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Gucci 100周年:Alessandro Michele 與 Balenciaga Demna Gvasalia 誰能笑到最後?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陳凱詠 Jace Chan 的 Chanel Coco Crush of the Day
專訪電影《梅艷芳》Louise Wong 王丹妮 Fish Liew 廖子妤
ANSONBEAN, Gareth T. , MC張天賦 - Boyfriend Material
黃德斌 大叔的信箱
6.73k views

Gucci 100周年:Alessandro Michele 與 Balenciaga Demna Gvasalia 誰能笑到最後?

22.04.2021

今年 Gucci 100周年,Alessandro Michele為之推出了21秋冬與22年早春系列“Aria“(時尚詠嘆調),使出狠招與Balenciaga (同屬Kering集團) 聯乘,以超級潮流化手法慶祝品牌百年紀念,同時在設計上回歸了馬術根源和Tom Ford歲月。另一方面,Balenciaga的 Demna Gvasalia 發布了2021早秋系列,繼續玩味十足的包裝呈現反烏托邦美學,令人不禁疑問他們誰才是當下最強的時裝界「橋王」?

與 Demna Gvasalia 先後爆紅,2019年後遇上樽頸

4月15日,發布“Aria“系列前數天,已傳出重量消息品指將與姊妹品牌Balenciaga推出聯乘系列。經過近10年無日無之的合作計劃,基本上什麼高級與街頭的界線早已打破,昔日誰也不想叨了誰的光,今天大家只想強強聯手(或負負得正)。總之1+1>2,怎樣玩交叉都不會再有蝕底的感覺。LV x Supreme、Prada x Adidas、Dior Men x Air Jordan,與The North Face和Doraemon後,其實X乜都不會嚇到大家。

兩方的logo 重疊在巴黎世家經典輪廓上,配了馬靴。Aria Collection credit: Gucci

但是,看來今次 Gucci x Balenciaga 還是叫不少人嘩然。

5年前,Alessandro Michele 與 Demna Gvasalia 一先一後成為當紅炸子雞時,一邊是復古華麗大混雜,一邊是前衛、街頭、扮窮,令Kering有如雙翼齊飛。當時,大家都認為兩人是當代最懂得如何將高級時裝傳達到千禧一代的人。然而,大流行之後幾乎是必然的大退潮:前者業蹟停滯,後者聲勢大不如前;後起Daniel Lee的New BV成為集團黑馬,Saint Laurent 靜靜地也成為貢獻良多的一員。

印上GG monogram 的巴黎世家Hour Glass手袋,必定成為新爆款

在今次的Aria show中,我們看到了最iconic的GG monogram,紅綠webbing、馬術裝、Tom Ford 時代的元素,結合5年前Demna在Balenciaga 登場時的大膊頭、貼身長靴、歪斜剪斜,加上雙方的標誌式印花都出現在對方的手袋和衣服款式上——看得出Alessandro Michele 今次是重搥出擊,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況味(據說Demna Gvasalia 沒有參與,由Michele自行詮釋)。畢竟,受到發展樽頸和新冠疫情雙重打擊,銷售壓力的確存在。

借用Gwyneth Paltrow穿過1996秋冬Tom Ford年代的新版本Velvet suit

早前讀過內地一篇關於Michele的評論,認為他擅於製造新鮮感,但缺乏提煉經典的能力,無法在後現代為消費者提供完整價值意義的產品,以往的爆款只會轉瞬即逝;援引文史哲學為時裝展圓故事只流於表面,更不及Margiela或者Helmut Lang般單品都可堪細味,於是「最習慣用品牌尋找身份認同」的Gen-Z不賣帳云云——如此為Gen-Z刷鞋,真是欲讚之譽何患無辭——你試問大部份Gen-Z街客,法國行李箱或馬具奢侈品牌或川久保玲各自堅守的價值是什麼,大概十之八九都答你唔到。

品牌近年大紅之後隨即進入樽頸,Michele 由2020春夏起作出簡約變招

筆者看法簡單得多:以2020春夏為分水嶺,前期Gucci極盡浮誇的復古浪漫造型,或是之後相對長青的70年代資產階級,皆不是喜歡街頭服的Gen-Z杯茶,但是保講故事真是一絕(用歐陸哲學又如何?其他人識用咩),包裝美感靚到飛起,於是毛毛loafer鞋、GG Marmont 手袋皮帶、酒神袋大熱賣,但Michele每套美學一出都有一段時間(大約一年半)變化不大的毛病,而它剛巧是容易令人看悶的maximalism,在發展更容易遇上阻力。

