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何以成為本季日劇黑馬?
Madame Figaro 冬季刊現已上架
On Cover:Angela Yuen 袁澧林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FigaroTalk with 楊展
#FigaroTalk with The Hertz
#EmpowerF | 獅子座女王 Serrini
Art
49.11k views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何以成為本季日劇黑馬?

24.11.2020
Series:
優雅日常
Tags:
日劇

從來都對日本BL (Boy’s Love)或LGBT題材的電視劇敬而遠之。誰知道終於有一套《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30歳まで童貞だと魔法使いになれるらしい)改變了我的看法,這套改編自漫畫的深夜BL日劇,到底有什麼吸引力能令町田啟太和赤楚衛二兩個男主角爆紅?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不知為何這個在流行文化上點石成金的國度,一遇同性愛題材的劇集就會滑鐵爐。沒錯,近年的《大叔的愛》和《昨日的美食》都叫好叫座,前者以搞笑漫畫鬧劇風格贏得收視(仲拍多一季加電影版),後者賣貼地溫馨,兩條佬也不是活在潔白無瑕的同志天堂,亦要面對日本現實社會的恐同情緒,尚算中規中矩。但BL日劇得人驚上來,會有像《偽裝夫婦》的絕頂荒謬情節(直女愛上直女/基男愛上直女,無端端嗰種);又會有《他愛上我的理由》之流,完全無理地硬寫兩個直男愛上對方,而身邊所有人又忽然無條件支持,更難受的是連YouTuber都不如的手機拍攝質素!如果你想恥笑就一定要找來看看。

《偽裝夫婦》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3個跑出理由

1. 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靚仔

對不起,扯遠了。回到《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簡稱《處男魔法》)吧,它由黑馬成為大熱的第一個原因是男男主角選得好,卡士有chemistry。別以為BL劇有靚仔是必然,雖然泰劇紅了那兩個小鮮肉Win及Bright算好眉好貌,但不表示日劇迷都有這樣的彩數。這裡又要舉《他愛上我的理由》一例對比——山本裕典那大口和皺紋已經夠得人驚,另一位寺西優真單看海報還以為他的臉可以救翻少少可觀性,點知佢原來是「2D美男」,一出現在影片就有大量「死角」。

《他愛上我的理由》山本裕典和寺西優真。

而《處男魔法》 中30歲的町田啟太和26歲的赤楚衛二,一個是典型斯文靚仔(無死角的青靚白淨),另一個是Kawaii 可愛男。不但包圍兩大口味,二人的化學作用亦真的令人如癡如醉。身為劇團EXILE的成員町田啟太,早已演出多部日劇和電影,我因為想看松板慶子所以看過《逆齡初戀》(原名《澄和蓳,年輕了45歲的女人》),那時的町田雖然都幾省鏡,但不會對他有深刻印象。來到《處男魔法》頗有進步神速之感,一方面展現出充滿陽光氣息的男神氣質,另一方面又把暗戀男同事的尷尬、忐忑、欲言又止、進退失據演繹得淋漓盡致,教觀眾為之握腕。

《逆齡初戀》

至於是俊男搖籃《幪面超人》出身的赤楚衛二,《處男魔法》是他處男主演之作。赤楚在《處男魔法》中演一個不修邊幅的獨男,五官沒有町田啟太般精緻,無gel的髮型又常被同事(觀眾)笑他「薯」,但圓圓的眼睛和常常「嘟」的嘴都令人覺得他楚楚可憐,可愛到不得了,觀眾也很想去跟隨男主角黑澤去痛錫安達清。至於同劇平行發展的那對影子情侶:安達清的作家朋友(淺香航大飾)和那個金毛速遞員(優太朗飾),很抱歉他們本來對劇情的作用並不算負面,但論外貌造型實在被比下去,更刻薄的網友更說要剪走晒這兩人的情節。

淺香航大飾演的主角作家朋友。

如果有看《下輩子我再好好過》,這個金毛速遞員就是當時的偽娘。

2. 不會太假又唔會太真

我當然知道改編自搞笑漫畫的《處男魔法》不是寫實劇,但它又不至於變成像《大叔的愛》那樣的鬧劇。「不會太假」的意思是:你明知安達清因為30歲都未破處(這個想法很保守迂腐,but anyways)而變成有了聽到別人心聲的魔法師——偷聽女人心的情節固然並非新鮮,但由赤楚衛二演起上來,稚氣而純真的表現又真的很好笑、很觸動人心,然後配上他各種內心小劇場,「非寫實」的喜劇效果來得剛剛好。

另一方面,兩個男主角都因為身處一個異性戀主導的社會環境,每個角色都不是超現實地無條件by default gay-friendly,四個男生都會對同性愛傾向或多或少有點猶豫甚至壓抑——這部份又假唔晒。每集時間雖然只有20分鐘左右(扣去片頭片尾曲),但黑澤、安達清兩人對自己似乎「愛上男生」有所掙扎。雖然算不上什麼同志愛情大悲劇的深刻反省,但總不算胡胡鬧鬧地毫無緣故的轉折。請比較《大叔的愛》裡那些胡鬧的大叔出櫃,還有鏡頭一轉田中圭飾的直男主角就同大叔同居一年,這些情節更無深度得啖笑。《處男魔法》中,町田和赤楚每集都有相處細節、有心路歷程、有內心交戰,就算發展到中後段,無拍過拖的赤楚一輪交戰想通之後,決定回應町田的告白,也就不太顯得突兀和不合情理了。

至於接下來的拍拖情節會有幾寫實/超現實,就要睇下集先知。

3. 曖昧、暗戀、純愛永遠有市場

穿說了,《處男魔法》條橋是最古典的辦公室暗戀喜劇:描述曖昧、暗戀的心情本身是長拍長有的,男神黑澤和獨男安達清的差別配搭,老實說跟一男一女那種不起眼小女子等待出眾的男主角的寵愛分別不大,但就是多了那個BL的twist,就把喜劇感加強了不少,而神來之筆是兩男的內心獨白,盡現暗戀者十五十六的心情,成功抽住觀眾個心。筆者一直認為,女生愈來愈喜歡看BL,原因並非真心對同志的戀情感興趣(BL絕不等如現實Gay的呈現),而是喜歡由兩個男生演異性戀式的戀愛——一方面不會那麼妒忌女主角(太平庸會藐,太靚又唔抵得),另一方面享受多一倍的眼睛冰淇淋。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絕對提供了雙倍視覺享受。

到了最新一集(第7集),當被黑澤擁抱時安達清有一句對白寫得很「金句」,足以證明此劇是上乘的愛情劇:「說不定, 我就是為了觸碰他的內心,才會成為魔法師(聽到別人的心聲)。」

——這種渴望與互相欣賞的人互通心聲的想法,是無分男女的——《天下無雙》裡有一句著名對白:「其實情之所至,應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是男誰是女,又有甚麼關係,兩個人在一起開心不就行了。」《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的成功除了因為有靚仔同靚仔之外,對戀愛的描寫也比一般BL劇來得細緻和認真,觸到了一些關於愛情的真理。對於一套BL小品,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投訴呢?

Series:
優雅日常
Tags:
日劇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