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內衣革命|Parade揭開女性新一面 不再是誰的誰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4.16k views

內衣革命|Parade揭開女性新一面 不再是誰的誰

21.11.2019

內衣品牌Victoria’s Secret的喱士內衣有一種性感媚惑的氣息,風靡萬千少女;有些女生看了Victoria’s Secret每年舉辦的內衣騷,立志成為模特兒,誓要踏上這個如夢般的舞台,這個品牌不但扭轉大家對內衣的喜好,還影響大家對內衣的印象,就是喱士、粉紅色調和push up bra才是性感的代名詞;但近年不少人直斥品牌的內衣產品有「討好男士」之縑,讓人為之反感,就連模特兒Karlie Kloss亦拒絕為內衣騷為站台,這種性感與夢幻的時代,要跟大家訣別了,取而代之是簡約與舒適的內衣,這不但是進入極簡世代,亦是女性對身體自主的隱喻;然而一個來自美國內衣品牌「Parade」早早洞悉內衣是「取悅」自己,讓女性不再是誰的誰的附屬品。

“We want to build the next big underwear company in the world and rewrite the American underwear story.”(我們希望在全球建立一個寵大的內褲市場,和重寫美國人的內褲故事。)

 

「Parade」的一句重寫,擲地有聲。內衣不再是內衣,Parade的內衣是一種改革,透過內衣開啟另一種文化,並告訴人們如何行動,揭開女性新一面,女性和具有女性身份的都是隨心所欲的、富有創造力和表達自我的人。Parade創辦人Cami Tellez構思成立內牌品牌始於大學時期,當時她在一家風險投資和初創公司工作,遇到拍檔Jack DeFuria,她更不惜綴學創立品牌。二人期望為大家帶來一種份新模樣的內衣,一洗過往品牌限制女性的形象,「我們致力透過大膽的顏色、功能性的設計和可持續的布料,作為呈現新型內衣的手法。」

筆者是一位只穿素色內衣褲,只要有多餘的喱士也不會放入購物籃,所以多年來只能買一個外國品牌,選擇少之有少。他們認為每人背後都有一個內褲的故事,因為它是與身體最親密的「人」,但Parade的出現可說是救了我一命,不但色彩鮮艷大膽,尺碼由XS至XXXL,更是功能俱備的內褲,有三款選擇,如丁字褲、三角褲和平角褲,配合不同衣著的需要;價錢相宜亦是重點之一,只售9美元(港幣81元)。Parade的內褲以舒適為前提,靈感是來自品牌的logo是模仿人體線條,面料是選用運動面料的彈力設計,既輕又薄,穿上去完全是零負擔;面料是用Re:Play的布料製成,通過全球回收標準和Oeko-Tex標準100的認證,確保不含有害化學物質,這亦是塑造Parade的另一種態度。有麝自然香,產品推出前,等候購買的名單高達7萬人。

 

 

其實除了Parade外,Rihanana的Fenty 的Savage X Fenty、Third Love等等,就連曾當過Victoria’s Secret天使的Bella Hadid為Fenty走騷直言穿上Fenty的內衣覺得比其他內衣更性感和更激發女性力量。從古至今,內衣都要性感,上面縫了喱士彷是一種暗示;這或許是品牌用一種洗腦式的宣傳,跟大家說這就是性感的象徵,女生便以為自己喜歡穿這些內衣,我們似乎沒有認真地問自己身體真正的需要。然而,去到今天眾多的聲音講求自然美;然而,Victoria’s Secret的那一種美逐漸被人淘汰是不無道理,他們鼓吹精雕細啄的美,是一種欠缺人性的美;品牌當年對跨性別人士的失言行為,和只選用完美比例的模特兒,民心盡失令致大勢已去﹐即便如此,Ed Razek仍堅持沒有需要作出改變。近年,Victoria’s Secret銷情慘淡,並計劃關閉53間分店,品牌終於向現實低頭,不但與跨性別模特兒 Valentina Sampaio簽約,還採用首個 plus size 模特兒。只能說,Victoria’s Secret醒覺得太晚了。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