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Frances McDormand三度成為奧斯卡影后|自嘲白人垃圾?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On Cover:Lucy 李元元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FigaroTalk with 楊展
#FigaroTalk with The Hertz
#EmpowerF | 獅子座女王 Serrini
Art
23.66k views

Frances McDormand三度成為奧斯卡影后|自嘲白人垃圾?

26.04.2021

Frances McDormand一如坊間預料,繼 1996 年《雪花高離奇命案》及 2018 年《廣告牌殺人事件》之後,再一次奪得奧斯卡影后殊榮,三度成為奧斯卡影后。作品《浪跡天地》(Nomadland)當然也眾望所歸成為大贏家,囊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及最佳女主角三項大獎,更在疫情肆虐的這一年,創造了許多新紀錄。導演趙婷成為奧斯卡史上首位得獎的華裔女導演,而女主角 Frances McDormand 亦是。

Frances McDormand獲獎 Photo Source: 2021奧斯卡頒獎禮截圖

疫情未散,為保持社交距離,今年奧斯卡頒獎禮一切從簡,再沒有大型歌舞演出,往年衣香鬢影的爭艷盛況已略為收斂。

今年奧斯卡頒獎禮一切從簡 Photo Source: Instagram @theacademy

Frances McDormand – 三屆奧斯卡影后

不過,獲提名的女星像 Carey Mulligan、Vanessa Kirby 和 Amanda Seyfried 仍然盛裝亮相。而 Frances McDormand 則一如既往,簡樸黑衣,貫徹其低調平實作風,不像其他角逐影后的女星雍容華貴。

Frances McDormand – 三屆奧斯卡影后 Photo Source: Instagram @theacademy

雖為三屆奧斯卡影后,但 McDormand 一直堅持素顏、散髮,無奢華珠寶名牌贊助,亦不講究衣著,不修邊幅,與奧斯卡所營造的星光雲集盛事氛圍格格不入,甚至是故意跟這套上流社會習俗大唱反調。

影后自有其特色 Photo Source: Getty Image

事實上,Frances McDormand 專注演戲,頒獎台以外,她本人極度不活躍,絕少公開露面接受採訪及拍攝廣告。而一般人對 McDormand 的認識,或都離不開她是著名導演 Joel Coen 的妻子,她很會演戲 —— 對演戲以外的明星生活,則毫無興趣。無論戲裡戲外,予人感覺都不是那麼圓滑隨俗,McDormand 曾批評荷里活影圈造作虛偽,明星一味講究排場,又曾提及自己被親生父母棄養,自嘲白人垃圾(White Trash),是個言論火爆,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特立獨行,兼且外型不夠甜美討好,其實 McDormand 的演員之路殊不平坦,尤其在荷里活這個看人先看臉的圈子裡,讓她比起其他女星輸蝕得多,到一鳴驚人贏得奧斯卡影后時,已經年屆四十。

Photo Source: Instagram @frances.mcdormand

大器晚成,但誰又想到,從四十歲至今McDormand 獲三度提名奧斯卡影后,結果贏了足足三座金人。

Photo Source: 《游牧人生》電影

《浪跡天地》橫掃奧斯卡,對McDormand 來說,證明她除了演員實力之外,亦具有獨到眼光。因為 McDormand 本身就兼任此片監製及發起人。幾年前,讀過 Jessica Bruder 所著的報導文學《浪跡天地》後,McDormand 便毅然買下版權,要將書中故事拍成電影。同年,又因為看過趙婷執導的獨立電影《再生騎士》(The Rider),甚為讚賞,繼而邀請對方執導《浪跡天地》。

Photo Source: 《游牧人生》電影

而《浪跡天地》的故事之所以吸引McDormand,原因亦很明顯。McDormand 本人並不願意跟隨美國社會對演員/明星所賦予的主流價值,而這亦正是《浪跡天地》女主角所面對的人生抉擇。

Photo Source: 《游牧人生》電影

電影描述美國房貸泡沫爆破之後,負資產及失業問題嚴重,無殻一族湧現,他們選擇以露營車為家,四處飄泊流浪,哪裡有工作,便遷徙到哪裡,在資本主義社會崩盤後,就像回到美國開荒年代重返一種原始游牧生活。

Photo Source: 《游牧人生》電影

但電影並不完全在訴說一個時代的悲慘。他們之中,確實有人走投無路,但亦有人是真心嚮往四海為家,於顛沛流離的日子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活出新天地。出走放逐,有時是為勢所迫,但心態決定境界,有時亦是為了摒棄那一套中產、富裕、物質、置業安居的美好生活價值,生而自由,應該有更多隨心而行的選擇。

Photo Source: 《游牧人生》電影

當跨越幾代人的美國夢隨著經濟泡沫爆破而幻滅,《浪跡天地》化悲傷為可能,轉移尋探當下另一種美國精神。而這一種新的鄉土情懷,同時又跟傳統的美國夢一脈相承,電影成功打動美國人,在於將大時代的失落,轉化成一種推祟個人自由的浪漫想像。

Photo Source: Instagram @@nomadlandfilm

《浪跡天地》雖是不可或缺的年度之作,但其實上映以來都有不少批評,譬如它的電影語言一方而滿帶詩意,但另一方面,寫實卻偏偏缺少了真實色彩,將流浪一族所面對的社會現實美化成一種新的美國夢,卻同時掩蓋了它本身的殘酷和艱難。

Photo Source: Instagram @@nomadlandfilm

其實McDormand 和趙婷應該明白,她們非常出色地交出一部真誠的作品,但演/拍得更真誠,她們始終是代表荷里活 —— 美國上流圈子的電影人,對真正受到社會現實傷害的低下階層來說,電影的浪漫是建築在他們的痛苦之上,而這些,就是 McDormand 素來所痛恨的造作。所以在贏得最佳電影的掌聲之中,趙婷不忘謙卑,第一句便向現實中的流浪者致敬:「感謝我們在路上遇到的所有人。」

Photo Source: Instagram @@nomadlandfilm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