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時尚界的衝擊與創新:可持續時尚、環保物料、AI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3.44k views

時尚界的衝擊與創新:可持續時尚、環保物料、AI

04.04.2024
Series:
FigaroIssue
Tags:
Dior Gucci Hermès

(圖片來源:ZEGNA)

時尚並非關於裝飾,而是關於改變——好端端過慣舒適日子無人會自動自覺作出改變,所以通常是有突如其來的衝擊(Impact)殺到才會變,而人類歷史上的衝擊往往來自科技上的突破性創新(Innovation),Impact和Innovation就像一對雙生兒,推動地球轉動。在時尚世界也一樣,與社會和科技不斷互動,也反映著人們的當代精神和生活態度。來到2024年,時尚界到底有什麼衝擊與創新?

IMPACT

每個時尚品牌都希望擁有更多影響力。以往的世界比較簡單,做設計師只要創作一個新的輪廓、或用一種沒人用過的顏色就已經可以成一家之言,前者包括今天最顯赫的Balenciaga、Dior,後者有Gabrielle Chanel和Rei Kawakubo;往後一點的後現代,川久保玲和Martin Margiela仍然在是在設計概念上突破,成為最後一代原創者,之後一切都是remix。然而,近十多年自從有了社交媒體後,江湖從此多事:Diet Prada不但在Instagram上揭發「抄襲」,擁有數百萬追蹤者的影響力後,更直線抽擊時裝工業一直回避的社會問題,例如種族多樣化、性別平權和文化挪用等,這些都是前社交媒體年代難以掀起的風暴。看似永遠「罵不倒」的時尚名牌,終於也在取消文化和網絡紅衛兵的攻擊下屈服,Dolce & Gabbana、Gucci和Prada都曾因為犯了「種族歧視」的嫌疑而道歉和收回言論或產品。因此,品牌也由被動轉為主動,尋常更切合當代社會群眾心理的營運方式。

除了生意,重視公益便成為時尚品牌當前最重要的議題之一。近年一眾品牌在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上也鬥個你死我活,一方面務求在新世代之中展現出最美麗的形象,另一方面,如果再不改變,地球也真的玩完了。可持續發展是當中的首要戰場。2019年,「環保女孩」Greta Thunberg在的聯合國大會上公開抨擊全球領袖忽略環境問題,引起關注。而時尚工業的污染問題不用多費筆墨,於是同年4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今年促成開雲集團(Kering Group)領頭,與Chanel、Prada和Hermès等32家時尚大牌組成環保聯盟,聯合簽署了一份時尚契約(fashion pact),當中三大核心目標是:阻止全球變暖、恢復生物多樣性和保護海洋。可持續發展不應該成為口頭禪或企業洗綠(greenwashing)的形象工程,因此另一邊廂,Fashion Revolution組織從2014年起公布Fashion Revolution Transparency Index。

這個指數的目的是用於推動和激勵全球最大的時尚品牌在社會和環境方面的努力更加透明。組織認為,透明度是實現全球時尚產業系統性變革的基礎,他們希望讀者利用這些資訊(衣服是如何生產的、在哪裡生產的、由誰生產的,以及社會和環境成本是多少)大聲疾呼,對盈利豐厚的大品牌和零售商的說法提出質疑,敦促他們更加負責任,證明他們正在做出實際改變,而不僅僅是紙上談兵。而在2023年最新一份的報告中,根據 258 項具體指標對收入超過 4 億美元的250 個時尚品牌進行了審查,結果其中兩個時尚品牌自該指數創立以來首次超過了 80 分,分別是Gucci(80%)與意大利成衣品牌OVS(83%),Gucci、Armani、Jil Sander、Miu Miu 和 Prada 是五大可持續推動者——嗯,至於哪一些品牌低分,甚至0分,就請各位讀者自行參閱。

