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小田切讓自導自演的《奥莉佛是狗,天哪!》自肥企劃|日劇界中出人意表的王者!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3.57k views

小田切讓自導自演的《奥莉佛是狗,天哪!》自肥企劃|日劇界中出人意表的王者!

06.10.2021

當你以為,出道 21 年,小田切讓已經沒什麼怪奇造型未試過,對他的出人意表扮相和演出已經見慣不怪,甚至怪到不會再有太多驚喜,但超越小田切讓的人,唯有小田切讓。又怎會想到,他今季突然回歸 NHK 電視台,而且自導自演,從影生涯第一次「扮狗」。不是哈囉喂和聖誕派對那種,是扮得既好玩、好癲但又好認真,即使做狗都要做到特立獨行,是一隻風騷嘴賤、食色性也,終日練精學懶的廢柴警犬。

小田切讓 —— 出人意表的王者(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與其說是一隻狗,在我眼中,他更像一個穿布偶裝的中年大叔。」飾演領犬員青葉的池松壯亮,好像每集都會說一遍以上的台詞。基本上已概括了這部名為《奥莉佛是狗,天哪!》(オリバーな犬、 (Gosh!!) このヤロウ),魔幻寫實得來讓人捧腹大笑的「人設」。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小田切讓 —— 出人意表的王者

眾人眼中,小田切讓飾演的奥莉佛只是一隻平凡但又有點不平凡(是警隊罪惡剋星的名種血統)警犬,但在故事主人公青葉眼中,奥莉佛卻是一個終日抽菸、酗酒,用自己手機上交友 app 瀏覽性感照片,喜歡偷窺女生裙底,白天宿醉,跑兩步就喘氣,當值時偷懶才是正經事,兼且對人類社會諸多毒舌的鹹濕大叔。作品儼然是一部小田切讓的「自肥企劃」,譬如每一集都親身上場撲進大奶妹的胸脯洗臉,無視「人類」道德,還可以不斷調戲其他同劇演員。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但必須強調,劇中演出確實賤出新境界,劇作本身則絕對不像獎門人那種存心不良,以戲弄明星為樂。初看宣傳劇照,真的以為《奥莉佛是狗,天哪!》只屬一部扮相趣怪的處境喜劇,看了兩集就明白,其實是「扮狗」食老虎的社會派偵探劇場。故事佈局頗見心思,看得出有許多小田切讓當年主演的《大川端偵探社》和《時效警察》的特色,相信這個構思亦是從過去的作品衍生而來。

(圖片來源:《時效警察》劇照)


而這一次,由小田切讓親自監製、編劇和執導,角色造型和服裝上的認真考究更不容置疑。無論是他自己的「賤狗」布偶裝,黑道惡霸永生瑛太的黑色毛衣,還是一眾夜店大奶妹的性感打扮,都無一馬虎。一件到底的布偶裝,看似易穿,實情最容易出錯。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首先,製作廉價就似主題樂園兼職演員,或生日會上用完即棄的淘寶貨,但又不是愈精美迫真就是好看,若拿捏得差,就像前兩年荷里活的歌舞片《Cats》變成美學災難,連累一眾明星演員全體炒車。小田切讓那件是出色示範,滑稽得來並不廉價,配合深色眼妝和姿整的墨鏡,反而在鹹濕大叔和廢柴警犬之間顯得恰到好處。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奥莉佛是狗,天哪!》表面看來兒戲荒唐,實為小田切讓得意之作,而新劇另一無法忽略的高調之處,就是巨星雲集,而且不是一般電視劇的排場。基本上不是明星不亮相,雖然小田切讓特立獨行,圈中好友倒是不少,譬如合作過好幾遍的池松壯亮和《時間警察》的經典拍檔麻生久美子,兩人戲份最多,再數下去還有本田翼、永山瑛太、永瀬正敏、佐藤浩市、柄本明、松重豐、國村隼……不能盡錄。從一線到綠葉,老中青幾代演員有多無少,陣容非常華麗。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不過,劇中較為出人意表的客串嘉賓,除了近年已息影的妻子香椎由宇,還有一位重要人物。他的名字叫葛山信吾。
與同劇一眾巨星相比,葛山信吾不算出名,如今只是偶有幕前演出,做一些過場配角,但他和小田切讓的關係非比尋常,兩人淵源甚深。小田切讓和麻生久美子在《時效警察》結緣之前,其實他從影以來的第一位幕前拍檔,就是葛山信吾。對小田切讓較有認識,或本身喜歡日本特攝片的話,都應該記得,小田切讓的出道之作,就是 21 年前的《假面騎士古迦》。

