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抨擊Melania Trump時裝災難反被嘲|長得不好看有資格評論別人嗎?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0.07k views

抨擊Melania Trump時裝災難反被嘲|長得不好看有資格評論別人嗎?

02.11.2020

最古老的哲學問題:長得不好看的人,有沒有資格評論別人的外表?

Mean 精在取笑別人外表前,通常好少在想想自己好不好看。在看到不順眼的人時,衝口而出之後,往往遭受一句「你自己又好靚咩?!」的反擊,可以很傷。

《Vogue》的特約編輯 Lynn Yaeger 風格非常「凸出」,一頭棕紅色貼耳短髮、眉上瀏海,深紫色弓形唇妝,臉上兩顆小圓點胭脂(的確很容易令人想起中國紙紮公仔),她因為一直批擊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打扮,被不少特朗普支持者(侵粉)攻擊。

《Vogue》的特約編輯 Lynn Yaeger。Photo: CFDA

時裝編輯批評Melania Trump反被攻擊

Yaeger 一直「反侵」,曾形容梅拉尼婭是時裝災難——2017年她批評梅拉尼婭穿高跟鞋去探望水災災民不當;2018年訪問德州時,剛巧特朗普發布令移民分隔的邊境措施時,穿著一件價值39美元,背面塗鴉著「我真的不在乎,你呢?」字樣的Zara夾克,Yaeger 直指她的臉似足獅身人面像。然後,有一天,「你自己又好靚咩?!」的反擊事件發生了——在 Twitter 上,有網民說︰「如果你沒有鏡子,就不要寫時尚!」

Melania Trump這件「I REALLY DON’T CARE, DO YOU?」ZARA外套,至今仍被反對者抨擊。

另一網友貼了一張 Yaeger 和梅拉尼婭並排的照片,寫上︰「《Vogue》時尚編輯Lynn Yaeger 嘲笑 Melania Trump 的一切穿著。」言下之意乃嘲笑這個打扮古靈精怪的醜樣阿嬸,憑甚麼批評模特兒出身、假假地(疑似整容)都算係靚女的特朗普夫人。

Facebook 截圖

平心而論(其實好難平心而論),如果你對時尚沒有興趣,不認識這位肥阿嬸的來歷,亦即所謂大眾,很難會覺得 Yaeger 似一個時尚衣著權威,反而不少人直覺上會認為梅拉尼婭身材好,衣著大方典雅,錯在哪裡呢?甚至會問︰「她笑人前是否照下鏡先?」Lynn Yaeger 對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的衣着品味窮追猛打,然後引起網民之間的激戰,反映的不但是美學話語權的爭鬥,更是當今世界左派與右派世界觀的衝突!

美國第一夫人Melania Trump。Photo: The White House

長得不好看,有沒有資格評論別人的外表?

在批評Yaeger的人眼中,一個不懂穿衣的「阿巫」,不應該批評別人,也不應該傳授造型技巧。在烏克蘭的面書上,指責 Yaeger 不僅品味不好,而且超重、身材笨拙、五官醜陋、年齡大……烏克蘭與香港情況相似(與美國國內情況剛好相反),也有不少侵粉,或許因為他們都認為特朗普有能力對付他們不喜歡的人,於是對反特朗普(甚至他老婆)的人都尤其厭惡,統統被標為「左膠」。

Photo: The White House

我「討厭政治,不想談政治」,但問題是時裝世界也有分左右派,你拿著Yaeger的相片,去問與 Gigi Hadid 等大胸超模勾肩搭背的 Balmain 設計師 Olivier Rousteing 覺得美否,答案不太可能正面;但自命進步的 Marc Jacobs 卻稱 Yaeger是「聰明的女人、偉大的作家和我們世界中偉大的人物。」

Lynn Yaeger. Photo: CFDA

事實上,很多品味功力未夠、或純粹胡亂配搭的人拿著「時裝」的名字亂拋人浪頭,害得不少人認定「時裝」等於鬼五馬六、騎呢,於是沒有能力分辨「騙子」和「大師」的大眾變得愈來愈傾向反精英主義——陶傑在專欄評論是次事件︰「這位時尚編輯的打扮,完美演繹了生活在紐約大都會的所謂知識精英的自負——亦即掌控了話語權之後,可以隨心所欲定義甚麼叫美,甚麼叫有品味,甚麼叫正確。」這就是為甚麼時裝界批評外表更合符「常識」、「直覺」的Melania Trump時,會引起公眾反彈——與政界情況如出一轍。

Lynn Yaeger好不好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肯定是不入世俗眼的一類,她的外表要討好的也絕非公眾。又或者說,她或Melania Trump的外觀評價,也很大程度受到她們本身的政治立場影響,因為她們代表著不同的價值觀——我們都想為自己的價值觀投票,通過審美也是一種有力的表態方式(再說一次,我「討厭政治」)。

說到底Yaeger有沒有資格評論第一夫人的衣著?曾經聽過有人說,所有馬評人都跑得不夠馬快,卻可以天天評賽馬,大概是這個哲學問題的一個最佳答案。如果她言之成理,又有何不可呢?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