Alessandro Michele 「古馳世家」:Gucci 100周年新突破

觀乎今次的2021 Aria大騷,Michele 不是不明白這個限制。為了增強新鮮感,他以“Hacking club“為名用了自己的方法來演繹Balenciaga,產出既有iconic 外觀又有Michele色彩的「古馳世家」系列。嚴格來說,你不能說這是原創,但在後現代又有誰不「參考」誰?至少,Michele是名正言順的crossover,總好過不發一言就抄了去。而且,Michele充滿夢幻和閃亮的色彩和質感,洗去了Demna Gvasalia原本的肅穆、清苦的末世味,又令本來過於柔美的Gucci多了一陣chok到衡的型格。Horsebit、floral print 、Bamboo、GG monogram等經典符碼貫穿全個系列,起承轉合堪稱精彩。

在Balenciaga 的剪裁上加了Michele的裝飾風格,使之多了一份美好感覺。

至於講故事,就更是Michele拿手好戲了:在創辦人Guccio 工作過的 Savoy Hotel(變成Club)外,偷偷看偷偷望的男生穿上為品牌時裝下定義的 Tom Ford 經典天鵝絨西裝,走出天橋接受取代了觀眾的兩排鎂光燈、還有攝影師列陣洗禮,最後踏出帶點左膠色彩的烏托邦天堂,在那裡沒有性別、種族、階級之分,代表了Michele 眼中的新時代Gucci價值。

其實,今時今日,Gen-Z也好,傳統暴發戶也好,買的除了是價值觀,大前提還是要炫耀。成功如愛馬仕、LV、Chanel的不可取代性,很大程度來自於logo,這也是為什麼Celine 的商標也要Supreme化。看看這個Aria系列,有設計、有質感(這也是我一定不同意大家說Gucci只是翻炒古著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它有齊logo元素——大熱賣是必然。

Balenciaga Print Jackie 1961,下季會否有另一品牌monogram 版本,令人期待

Balenciaga 5年前的爆款

Balenciaga 2021 早秋的金曲精選,驚喜是?

另一邊廂,讓我們再看看4月18日發表的Balenciaga 2021早秋系列。如前所述,Demna Gvasalia 其實是Michele的一銀兩面, 都是「橋王」,主要賣的不是設計,而是故事、形象——就像新時裝影片名字一樣Feel good。3分鐘類似Discovery Channel的剪接,帶久未出遠門的觀眾進行一場「旅行」,沒有一件產品出現。然後,lookbook又是用上那種low-tech手法把model key上去世界各大城市街景(長城、大笨鐘、涉谷十字路口),而衣服則是過去幾年的金曲精選,驚喜不大。

難道大大個字寫著Gay,又代表了Gen-Z「價值」取向嗎?

拿一個早秋系列跟別人的100周年紀念作相比是不合理的,但觀乎近季巴黎世界Demna Gvasalia做的「我愛你」情人節系列、牛年中文字「牛」特別版、2021秋冬電子遊戲The Age of Tomorrow,都似用是一些花招,塑這一個近似於末日的負托邦(dystopia)世界——恰巧又是Michele的180度相反。

Cyber Punk,無疑在視覺上比Michele的復古美學更貼近Gen-Z口味。但是,數年下來,用上述那位對Alessandro Michele 嗤之以鼻的內地評論人的標準看來,Demna又有哪件設計,哪場表場含有她眼中的智性價值和時尚深度,可以與Helmut Lang看齊?至訴她批評 Gucci 無力提煉的永恒經典,說得極端一點,愛馬仕寶金袋和香奈兒Classic Flap後,全世界都沒人做到一個可以熱賣十年以上的款式(Dior Saddle 也是重推,Fendi 法棍也有多年沉靜期)罷?兩年就要為Michele 下定論,似乎言之過早。

說到底,這是個賣logo的時代,也是個跑數時代

在後現代之下,最大的問題不是設計師的設計有沒有深度,而是「跑數主義」。要跑出最大的生意,就要食最大條水。不幸地,如今花得境又肯花錢的人90%都不是時裝的「理想讀者」(informed reader),他們不(懂)追求穩定的價值意義身份(否則最知識份子的Prada早就更發達,或Helmut Lang也不必沒落)——從這個角度看,Michele 或 Gvasalia 都沒有什麼值得被批評的。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