(圖片來源:《假面騎士古迦》劇照)


劇中小田切讓飾演假面騎士變身者五代雄介,而葛山信吾則飾演不打不相識的刑警一条薫。五代雄介和一条薫這個組合,在《假面騎士》系列裡十分經典,亦為新人出道的小田切讓累積了觀眾緣。說起來,小田切讓算是佐藤健、福士蒼汰和菅田將暉的大前輩,不過官方從無類似說法,事緣小田切讓早年在訪問期間失言,直接得罪了《假面騎士》的製片商東映,至今斷絕來往。

(圖片來源:《假面騎士古迦》劇照)


再度合作大抵無望,但如今葛山信吾在小田切讓的「自肥企劃」亮相,更在社交帳號貼出兩人合照,重現當年《假面騎士古迦》的招牌動作,不僅老粉絲如我驚喜不已,或者亦替小田切讓辯白,他並不是傳聞中那麼抗拒、不承認自己以特攝片出道的身份。至少在今日(都可能因為《假面騎士》近年已成為男演員的發跡地),他的想法有了改變,反而懷念自己識於微時的合作夥伴。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回想當年,小田切讓提及自己不熱衷《假面騎士》演出的原因,可能是其公式熱血、迎合大眾市場的角色設定,跟他成名之後的作風不太相襯。但我覺得小田切讓的另類偏鋒都有分不同階段。出道初時,其實他亦拍過不少青春偶像作品,然而,對於工作內容及頻密重複的程度,他很快已心生厭倦,便決心就出主流,走出觀眾的既定想像。

(圖片來源:Instagram @nhk_oliver)

不過,今日的小田切讓,中年過後,或已放下不少心理包袱。他的出人意表,更多是來自一種演出風格的自信,絕對不是非不正經不做,不特立獨行不罷休,當大家都認定他是標奇立異之典範,對上一季他卻出人意表(沒有預先在演員名單公開)中途插隊,參演名編劇坂元裕二的愛情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飾演松隆子偶遇的霧水情人。穿起西裝,把蓬鬆長髮蠟得整整齊齊,頃刻是個風流霸道的總裁。然後過了一季,居然是個穿起布偶裝的鹹濕大叔。

(圖片來源:《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劇照)


「別人都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不如就讓別人來做。」小田切讓來過幾次香港,有緣跟他做過兩次訪問,對他這句說話印象甚深,或許一言以蔽之,總結了他所選擇的演員路向。做別人想像不到、不做的事情。

(圖片來源:《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劇照)


題外話,跟小田切讓有緣的人不是我,而是香港這個城市。十年前,小田切讓便跟黃秋生合作過一部《蕩寇》,後來杜可風執導的《白色女孩》,特意邀請他做男主角,到他自己執導《從不一漾》,又找回杜可風擔任攝影。《從不一漾》的感覺跟小田切讓的其他作品「完全不一樣」,但最記得的是,當時是 2019 年底,香港顯得很冷清,基本上所有採訪活動都取消,所有電影都擱置和延期,但小田切讓的電影若無其事在香港上映,小田切讓本人亦若無其事前來香港做訪問。若無其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我心目中那個多年如一的小田切讓。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