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當代視角看歷史:把兵馬俑放到美術館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6k views

當代視角看歷史:把兵馬俑放到美術館  

13.12.2019

墨爾本維多利亞州國立美術館(NGV)冬季大師傑作展《秦始皇兵馬俑: 永恆的守衛》與《蔡國強:瞬間的山水》破天荒在同一展場展出,在十月圓滿落幕,最後一周更特意延長開館時間,開放至晚上十時,晚上依然擠滿觀眾。

NGV 早在 1982 年舉行過兵馬俑歷史展覽,亦是兵馬俑首次在外國展出。今年,NGV 大膽將中國文物與當代藝術同時展示,據知策展人 Wayne Crothers 在三年前已謀劃此事。是次共有八尊兵馬俑和兩匹駿馬,以及一百七十多件文物,與目前已發掘的 2,000 尊兵馬俑相比雖只是九牛一毛,但館方透露,任何海外博物館都只能向陝西借出十件兵馬俑。而且在 2017 年,美國費城博物館發生兵馬俑指頭被折斷的事件,肇事者還把指頭帶回家當紀念品,館方直到兩周後才發現,此事令陝西文物部門和博物館對借出兵馬俑更加審慎。

兵馬俑精讀班

西安的兵馬俑博物館保留了地坑的原貌,數千尊兵馬俑工整陳列,觀眾則在上方俯瞰兵馬俑的形態與神態。這種陳列方式雖然震撼,卻不能細緻觀察每尊兵馬俑造工。而海外展出的兵馬俑則可以說是「精讀班」,這次展示的將軍俑、立射俑、跪射俑、文官俑、武士俑和車馬各有不同特色,可以清楚看出每尊均由底座、腳掌、腿部、軀幹、手臂、手掌和頭部七個部分黏合而成,面孔則用不同模具造出與身分相符的表情,例如文官的溫文爾雅,將軍的指揮若定。佈展的細心之處,在於每尊陶俑背後都有一面鏡子,觀眾無須繞巡一圈,已經可以看到兵馬俑的前後細節。展品說明置於側面,閱讀時亦不會擋到其他觀眾鑑賞兵馬俑。

陝西地坑的兵馬俑,觀眾從上方俯視。(圖片來源:陝西歷史博物館及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置換現代場景  與爆炸藝術同場

兩千多年前,兵馬俑處身的是秦始皇皇陵,亦即他為死後準備的宮殿,雖然未全部開掘,但學者相信裏面備有侍從、官員住所、糧倉、馬廄、狩獵場、水池、樂器和雜耍表演者等「設備」。除了陶俑,地坑中也發現人體和動物殘骸,顯示當時以活人和牲畜陪葬的傳統。

裝置作品《鳥雲》的瓷鳥在蔡國強家鄉泉州附近的德化縣手繪而成(圖片來源:caiguoqiang.com,© Tobias Titz Photography)

秦始皇大抵沒有想過,他的兵馬俑會被置放到冷氣房間,與炸藥藝術同場。以爆炸藝術作品聞名的蔡國強受 NGV 邀請,透過創作回應兵馬俑和中國古代遺產,蔡國強形容這次展覽匯聚了兩條相隔兩千年的時間長河,古代與當代的兩股力量在交錯、互動、互補,彼此吸引與抵抗,產生強大的張力。

《秦始皇兵馬俑: 永恆的守衛》與《蔡國強:瞬間的山水》同場展出,每件陶俑背面都設有鏡子方便參觀。(圖片來源:NGV, © Sean Fennessy)

秦始皇自稱黃帝的後代,蔡國強的《柏風》就以黃帝陵墓四周的古柏為靈感,於墨爾本一家造船倉庫中,在 16 米長的日本麻紙上排列炸藥,觀眾戴著口罩,屏息觀看現場爆破,瞬間後蒼勁的柏樹便屹然立於紙上,這亦是他在墨爾本完成的首個火藥畫作。另一作品《鳥雲》則象徵了兵馬俑地坑的震撼場面,一萬隻瓷鳥在觀眾頭頂掠過,他形容「像地下浩蕩兵馬俑軍陣的魂魄追來。」

蔡國強在墨爾本完成的火藥畫作《柏風》(圖片來源:caiguoqiang.com, © Tobias Titz Photography)

展覽雖已結束,卻啟發了博物館和觀眾的想像:原址不一定就是展出文物的最佳場地。目前泰國曼谷正舉行首次的兵馬俑展覽,展期至 12 月 15 日,到訪曼谷的話不妨一看。與此同時,西安兵馬俑所在的秦始皇陵控制帶,最近傳出興建五星級酒店的消息,並已得到國家文物局同意,惹起文物安全的爭議。原址即將大興土木之際,被借到海外的幾尊兵馬俑,反而得享平靜。

跪射俑,從其姿勢可以見到原來手持弩弓。(圖片來源:NGV, © Sean Fenness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