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畢明專欄:英王查理斯駕崩,有什麼會升值?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2.72k views

畢明專欄:英王查理斯駕崩,有什麼會升值?

10.04.2024

忽然,英國皇室好像滿佈犯太歲的陰霾,患癌的核心成員一個又一個,圍繞著的官方新聞、小道消息天天都多,由諱莫如深越低調越混亂到平息眾疑之間,甚囂塵上還包括國王查理斯身患的,是最絕情難搞的刺客胰臟癌,白金漢宮至今仍然未有以正視聽。

都不說屍骨,肉體都未寒,不少人已經在想像 King  Charles 駕崩乜乜乜。和口痕朋友談起他的畫家身份,他對英皇室及查理斯毫無興趣,最關心是「咦,咁佢一死啲畫會否即刻升值?」

(圖片來源:IG @clarencehouse)

我想到的是,藝術家因為死掉才被忽然供奉朝拜,是崇優嗎?還有,今年是 “Entente cordiale”120周年,可以說一個Prince Charles和他的畫作的歷史。(或許有升值潛力)

崇優,但反對盲目崇拜,應該沒有衝突。崇優令我們棄劣、厭俗、避醜。學懂了decency,至少做人處事唔會咁核突。再進階一級,就修養成格調了。

但盲目崇拜容易,崇優難。因為你先要能判斷出:優。

名氣、名門,是否等於「優」?

(圖片來源:IG @clarencehouse)

查理斯王子,當日由Prince Charles升職成了King Charles,一時間PR水軍(Internet water army 網路打手)全面做嘢,鋪天蓋地造勢吾王英明,先洗白一下其婚外情的污名,又輕輕為新皇后做美白工程,力度是調校過,但都有手影、露痕跡。

都算。明白的,但連查理斯國王作為畫家,其才華、其畫作也一併拿來歌頌一輪,朝拜一番,炒賣一下,就有點肉麻了、見笑了。什麼英國被低估的畫家、低調的才華…..咳咳,唔該,佢未做皇帝時你唔講?升了職,啲畫會即刻靚咗,叻啲架咩?

會升值,倒有可能。

(圖片來源:IG @clarencehouse)

今天,談的是葡萄酒。

可知道有一瓶紅葡萄酒的酒標,是Prince Charles的畫作?

是2004年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

波爾多左岸五大之一,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酒標,年年不同,每年都邀請一名畫家來合作,已是人盡皆知的酒壇美事:Miró、Chagall、Braque、Picasso、Francis Bacon、Dali、Balthus、Jeff Koons、Kandinsky、 Keith Haring、David Hockney等等,無一不是名家,在藝術上或具開創性或有重要地位,或自成一格。在這些赫赫有名的組合之中,放一個Prince Charles,等量齊觀。

(圖片來源:christies)

違和嗎?

“Joining the greatest artists of the 20th century as he becomes the latest painter to feature on Chateau Mouton-Rothschild’s label”,單是這句說話,都足以令尷尬的是別人。

其他都是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們,每年獲邀特別為Chateau Mouton-Rothschild創作一個酒標。查理斯王子作為其中一份子,他的作品是一幅藍天松樹風景水彩畫,“pine trees at Cap d’Antibes on the Cote d’Azur”。根本不是特別為酒莊畫的,是他自己閒來無事寫生之作,但經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親自挑選,作為2004之用。

(圖片來源: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偏偏選中王子,未必有藝術意義,倒是個歷史標誌。葡萄酒,從來是關於歷史。

2004年,要出動英國畫家查理斯王子,因為那是 “Entente cordiale”的100周年,今年就是120周年。什麼是“Entente cordiale”?顧名思義,直譯就是友好協議(Cordial agreement)

1904年,大英帝國和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簽訂了一系列協定,英皇愛德華三世與法國總統盧貝(Emile Loubet)承諾,雙方停止一切爭奪海外殖民地的衝突,合作對抗新崛起的德意志帝國。2004年,為英法化敵為友100年誌慶,Chateau Mouton-Rothschild決定找Prince Charles作吉祥物,畫作選好了,他也親筆字寫上‘To celebrate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Entente Cordiale, Charles 2004’,貼在每一瓶2004年Mouton上。

(圖片來源: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他的畫水平如何?

70年代開始習畫的他,只畫水彩,也只畫山水,舉辦過多次畫展,都相當成功,被譽為”one of the country’s best-selling living artists”。

鬼咩,梗賣得架,王子畫畫喎,像民建聯的籌款拍賣,大把人俾面,他是best-selling,可沒說是最出色。他的畫嘛,不差、不醜,但也不特別、沒個性,很普通。

如果,畫像酒,拿來blind tasting,他的風景畫,蒙了王子之名的加冕,well….. you know…. Em….

(圖片來源:IG @clarencehouse)

2004年世人見Prince Charles以畫家身份,竟擠身Miró、Chagall、Picasso等之中,都寶寶心中有數但不說,到王子登基成王,都不要反高潮吧。不是說皇室就不可以畫出好畫,宋徽宗的書法也可以很厲害,但查理斯的畫真的不怎樣。既然,他的畫水準本來就不怎樣,王子成了國王,作品也不會變成傑作。

名氣、名牌、人氣、流行,很多人已急不及待崇拜了,是否優呢?

這瓶酒因為酒標是國王的畫而被炒作升價多倍,也是可以的,但酒不會因此更好喝卻是肯定的。我也不會買。見「名」即崇,是虛榮而已,真正崇優,會看穿虛榮。

(圖片來源:IG @clarencehous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