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Ana de Armas —— 讓她成名的不是美色,是膚色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15.52k views

Ana de Armas —— 讓她成名的不是美色,是膚色

07.01.2020

金球獎紅地毯上,兩個在當今荷里活炙手可熱的女演員,共通點是名字都很難讀:Ana de Armas 和 Awkwafina。

Ana de Armas 雖為本名,不過是其縮寫,來自夏灣那的古巴西班牙混血女星,算是荷里活影圈的稀有品種。誰會想到,五年前奇洛李維斯生無可戀落魄到接拍爆谷爛片《夜半女敲門》,戲中無端端遇到兩個全身被大雨淋濕近乎半裸的濃妝辣妹,其中一個後來會進化成《銀翼殺手 2049》裡面頻頻換裝的 AI 虛擬情人,從擺明賣肉誘騙觀眾的小花瓶,搖身一變,被選為今年重頭戲《007:生死有時》的新「邦女郎」。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應該是 Awkwafina。可能嫌自己的本名林家珍太普通,這一位美籍中韓混血兒出道之後就換了一個難拼又難讀的藝名。最為人熟悉,應該是得到美籍華裔導演朱浩偉賞識,在《我的超豪男友》飾演一名吱喳雀配角。但別看小她的本事,打滾短短幾年,此女子已經紅遍美國,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多棲,甚至寫書、出唱片,工作源源不絕。女版《盜海豪情》掹車邊都算是主將之一,還排在 Rihanna 和 Anne Hathaway 的名字旁邊;《逃出魔幻紀》死過翻生再拍續集,同樣特意為她開設一個新角色;除了商業片,正經作品則有《別告訴她》,探討移民美國的華人家庭問題,不但影評人讚不絕口,更一擊即中,贏走今屆金球獎喜劇組最佳女主角的寶座。

說來湊巧,競爭對手就是 Ana de Armas。

一個是紅到發紫的 Crazy Asians 代表、出爐影后,一個是搶走無數女星飯碗的古巴少女,她們的崛起,無疑與荷里活跟隨社會主流的新風氣有很大關係。

現今歐美社會,政治議題極為敏感,諸如種族共融、女性獨立自主、消除恐同言論等大前提,政治正確往往大於一切,更足以主宰劇本和選角。是好是壞,難有定論,但肯定已經傾向矯枉過正,變成一個沒有明文規定的自我審查機制。以偏概全也好,但確實很容易就會發現:

(一):男人做到的事情,女人都要做到,甚至做得更好,否則就要背上男性中心主義的罪名。因此《捉鬼敢死隊》和《盜海豪情》要翻拍女子組、《星球大戰》新三部曲要換成女主角當家作主,NASA 太空總署要轉拍女性自強事跡,冷戰時期的諜戰片亦要改寫女特務一生,撥亂反正,重獲自由,連《復仇者聯盟》裡面戰鬥力最高、不受組織支配的,都是宇宙級別的 Captain Marvel。

(二):商業大片變得不敢再寫散播恐同思想,詆毀同性戀的冷笑話,連 Trash Talk 都需要迴避,否則道德法西斯觀眾會批評導演充滿人格缺陷,票房不保。

(三)、黑人、非白種人不可以做大反派,否則是種族偏見。而你只需要看《黑豹》的票房成績何其驚人,就知道政治正確是多麼關鍵。

(四)、與此同時,黑人、非白種人幾乎不可以死,起碼不能死得特別慘,否則亦等同種族仇視。Samuel Jackson 的際遇就是一個好例子,在《星戰前傳》他可以被黑武士硬生生賜死,但在《復仇者聯盟》就不可以了,角色本身要死,都不能夠死在鏡頭前面,尤其涉及犧牲黑人性命換來白人社會安定繁榮之類,更是政治倫理大忌。結果,像《星戰》新三部曲的黑人角色 Finn 明明只是一介白兵,屢次犯險都全身而退,死亡免疫,又再數一數《終局之戰》犧牲了多少位超級英雄?答案是全部白種人,黑豹領軍的瓦干達王國死傷接近零。

言歸正傳,更重要的是(五)、荷里活已經不再容許出現單一膚色。種族共融是全球主旋律,電影生態若不配合,作品還未上檔就會先被網上影評挑骨頭。除了前述所有商業大片都必定分配了非白種人角色,關乎愛情元素的作品其實更明顯,舉凡三角戀,男主角都像宿命一樣不可以跟白人女主角修成正果,或同族完全不過電。所以活地亞倫的《情迷紐約下雨天》,Timothee Chalamet 不可以愛他的「睡美人」Elle Fanning,要選擇有墨西哥血統的 Selena Gomez。不妨說是陰謀論,同樣是迪士尼公主之一的 Lily James,在《緣來自昨天》都要愛上非印裔混血的 Himesh Patel。第三代「蜘蛛俠」的女朋友,跟 Tom Holland 扮演銀幕情侶的亦已經不是 Kirsten Dunst 或 Emma Stone 這些標準金髮美人,而是非裔女星 Zendaya。

單一膚色慣例被這股轉型正義的風潮打破之後,由於片商已不可以選用太多白人演員,市場上數量有限而又深受歡迎的非白種人女星,便額外擁有優勢。這就可以理解 Ana de Armas 和 Awkwafina 為何會迅速走紅,尤其是 Ana de Armas,能夠取代其他同齡女星成為無數大片的女主角不二之選,其實不只是因為她的美色,更為決定性的因素,是其得天獨厚的膚色。漂亮、年輕、非白種人,在這個時勢正好讓她擁有更多成名機會。

Ana de Armas 近期跟「占士邦」Daniel Craig 和「美國隊長」Chris Evans 主演的近作《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恰恰亦是這股政治正確風氣下的電影產物。(算是「占士邦」和新「邦女郎」的熱身作品?)一個來自美國新移民家庭的窮女孩,隨著一宗離奇凶案,人生命途逆轉,因為她比起富裕的白人家族成員更為誠實和心地善良,故此得到最終的豐厚回報,接管了整幢大宅 —— 跟現實中的影圈生態都有幾分相似。

翻查資料,Ana de Armas 不但生於夏灣拿貧民窟,還是古巴戲劇學院的學生,是少數能夠走出廢都,在競爭激烈的歐美社會出人頭地、開創個人事業的成功例子。古巴女孩的走紅事蹟,除了樣貌、天賦和時勢缺一不可,又更見證到時代的交替。

題外話,在《夜半女敲門》與 Ana de Armas 一起色誘奇洛李維斯的另一位濕身辣妹,同樣不是白人女星,是來自智利的性感女神 Lorenza Izzo。雖沒有 Ana de Armas 那麼刮目相看,但在荷里活打滾得不俗,長大之後,就在昆頓塔倫天奴近作《從前,有個荷里活》做過萬人迷里安納度的前妻。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