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馮晞乾|2022年「二」的玄機:諧音為「易」,原本是否解為「難」?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41k views

馮晞乾|2022年「二」的玄機:諧音為「易」,原本是否解為「難」?

14.04.2022

馮晞乾|編輯約稿,命題作文,本來只囑我談談「二」的易經與術數意義,但忽又提到「二」諧音粵語「易」,問我這個字原本是否解為「難」,因為她想起中國人有講反話的好習慣,尤其喜歡把壞事當好事講,更舉廣東話「落地開花」為例:一不小心把東西打破了,大家就會說「落地開花,富貴榮華」來「化解」。

「二」的諧音粵語是「易」,這個字原本是否解為「難」?(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le_part_maudit)

說「二」是因為含有「難」的意思才讀成「易」,看似天方夜譚,但相比起現代漢語的種種官方用法(恕不舉例),實在是小巫見大巫。我自己覺得編輯是有見地的,同類例子還有不少,如把「通書」(「書」諧音「輸」)講成「通勝」,廣東人把「舌」(諧音「蝕」)讀作「脷」(音「利」)。猶記得小時候,外公一聽我講「讀書」,就會嚴肅糾正,非要我講成「讀贏」不可。

然而,也不是只有中國人才喜歡講反話,或懂得「落地開花」之道。以理性和邏輯見稱的古希臘人,早已有「antiphrasis」這個字,表示「運用正面的字來指稱截然相反的意思」,例如復仇女神,古希臘人通常稱之為「Eumenides」,字面解作「善意者」,跟仇恨大相逕庭。想不到吧?

不止希臘人,古羅馬人一樣有「講反話」習慣。根據公元四、五世紀古羅馬拉丁語文法學家塞爾維烏斯(Maurus Honoratus)的理論,羅馬人的命運女神之所以叫「Parcae」,是因為祂們不會「放過」(parcunt) 任何人;陰暗的樹林叫「lucus」,是因為樹林不「光亮」(lucens);戰爭叫「bellum」,是因為戰爭一點也不「美好」(bellum)。

不只中國人,古羅馬人一樣有「講反話」習慣:陰暗的樹林叫「lucus」,是因為樹林不「光亮」(lucens)(bellum)。(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就算英文也是如此。有個比較古舊的字「beldam」,用以指稱「老醜婦」,但字面其實來自法文「belle至我們常用的「black」,追本溯源,它的原始印歐語(Proto-Indo-European)詞根居然是「bhleg-」,意思是「燃燒、閃耀、發光」。可見語言和人間一樣,從來都沒有黑白分明。

廣東人講「落地開花」,押個韻帶出「富貴榮華」,其實也不算截然相反。猶太人就更厲害了——他們有個古怪習俗,就是醒新人同諧白首、永不分離(另一含義是紀念聖殿被毀)。誰說只有中國人才懂得講反話呢?

一不小心把東西打破了,大家就會說「落地開花,富貴榮華」來「化解」(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言歸正傳,現在開始談談「二」字。「二」是否跟「難」有甚麼辯證關係,暫且不論,但這個字要認真解釋起來,肯定沒有你想像中容易。首先,「二」這個字形,在金文其實不解數字的2,而是等同「上」字。「二」作為數字,古人最初寫法是上下兩橫,長度均等,並非上短下長。後來古文「上」字增多一直線,字形變了,「二」字上畫才逐漸縮短,寫成今天這樣子。

更耐人尋味的,是古人對「二」的解釋。許慎《說文解字》說:「二,地之數也。」何謂「地之數」呢?這個解釋似乎比「二」字深奧得多。編輯叫我根據易經談談「二」字,又是極有見地的提議——事實上,中國的解字祖師爺爺許慎,的確是用易經概念定義「二」!

清人段玉裁為「二,地之數也」一句,作了以下注解:「易曰:天一地二。惟初大始,道立於一,有一而後有二,元氣初分,輕淸昜爲天,重濁陰爲地。」(昜、侌,即陽、陰的古字)即是說,天是一,地是二,太初有道,混沌未分,算是一,後來輕清者上升為天,重濁者下沉為地,就成了二。

(圖片來源: [email protected]_crovi)

為甚麼連小學生也懂的「二」,要解釋得如此高深莫測、玄之又玄呢?難道又是「反話」,淺白的字要解得深?最初我也一頭霧水,後來學了點希伯來文與猶太秘學,發現「二」字跟開天闢地果然有莫大關係。猶太人有一門術數,叫Gematria,給每個希伯來字母都配一數值,例如第一個字母Aleph的數值是1,第二個字母Beth 的數值是2……

當然,數值不是愈高愈巴閉,必須看其含意。猶太人寶典《妥拉》(為「教導」,一般稱作《摩西五經》,首卷即聖經《創世記》)的第一個字,是「Bereshit」,解作「起初」,就是「惟初大始」的意思。留意「Bereshit」以字母B(即Beth)起首,換成數字就是2。2上帝一切律命的開端,對猶太人來說,意義無比重要。

猶太釋經學者認為這個B萬物的二元性:天地、生死、善惡、男女、上下、有無、黑白……諸如此類,都是二分的。只有超然的上帝才是「一」,但祂是隱而不見的。看了《創世記》,再回頭想想《說文》所謂「二,地之數也」,那似乎是說:二,就是象徵「我們這個世界」(地)的數字。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編輯部)

除了是「地之數」,「二」還有甚麼玄奧隱秘的意義呢?源自「洛書」的後天八卦,以二配坤,卦象很多,包括大地、母親、老婦人、民眾、西南方、田野、五穀、方形物、牛、吝嗇、柔順……但「二」跟現代一般人最切身的關係,大概是其風水上的意義。

很多人都聽過「二黑」是病星,它每年飛臨不同方位,例如年飛臨南方,南方是離宮,火旺,二黑屬土,被離火燒旺,使疫症一發不可收拾。2022西南,換言之,你房子中的西南方就是「病位」。然則這個「二」似乎很難搞,如何是好呢?

二黑這東西,雖稱「病星」,其實只是比喻。它不是字面意義的星,而是無形的「氣」。會帶來疾病、災劫的星,均屬土,如二黑、五黃,可能跟土地容易藏污納垢有關。從風水角度看,這些病星災星是不可能圍堵強攻的,更沒辦法「清零」。

二黑這東西,雖稱「病星」,其實只是比喻。它不是字面意義的星,而是無形的「氣」。(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你的家不管甚麼坐向,無論何年何月,必然於某個方位,有二黑、五黃與你同在。難道今年二黑到西南,就砍掉西南方的角落,五黃到中央,就把房子中心圍封嗎?中國文化貴乎中和,對付凶星,宜洩不宜剋,這是基本常識,任何中國人都應該懂的。

對付二黑,唔使用劍嘅,更不必找專家佈陣(因為家家戶戶情況不同,無法一概而論)。與其胡亂做些無用甚或有反效果的事,倒不如學習不該做甚麼事:今年西南方,盡可能不要擺植物(木剋土,病星不宜受剋),也勿放紅色東西,或電視、電腦之類(火生土,燒旺二黑)。把家中西南方收拾整齊,保持乾淨,就不會刺激二黑了。

至於「二」字是否有「難」的含意呢?恕我未能找到字源學的理據。但無論如何,2022年對於任何人來說,都肯定不是容易的一年——蔓延的病毒、荒唐的人禍,還有一觸即發的大戰——此時實在無需欺騙自己,說「易易聲」很好意頭。直視困難,及早準備,活在真實之中,才是出路,才有希望。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