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談善言、Afa Annfa、張蔓姿、張蔓莎|「香港電影未死。」四位本地it girls對談錄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12.48k views

談善言、Afa Annfa、張蔓姿、張蔓莎|「香港電影未死。」四位本地it girls對談錄

05.07.2021

今期夏季號的「重」量級任務交付在了Wyman和Serrini身上,那麼誰為我們穿上最新天橋時裝?有請這四位青春纖瘦有型的本地it girls:談善言、李思汝Afa Lee、張蔓姿Gigi和張蔓莎Sabrina。看似相像的四個女生,她們的人生路卻截然不同,她們又如何活生生生活呢?

談善言 如何面對「電影已死」

Q:短頭髮的你,又演譯過打女的角色,好多人認識談善言就覺得這個女生一定是很剛強很有性格,真實的談善言又是否真的如此?

A:其實大家都有點高估我,我其實沒那麼有性格,但我自己想要做一件事情的話會不顧一切向前衝,所以我的性格也有點倔強,或許大家想這些角色時都會想起我,我會說自己倔強,但不是一個很大膽的人,而且很內向。

Q:最近出演了衛蘭的is ok to be sad MV,一個你遇到低潮時能讓自己OK的方法?

A:通常我會躲在家裡哭,或是吃很多東西,很多人會像MV一樣選擇跟朋友說,但我就會自己慢慢消化自己的情緒,以前我會很急進,但現在就嘗試放慢一點。

Q:總是說「香港電影已死」,作為這一群新生代演員,你依然不斷有接很多樣性的電影,有獨立電影亦有商業電影,你自己怎麼看待這句說話?

A:我不認同,但覺得香港電影正在處於一個改變的階段,它在變的時候,可能會有減少以前的東西,但它不是歸零,是一種轉變,譬如有《一念無明》關注民生,又有《點五步》訴說歷史,它是一個轉變過程,死是完結,但香港電影依然有生產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Q:最近作品《生者如斯》,「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本來這句話又有慨嘆時光流逝的意思,你自己如何傳釋這句話,又如何活在當下?

A:電影是描述一個很複雜的關係,包括同性戀,故事是說另一半逝世後留下了一個小朋友,而現實就是像電影描述的一般,沒有辦法去改變發生了的人事物,你不能總是懷愐以前,只能專注現在,解決現有的問題,以前或許會妄想自己可以回到過去,但現實就是不可能,如果你還在念念不忘過去,錯過現在,將來便會又再後悔。

李思汝 Afa Annfa 從演員到藝術家

Q:從演員到畫家藝術家,現時為止你最喜歡自己哪一個身份?

A:有一個時期我是兩樣都喜歡,因為演員很有趣的是可以經歷不同人的人生,但現在我可以很確定地告訴自己,藝術家才代表到自己。

Q:確定自己是藝術家的心態轉變?

A:我覺得個心境比以前平和,因為不再自我懷疑的時候,就開始建立到自信,現在的自我議題反而是如何在工作和身心中獲得平衡。

Q:你的作品雖然裹着甜美的糖衣,但卻依然讓人覺得黑暗,你又會怎樣形容自己的畫作?

A:我的作品風格不同時期會有不同的轉變,早期的確是比較黑暗,在於我的角度藝術的意義是在好的年代提醒世界醜陋的一面,而在悲慘的年代去安撫人心,這兩年我的作品是比較溫和一點,想要去安撫別人多一點。

Q:女仔生得漂亮或者愛打扮會很容易讓人誤會是花瓶,而忽略你的作品,會否介意這樣的標籤?

A:這樣東西在很久以前已經讓我產生糾結,尤其是當我是一個模特兒的時候,我都有試過想不如讓自己不再露面,但其實已經過不去,洗不掉形象,但後來想為什麼我不去擁抱自己多重身份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近年知道自己在畫畫,偶爾拍攝我也會感到開心,而近年都有很多關於我外表以外的榮耀,例如我幫魏如萱畫的《雪女》MV在台灣得到最佳MV提名,我就會開始得到安慰,原來都有人看到我的作品。但其實無論你做什麼都依然會有批評的聲音,所以還是專注做自己就夠了。

Q:你最欣賞的一位女性?