在CSR上極具遠見的Gucci,2018年起制定了Culture of Purpose可持續發展計劃,2021年6月發表了首份影響報告,從數據說明品牌已提前四年達到承諾的減碳目標。此外,去年9月,是Gucci從意大利國家時裝商會(CNMI)與道德時尚倡議(EFI)組織合辦CNMI可持續時尚頒獎禮榮獲「氣候變化獎」和「氣候行動獎」獲獎。原因之一,是Gucci與全球其中一間最大型羊毛生產商Chargeurs Luxury Fibers於烏拉圭合作推出的NATIVA™再生農業計劃,讓當地農民能獲得經濟資助;另一方面同時促進土壤健康、增加生物多樣性並維護動物福祉,措施包括在農場周圍的鄉郊地區重新引入原生林地,為新的林地動物群提供棲息地。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22年10月,在威尼斯可持續時尚論壇舉行期間,Prada 集團、Dolce&Gabbana、 MaxMara、Moncler 、OTB 集團及Ermenegildo Zegna集團宣佈自願成立 Re.Crea 聯盟,希望通過管理報廢的紡織及時裝產品,促進研發增加資源及原材料的創新性回收解決方案,保護環境及公眾健康。過去紡織業浪費問題為人詬病,燒毀貨品更是時有所聞。針對這一點,在Prada 集團的可持續發展戰略「紡織廢料管理」成為核心項目,全因為政府立法帶來了衝擊——歐洲於2025年方會強制執行紡織廢料分類,品牌有收集紡織廢料的責任。 Re.Crea 聯盟正支持可持續發展及創新相關研究,更與波士頓塔夫茨大學的Silklab開發可持續天然材料。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因為政府立法從上而下的權力帶來改變,當然是善治,但從下而上的社會運動也有同步發生。一直備受批評的快時尚品牌Shein,在歐美受到年輕人抵制。Shein崛起的故事,也許你已聽過:以平均價格只有68人民幣大量和每天6千件的低價策略和快速更新搶攻歐美青少年市場。同時,品牌動用網紅大軍,在TikTok和Instgram示範,在各社群媒體平台橫掃2.5億粉絲,市值超越Zara和H&M母公司的總和。但是相對舊世代更講究環境和勞動人權的Gen-Z,也注意到購買Shein背後的血汗代價。為了諷刺Shein濫用膠袋包裝,時裝設計的大學生Ava Grand將Shein膠袋製成手袋,製作過程上傳到TikTok後,更多網民將Shein塑膠袋寄給她,最終辦了一場膠袋時裝展。此外,Shein工廠員工每周工作長達75小時的新聞傳出後,法國圖盧茲的Shein快閃店被數百名抗議者包圍。為了平息外界的反對聲浪,集團宣佈成立5千萬美元的生產者責任基金解決紡織垃圾及其他問題——先撇除這是否只是購買贖罪券,我們也應當反思的其實是:Shein的誕生背後,背靠的同樣是社交媒體同大數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須時刻記在心中。

INNOVATION

今年最熱的科技話題,當然是 AI。

人工智能將會在我們生活每一環帶來影響,對時尚業最新近和最貼身的一項是對付高仿假貨問題。長期以來,「高仿」一直困擾著奢侈品牌和轉售公司,盜版製造商利用激光切割和3D打印等日益先進的技術(魔高一丈!),甚至連原版產品的創造者都無所適從。根據《金融時報》報導,最近借助人工智能技術,可以編纂一本關於仿冒品和真品屬性的數碼百科全書,從而發現產品在面料、縫線或金屬方面的細微差別。 LVMH 旗下品牌Patou最近推出了人工智能驗證系統Authentique Verify,有效地在生產鏈的一開始就為產品植入數碼「芯片」,使他們能夠追蹤產品,防止利用假貨慟退貨欺詐。只須用手機拍攝產品,經AI系統分析所有無法複製、就像指紋一樣的微觀特性,就能分辨出真假。轉售平台Sellier,也開始採用另一AI驗證系統Entrupy,通過各種圖像中的數百萬個數據點進行分析,從而得出鑑定結果;The RealReal 在手袋類的40% 的驗證,都是使用人工智能。此外,Louis Vuitton、Chloé和Prada等品牌目前都使用區塊鏈(縫在手袋上的NFC 或NFT 碼條),作為新的驗證方式——不要再取笑區塊鏈只能用來做炒賣了。

改變通常是事過境遷後一段時間才會開現,譬如每天離不開的智能電話,它的技術創新要在它改善人們生活更早更早前出現。幾年前,由Prada與與紡織紗線生產商 Aquafil 合作生產的ECONYL® 尼龍——這種透過收集海洋廢物、漁網和紡織纖維廢料,在其循環再造和淨化取得的塑膠廢料製造而成的物料,今天已經獲Burberry、Gucci及H&M等數百個時尚品牌所使用,減少產全新的尼龍。在米蘭,另一場料革命正在靜靜地進行:Kering集團的Materials Innovation Lab(材料創新實驗室,簡稱 MIL)成立已經10年,6月更曾與佛羅倫斯男裝發布機構 Pitti Immagine 合作,幫助10個新一代設計師品牌(包括韓國的Young n Sang和意大利的Cavia and Dalpaos)實踐製作可持續時裝,在其系列中採用創新和低影響的材料和工藝,包括升級再造、使用生物基紡織品和技術,以及在生產中實施生態認證。對比以往時尚集團只舉行比賽發崛新星,Kering為新興品牌提供了最前沿的創新知識以及如何將其融入設計流程的知識,對未來可持續發展方面有重要作用,儘管這些作用不是即時就可以看到的。

