念是Anna在兩人分手後才誔生,並獨自實行的。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根據記者Pressler的採訪,現實中這名前男友的確曾在TED Talks 演講,更被《The New Yorker》介紹過,應該是位小有名氣的企業家,難怪Anna在劇集播出後囂張地發起「拍賣」,以 $10,000 美元作起標價,向出價最高的傳媒售出有關「Chase」真身的獨家報導。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事實上除了Chase以外,名媛Nora、Talia和時裝設計師Val也是多位現實受害者混合而成的虛構人物,而現實中被安娜詐騙的第一個名人,其實是北京富二代兼收藏家黄勖夫(Michael Huang),並早於2015年已被Anna詐騙機票和酒店款項!

Anna欺騙北京富商黃時的出遊照仍可在IG找到(圖片來源:IG@ theannadelvey截圖)

4|把Anna 惡行公諸於世的真正推手:Rachel Williams

劇中Vivian在希望挽回工作的迫切情況下,傾盡心力把騙案真相揭開,而現實中,這個揭開Anna真面目的正是她的好友Rachel。這名《Vanity Fair》前攝影師Rachel Williams曾與Anna在2017年結伴豪遊摩洛哥,全程開支均在Anna的藉口下全由Rachel支付,她因此欠下高達62,000美元的卡數。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追債不果後Rachel 決定發佈自己被騙的經歷,標題為「我與曼哈頓魔術師的不幸經歷」(My Bright-Lights Misadventure with a Magician of Manhattan),報導中更公開二人在摩洛哥旅遊的照片,成功引起話題,把Anna捉拿歸案。

Rachel拍下與Anna旅遊時的照片(圖片來源:Vanity Fair報導)

在 Anna 入獄期間,Rachel又出版書籍《My Friend Anna: The True Story of a Fake Heiress》,講述她是怎樣被Anna毀掉一生,並把自己的故事以30萬美金賣給HBO製作成影集,屆時我們可以看看受騙者眼中的故事。

Richard Williams(圖片來源:IG@rdwilliams)

《創造安娜》上架後,Rachel曾批評劇集在「同情一個缺乏同理心的罪犯」,於是不時接受訪問,希望大眾認真看待Anna是騙子、而非明星的事實,而Anna在昨日( 22日)連續發佈幾個IG Story反擊,指控Rachel才是那個一直藉她來謀取利益的「偽君子」,更聲稱有證據證明Rachel和新書經理人不斷騷擾她的律師Todd,這場「昔日好姊妹」的隔空罵戰火藥味十足。

Anna在2月22日發story公開指控Rachel(圖片來源:IG@theannadelvey Story截圖)

現實生活中,安娜在哪裡?

去年剛出獄時,安娜曾在訪問指自己的自由生活過得不錯,而且不後悔曾這樣欺騙人,隨即引起外界嘩言。隨著她很快被移民局拘留後,她在近日與New York Times的獨家訪問中轉了口風,指自己「為我所做的選擇感到抱歉。如果人們只是想變得更像我,我不認為世界會變得更美好」,態度有明顯的轉變。

(圖片來源:IG@ theannadelvey)

以社交媒體「起家」的她目前她仍不時更新IG,又走在潮流尖端,打算以自拍照和藝術作品來發行NFT,貫徹她一向對藝術的敏銳度。她又向記者透露自己的新動態,除了正在編寫一本有關在監獄裡經歷的書藉,亦已接觸多間出版商外,同時也打算製作Podcast節目,分享自己的經歷,看來已為將來作很詳盡的打算。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大家覺得她是否「改邪歸正」,回歸正途,還是會繼續利用劇集為她帶來的影響力,像《Tinder詐騙王》的Simon一樣,繼續一些讓世人意想不到的騙徒手法呢?

(圖片來源:IG@inventinganna)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