A: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和草間彌生,她們兩個人都很忠於自己,而草間彌生還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但她選擇以藝術自己療癒。

世上的另一個我:張蔓姿張蔓莎

Q:因為是雙胞胎,由細到大都像是連體嬰,很多時候甚至工作都會在一起,現在姐姐以歌手出道,會不會因為不在對方身邊而感到寂寞?不習慣?

Sabrina:其實也不會,在於外界來說她的確多了一個歌手的身份,但在於我來說,我們的相處也沒有不同,但卻是一個對我很好的影響,看到她的事業正在向前衝,很鼓勵我也要往前進。

Gigi:還有我覺得就算雙胞胎也是獨立個體,很有緣份成為Twins,就算分開我們都其實心底裡是一直陪伴對方,就算大家做不同的事情,都會很支持大家,即使多了不一樣的身份,都一直在對方身邊。

Q:有時候因為對方與自己太相像而感到驚訝的一樣個性?

Sabrina:其實今天當Gigi戴上了假髮我確實有很驚訝,因為一直以來大家都是用長頭髮和短頭髮去分辨我們,但今天Gigi也變了長頭髮就發現我們真的很像。有時候我們對一件事情有相同相法都會覺得「這個人很懂我」,但也未到驚訝的程度。

Gigi:我記得有時候我們一起時會突然蹦出一個一樣的想法,有時候會說出同一句說話,雖然不算是一種個性,但遇到這種時候,的確會很感到訝異。

Sabrina:我們有試過大家沈默許久,開口的第一句說話便是一樣。

Q:哪一方面最相似?

Sabrina:我們的想法,世界觀、價值觀也很相像,而我們都是很敏感的人,感受也會很像。

Gigi:我覺得美感也很像,我們的眼光都差不多,音樂、電影都會互相分享,也經常交流自己喜歡的事物。

Q:真的會有心電感應或心靈相通的時候嗎?

Sabrina:有是一定有的,但不是一些很細微的事,真是有大事件的時候。

Gigi:我覺得一些生死攸關的時候,應該想到對方,對方會感應到。

Q:與對方最不相似的地方?

Gigi:我覺得妹妹比較女性化一點。

Sabrina:不相似的地方會有的,但未到很大的差別。

Q:Gigi自己寫的新歌入面講到一個病態的社會,你們覺得這個生活上令你最感到荒謬的一件事?

Sabrina:我覺得社會太多荒謬的事情發生,很難說只有一件事情。

Gigi:我自己覺得香港的炫耀文化和比較很嚴重,每個人都有權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在這種很急速,很壓迫的生活已經是一種荒謬。

Q:面對荒謬的炫耀文化,如何去調適自己的心態,會否感到迷失?

Gigi:我覺得這是一種心態,平時social media是一種分享,只要你心態不是想去炫耀什麼就沒有問題。

Q:一位最欣賞的女性?

Sabrina:以前讀英國文學的時候,其中有一個女詩人的詩我是聽到有點想哭,她是Maya Angelou,她是一位黑人詩人,她以自己的詩句為自己的民眾發聲,而她親自讀出的時候,完全感受她的力量。

Gigi:Ellen,盧凱彤,因為她很忠於自己的音樂,而且我覺得她是一個很認真和很努力的藝人。

 

Art Direction & Styling: Anson Lau

Photography: Erfan Shekarriz

Hair: Jean Tong

Makeup: Eddy Liu & April Huang

Manicurist: Arya Yung from Koan Nail

Photography Assistant:Kezia

Styling  Assistant: Chiaki

Guest Model: AFA ANNFA、HEDWIG TAM, GIGI CHEUNG & SABRINA CHEUNG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