過去,可持續時尚難以實踐是因為技術不足,近年有幾個成功投入市場的項目,都說明了技術已經漸漸成熟。筆者5年前在瑞典採訪最新的紡織物料分離技術,如今已經看到它的實踐:近年愈來愈受新世代歡迎的Loro Piana,這個以羊絨物料聞名天下的終極奢華品牌,一直以來都有注意到動物保護組織批評採集羊絨過程「梳絨」,在某些不負責任的養戶工人手上,會對山羊造成傷害。因此,品牌多年來一直標榜它們採用獨特的採購形式,保護山羊與牠們的棲息地。隨時代轉變,品牌今年更推出了採用由品牌回收針織服裝生產過程中的剩餘羊絨編製以成「LORO」膠囊系列,讓羊絨面料能夠有效的永續新生,以減少資源浪費。生產Re-Cashmere環保面料,首先要拆除舊衣服上的所有縫線、拉鍊或固件,織物依顏色分類、經過水洗並拆解成紡紗副產品,再與原生無染羊絨混紡,創造出與嶄新羊絨有同樣品質的混合面料,能夠減少對山羊的依賴,實在是功德無量。

(圖片來源:Loro Piana)

早前看到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Kim Jones與環保組織Parley for the Oceans合作設計Dior Beachwear 小型系列。向來潛水衣都是使用大量不可回收的人造纖維,如今品牌與Vissla日本工坊合作,回收平織布以及由石灰岩製造的環保氯丁橡膠,仔細地裁剪出各個部分,盡可能減少浪費,然後以人手黏合各部分,最後印上海洋圖案——一改以往環保時裝不一定美觀的既有印象。此外,回收技術的優秀應用還有Eternal Gold :去年品牌推出可持續精品珠寶(fine jewelry)系列,所用黃金 100% 為經認證回收黃金,生產鏈的每一步均可核查及追蹤,符合國際珠寶責任委員會規定的「監管鏈」(Chain of Custody)標準。客戶可以訪問區塊鏈平台Aura Consortium 有關記錄並追溯各方面來源記錄,這也是有賴於區塊鏈技術近年的長足發展。

(圖片來源:DIOR)

近年最引人注目的另一個環保物料項目,當數「愛馬仕都用的蘑菇皮」,由於向來以珍稀皮革聞名的愛馬仕也轉向參與研發和使用素皮,不少人都認為這種與美國生物技術創新公司MycoWorks合作的菌絲皮革極有希望。然而,技術創新公司遇到的困難卻告訴我們採用全素皮革的奢華手袋來臨之日仍然遙遠:7月時《BOF》報導,領先的生物科技初創公司 Bolt threads 表示已暫停其皮革替代品 Mylo 蘑菇皮的運營,他們在籌集資金方面的掙扎表明該行業面臨著更深層次的挑戰。自 2009 年成立以來,他們曾得到Adidas、Stella McCartney、Lululemon和Kering共同投資至少五輪資金。但是,要從實驗室發展到大產生產規模化仍然需要更多資金支持建設基礎設施(2022 年就用了4.5 億美元),近期經濟環境充滿挑戰,使Bolt threads 不得不暫定營運這個項目。

更棘手的是,至今仍沒有令人信服的實在證據表明消費者會為可持續時裝支付更多的金錢。這意味著,短期內的利潤壓力往往排除了價格昂貴的新創意,創新者要不被迫虧本銷售,要不只能僅限於試點項目,未能擴大生產規模和降低成本和證明其產品長期可行性。蘑菇、菠蘿、仙人掌和椰子皮都是引人注目的頭條新聞。然而,熱鬧往往大於影響。另外,為了加強強度和耐用性Mylo 有加入塑料成分,在將其推向市場前,投資者都須三思會將為整個行業信譽帶來風險。由此可見,除了消費者對創新物料的認識度不足外,永續時尚依然面對著許多危機。看來,政府必須積極制定法規,迫使賺錢的企業為社會和環境成本埋單(例如服裝廢棄物付費),才可以將稅金真正用於創新發展上。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