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IU從最討厭女星走到國民妹妹,如何成為韓圈寶藏女孩?|5件關於IU的隱藏坎坷往事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15.03k views

IU從最討厭女星走到國民妹妹,如何成為韓圈寶藏女孩?|5件關於IU的隱藏坎坷往事

09.09.2021

由IU主演的《德魯納酒店》近日在Netflix上架,再次逝起IU的「滿月」熱潮,除此以外,IU近日更成為了2021日本票選新生代韓劇女神排行榜第3位,歌影視樣樣佳精的她,成為國民妹妹之前,其實也曾負評纏身的日子,更被形容為「最討厭女星」。到底IU如何擺脱一身負評,蛻變成現在具音源保證、帶貨女王之稱的國民妹妹?

IU從最討厭女星走到國民妹妹(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從最討厭女星走到國民妹妹,IU如何成為韓圈寶藏女孩?

IU的歌手生涯從15歲開始,19歲便位列《Forbes》南韓名人權力榜,更一度擠身頭3名之位,其實現在人人都愛的IU,並不是初出道便大獲好評,恰恰相反,剛出道的她,曾因首部半主演韓劇《Dream High》裏的胖女孩形象,被指演技生澀僵硬、外形不討好等,被選為「最討厭女星」,收獲無數黑粉。本來外界對她評價稍為好轉,卻因為她錯手上傳與Super Junior 銀赫的親密照,又再次被抹黑到一無是處。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 討厭我是你的自由,做自己是我的權利。」

可是抱著忠於自己的心態,IU終究也克服了韓圈黑粉無理攻擊的慣例,帶著「無論如何都要生存下來」的決心,憑藉單曲《好日子》的三段高音打響名堂,近年也在戲劇圈表現亮眼,成為頂尖Solo歌手外,也穩坐了「國民妹妹」地位,更被譽為寶藏女孩。但其實IU的出身背景、星途發展等並不是順風順水,而是藏了一個個好比韓國般戲劇化的故事。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5件關於IU的隱藏坎坷往事

#出身坎坷、與嫲嫲同住蟑螂套房

其實出道前的IU,活於貧窮線之下,其實小時候的她,家境不俗,但因為母親替朋友作擔保欠下巨款,房子被查封後只能搬去與嫲嫲在一所狹小的公寓同住。多年後在節目談起當時的生活,IU坦言當時的居住環境極差,更指:「蟑螂很多,一關燈就能聽到有蟲在爬的聲音,根本沒辦法睡覺。」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為了能讓家人早日脱貧,IU決心成為歌手。

「我要是學壞的話,一切都完了。因為無家可歸,我只能在音樂中找到歸宿。」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眾所週知,練習生時期對每位藝人來説是最艱苦的時間,可是對IU來説卻非常幸福,原因讓人非常心酸。「練習生時期的我很幸福,我喜歡待在練習室,因為可以吃自己想吃的東西,而且有乾淨的地方睡覺。」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學生時期被欺淩、排擠、搶錢

除了小時候家貧以外,IU的學生時期同樣也不好過,校園欺凌的經歷至今依舊是她心中的痛,多年後在節目分享時,也不禁紅了眼眶。有一次IU拍攝MV時,被工作人員問起「小時候有去過屋頂玩耍嗎?」沒想到IU卻指:「有被拖上屋頂幾次。」其實在韓國,校園欺凌很多時候就是發生在屋頂,被拖上去的人,要不就是身體推撞、要不就是被潑水。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除此以外, IU更坦言自己學生時期曾被欺淩、排擠、搶錢,「小學的時候,曾經被姊姊哥哥勒索過很多錢,在路上和朋友們一起玩耍時,會有穿學校制服的姊姊哥哥來把我的車搶走,要我給錢,那時候被搶了好多錢。」家貧的她,每一分毫也是非常珍貴,因此霸凌對她來説是百上加斤。誰也沒想到如此開朗的IU,原來童年有著這種經歷。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出道前落選20次、受盡親戚冷言冷語

即使如今已是國民妹妹,但IU也毫不避忌,經常把當初落選選拔賽20次的事掛在嘴邊,也曾在試鏡 JYP 時被淘汰,多年後IU坦言那時的她對自己的外貌很沒自信,感覺自己的鼻子很塌,可是沒錢整容之餘也很怕痛,唯有靠努力搭救。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咬著牙,我只想快點賺錢買棟房子,開始瘋狂試鏡好幾十次。」

懷著早日成名賺大錢的心,IU好不容易成為練習生後,更被騙了兩次,假經紀公司誆稱只要給錢就能受訓上電視,出道之路相當困難。除了街外人的騙局,她也同樣受盡親戚冷言冷語,可是當年寄人籬下的她,並無力辯駁。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她還沒走喔?那我是不是應該假裝自己是蟑螂?她變成明星以前我應該會先變成億萬富翁吧!」

當時寄居親戚家的她,受盡冷嘲熱諷,因此更讓她明白錢的重要性,多年後在節目中感歎:「沒有比貧窮更痛苦的事,貧窮會讓愛人、親人逐漸疏遠,那個時候我就懂得這個道理。 」因為嘗盡苦頭,成名後的IU經常捐款幫助需要的人。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曾患舞台恐荒症,需住院治療

終於在演藝事業捱出頭的IU,卻無預警地在22歲患上舞台恐荒症。當時在拍攝電視劇《我的大叔》時,IU飾演一名負債累累、背負著罪惡、和年邁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小職員,未知是否因為勾起過往的回憶,IU向導演辭演,指「非常抱歉,因為電視還沒有播出,我就此停止拍攝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之前拍攝的內容,我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會賠償的。」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多年後回想起,IU指那是第一次中止工作,因為當時的她突然間陷入了對自己的懷疑中,無法抽身。在舞台上從不害怕表演的她,卻連被注視也會臉紅出汗,沒辦法表演唱歌,更嚴重得讓身體出現毛病,需住院治療。為了克服這些情緒,她下定決心自己製作歌曲,於是便在製作《Palette》的過程中,以音樂治癒心靈。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最快還清債務藝人」

24歲的IU,出道後憑《好日子》聲明大噪,賺了一筆大錢,更成為綜藝節目盤點「最快還清債務藝人」排名中獲第4,雖然是件好事,但聽起來還是感心酸。不過談起成名作《好日子》,她以「三段高音」一夜成名,專輯銷售額高達60億韓元,加上廣告等收入,那一年她便賺了過了100億收入(約6,800萬港元)。孝順的她,還清家中債務之後,更送了父親一架價值1.4 億的私家車,彌補父親曾經以一架快報廢的爛車努力工作的辛酸。

(圖片來源:Instagram @dlwlrma)

從最討厭女星走到國民妹妹,IU成為韓圈寶藏女孩的路來之不易,或許正因為這些經歷,讓她的音樂往往能打動聽眾,直達他人的靈魂深處。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