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專訪麥浚龍 Juno Mak|「創作是一種肌肉記憶⋯⋯可以放慢,但切勿停下」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8.33k views

專訪麥浚龍 Juno Mak|「創作是一種肌肉記憶⋯⋯可以放慢,但切勿停下」

07.02.2023

不知不覺間麥浚龍(Juno)彷彿已變成了品質的保證,業界誰會像他那般不計時間成本,用4年寫一個劇本、3年3張專輯說一個故事,癡狂的創作模式換來一個又一個經典的誕生。首次與Juno碰面,本以為他是個性情複雜的人物,但細談之下發現原來他為人簡單樸素,所有複雜糾結的情感其實早已投進作品之中。

Juno Mak in Emphasis Jewellery(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空氣中的質感

Juno Mak in Emphasis Jewellery(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經常遊走於音樂、電影、時裝等不同創作領域,若要Juno選其一代表他的核心思想,或許有些困難,「它們都是一種媒介,每一個的用途都有所不同,至於是甚麼故事需要甚麼媒介,有時我也不是很知道怎樣區分。有些故事其實可以拍成電影,但我會選擇以專輯的方式呈現,其實也不只是提到的那些範疇,像拍攝時裝照、演出電影等,創作的出發點都非常不同,但必須要讓我感到很有趣,或較少這樣的嘗試。」

 

不能選擇的另一個原因,全因在他的作品中,每個媒介的關係總是那般千絲萬縷,「因為我不是所謂「紅褲仔」出身,沒有修讀過相關課程,全憑工作經驗,反而令我沒有一種規限,好像創作電影時可能會由音樂啟發,有很多情感不能只靠言語來表達,許多時候要先靠創作一首獨特的歌曲,拍攝《殭屍》時便是這樣操作,我希望每一場戲都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所以我先做了配樂,好讓攝影師等不同單位能預先感受,知道整場戲的節奏,這並不是一個教科書模式,又如電影裏的服裝亦會影響到我的個人品牌。文字、聲音、空氣內的質感,好像有點難解釋,但都是互相連繫。」

Juno Mak in Gucci wardrobe(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細味感受

說故事的人最怕沒有地方發揮,Juno可以做一首10分鐘的歌,拍2小時的電影,但這些似乎遠遠不足夠,「我覺得影集很有趣,以前認為拍一部電影,90分鐘、頂多3小時,講故事的空間已經很大,但真正接觸電影後,漸漸察覺其實還是不夠,影集的話則可以8至12小時,很有趣但亦是一件很漫長的事情,應該說我到最近才對它感興趣。」

「其實我拍罷第二部電影時已起了影集的念頭,慢慢地愈來愈多想法,我覺得創作上直覺很重要,有時亦要懂得跟從直覺發展,不可行的話要狠心放低,這些事觀眾未必能與你感受,在開拍前你已經歷了許多改動或自我對話,可能3年前我覺得這想法有趣,3年後又會想還有發展的空間嗎?音樂方面亦然,我喜歡loop demo,不斷重複聽一首歌3個月、聽半年,可能我比較慢熱,所以要依循自己方法培養熟悉感。」

Juno Mak in Emphasis Jewellery(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不靠熱度與流量

時世所逼,有些作品為了成績總不免被數據、熱度、流量等因素牽着鼻子走,但Juno更喜愛沒有時限的故事,「有些作品很直接,必須半年、一年內推出,隔了太久話題可能已失去熱度,但我更喜歡架空一個世界來講故事,《復仇者之死》、《殭屍》、《風林火山》皆是如此,我很少會講當下的心態,反而每一次開始的時候我不是想知道2個禮拜或2個月後的反應,對我來說合格的創作是經得起時間考驗,雖然我洞悉不了10年後會發生什麼事,但在啟動前我必須考慮這點。」

不相信完美

創作人誰不追求完美的作品,但若不懂叫停,不慎掉進創作黑洞,那就果真是自討苦吃,「每個作品經過了數年,都必定有些東西會想改動,如果覺得不用改動,那麼便沒有進步的空間。就像拍攝《殭屍》時,後製期間我看過不下千次,之後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再翻看,經過了10年,觀感上必然有所改變,如果有時間的話,或許我會這樣改動,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始終人會不斷成長。我相信每件事情當中都會有瑕疵才變得美麗,反而我不相信「完美」這虛構捏造的詞語。」

Juno Mak in Gucci Wardrobe(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交談中不難發現Juno對電影的無比熱情,除了演員、編劇、導演的身份,在製作電影期間,每個崗位他都會盡力參與,「我覺得每一個環節都讓我頭痛,但都是辛苦笑着快樂痛,你必須在當中找到樂趣才會甘願頭痛。我想當初如此喜歡參與每個崗位,首先我真的很喜愛電影,我覺得有學不完的東西,而站在不同崗位能看到不一樣的角度,讓自己吸收更多。」

肌肉記憶

或許是我的偏見作祟,總認為Juno渾身藝術家脾性,應該是個日夜顛倒的夜貓子,但原來現實中的他一天只吃一頓飯,生活嚴謹規律,「以往很喜愛夜晚,未到凌晨兩點我覺得氣氛還未到,但是現在年紀大了,疫情期間,我在想既然可以晚睡,哪麼自己又可以早睡嗎?這是當時給自己的一個挑戰。早上起來後弄杯咖啡便開始工作,你的規律感會變得更為精準,許多時候我會在陽台工作直至電腦過熱開始受不了,便會停下來,下午再思考如何繼續這場戲,現在我更嚮往這種時間安排,晚上應該留作拍攝的時間,這跟健康較有關係,好像沒那麼傷身。」運動員般的紀律操作,還有一個好處,「我不相信有writer’s block這回事,寫作、創作是一種肌肉記憶,與做運動無異,停下來便會生疏,每個人都有累或懶的時候,可以放慢,但切勿停下,當你不斷訓練這組肌肉,你寫一場戲,自然往後三場戲會排隊等候。」

黑與白的力量

黑白影像、冷帽墨鏡、闊袍紳士裝⋯鮮明的「龍式風格」教人印象深刻,「每個人都有一種懷舊感,不論是對一件往事、一種氣味,甚至是一杯飲品,都會有自己的偏好,我沒有刻意想什麼是新、什麼是舊,全視乎怎樣處理,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名廚師,只不過我的食材是顏色、題材。如果你問我,我會覺得黑白是最有力量,因為抽走了一切顏色,沒有奪目的元素,在黑與白中最能看清楚影像的潛質。」

Juno Mak in Gucci Wardrobe(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從不追趕潮流,創立個人品牌Kamonuj的初衷,亦只是想多一個說故事的出口罷了,「我認為衣服是與穿著者一同創建故事,每個人對同一件設計都有不同效果,可能你有手踭放枱面的習慣,衣服會出現磨損痕跡,可能需要自己修補,這便是屬於你與這衣服的故事。」

「我喜愛timeless的感覺,有時看到一些舊照片,展現不同年代與階級的穿著,到今天依舊非常好看,像我鍾情黑白照片一樣,它沒有被時間所限,人的壽命很短暫,但它如何live on,亦值得好好思考。」

 

Production @madamefigarohk

Celebrity @juno_mak
Jewel @emphasisjewellery
Wardrobe @gucci
Photographer @klckin
Videographer @chownnchow

Stylist @danitorial
Make Up @janicetao_makeup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