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黃德斌——不嚴肅的出色演員|演戲,就是不斷在戲劇世界裏探索?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陳凱詠 Jace Chan 的 Chanel Coco Crush of the Day
專訪電影《梅艷芳》Louise Wong 王丹妮 Fish Liew 廖子妤
ANSONBEAN, Gareth T. , MC張天賦 - Boyfriend Material
黃德斌 大叔的信箱
Art
7.07k views

黃德斌——不嚴肅的出色演員|演戲,就是不斷在戲劇世界裏探索?

16.10.2021

其實黃德斌一點也不嚴肅。 今年之前,大抵沒人想過黃德斌能演喜劇,還能演得這麼出色。從影多年,他接到的角色都是比較沉穩、內斂,有些甚至可以用壓抑來形容,可以說他很擅長往裏面演。一個眼神、一些臉部表情的輕微抽動, 間中配合肢體語言,已能準確地反映角色的內心世界。看他演戲向來是種享受,你不需要擔心在看得起勁時,被某些突兀的動作帶離作品,他選擇的演繹方式總是那麼的慎重和到位。
「不要想得太複雜,要純粹點。」他說,簡單一點,不要有太多該怎麼做、要怎樣做、觀眾會否反感和有甚麼得失的考慮。要進入 角色的世界,先決條件是投入。想得愈多,雜質愈多, 這樣的後果是難以投入。因此,與其說在演出前要清空腦袋,倒不如說放下自己,由衷地相信自己就是角色本身,「當你投入在當刻的戲劇世界,自自然然就會做出對應的動作。」

黃德斌以《大叔的愛》再次受到全港關注(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不去想太多不代表不思考,在收到劇本之後, 還是需要研究角色的背景、作品的時代,只是在確立角色的基調後,不必刻意設計更多,「當初收到《大叔的愛》劇本時,我是驚慌的。 日版演員(由吉田鋼太郎飾演)的外形比較接近角色的氣質,在處理上相對容易些。」

收到意料之外的喜劇邀請,待了解作品後,沒有半點驚喜,取而代之的是慌張,怕自己力有不逮,「始終是一套喜劇,我思考得較多的是:『我 能夠帶有喜感嗎?』很快我便知道自己要演得誇張點。」他也坦言,從未挑戰過誇張式喜劇, 接拍前也有考慮觀眾的接納程度,不過在答應演出後便再沒有這方面的顧忌。還是那句,別想那麼多。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黃德斌——演員的自我修養

「要相信導演的判斷。」他強調,「喜劇作品的成功不可能單靠某一個角色,劇本、導演和對手,大家在拍攝時產生的互信才是關鍵。」謙卑地把榮光歸於團隊, 哪怕是恰到好處而完美突破自己戲劇界限的一部作品,他仍然認為功勞不在自身。

這部近作令他再度受到全港關注,甚至與當紅男子偶像團體 Mirror 享有相同的待遇——大量二次創作的 KK Sticker 和網上關注組等,如此情況,他竟說從沒想過乘勢再接拍另一部喜劇作品:「我不想限制自己,對於演員來講新鮮感很重要。我始終不希望演員會有太多限制,當然我們會有先天限制,但在可以嘗試的空間裏,我想盡量探索。」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除了在舊東家的作品外,他也有涉足電影和舞台劇,其中在 2018 年參演的電影《逆流大叔》更被提名第 38 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成績亮眼。「作為一個演員,我是幸運的,能夠在各個階段探索不同的媒介,參與不同的創作, 與不同的人、單位合作。」

投身演藝事業多年, 時常懷抱感恩的心看待每一個機會,他更直言幾種媒介的要求不一,演繹方式會隨之而改變, 觀眾的期望也理所當然地會有差異,「這個也是演員的樂趣。不論(作品)是否有空間發揮、 能否從中學習,這些都需要去探索。接觸多些作品對演員的吸收、將來的演繹都會有幫助。」 多番強調嘗試與探索的重要,演員既是創作者, 多聽多看多試才能在戲劇世界中選擇適切的表現方式,並透過角色的行為與精神動作感染觀眾。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在戲劇世界裏不斷探索

1998 年熱播的《妙手仁心》,除了是本地經典劇集之 一,亦是黃德斌首次被人記住名字的作品。「阿廣之後便是《真情》的越南,當時有些觀眾以為我是越南 人,甚至走到荷蘭時都有人叫我越南。」經典的角色不拘泥於戲分多少,雖是閒角,只要用心演繹,依然會被記得。

在九零、千禧年代的影視圈,不是傳統青靚白淨的演員,資源自然沒那麼多,但他憑藉穩打穩紮的實力,由 2004 年的《金枝慾孽》開始徹底走進觀眾的視野,2006 年的《火舞黃沙》更獲得首個演藝獎項,2015 年的《刀下留人》更是首次擔任第一男主角。「要說哪一個角色最難忘,我選不出來。因為我很幸運,一直以來遇到好多入心入肺的角色,與他們一起經歷角色的喜樂和痛苦。當然痛苦居多,因 為我演悲劇人物也比較多。」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當被問及,將來有沒有哪些作品很想去挑戰, 他表示即使是已嘗試過的題材、媒介,也是在戲劇世界裏的一種探索,都是對自我的挑戰,「人到了不同階段,即使接演同一類角色,都會有不一樣的效果。演員是被動的。如果真的要說,我還未試過演傳記人物和英雄人物。」

與許多演員一樣,成名之前也經歷過浮浮沉沉的日子,也許真的走過了,不再在乎得失成敗, 只希望作品呈現理想,「若要選一個作品和初 入行的自己合作,我會選《心戰》。陳豪的角色就是現在的我,裏面的心魔和天使都是不同時期的我——剛入行滿腹熱忱可以是一個、經歷挫敗又是一個、得獎那時、獎後幾年的迷失等……和自己坐一趟過山車。」對於這個提前經歷自己人生的想法,他邊說邊笑,最後還反問一句:「不是很有趣嗎?」

把一切外間認為重要的成敗得失,看得風輕雲淡,專 心投入於戲劇世界,純粹而從一而終。不斷探索,不斷吸收,不刻意追求,這就是黃德斌對個人演藝事業令人敬仰的一種經營。

Wardrobe: Loro Piana
Creative Director: ANSON LAU
Photographer: KAON
Stylist: EDDY CHU
Make up: GLOOMY KWOW
Hair: HOLAM CHONG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