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畢明| Inedit Beer Ferran Adria,可能是世上名氣最大的啤酒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69k views

畢明| Inedit Beer Ferran Adria,可能是世上名氣最大的啤酒

08.04.2022

可能是世上名氣最大的啤酒|下地獄的原因有很多,罪人如我,揀飲擇食,好食愛飛,沉溺地不愛守規矩(又有邊創作人鍾意守㗎),強迫症討厭核突,包括人和政治,倒是後來才知道,原來啤酒喝得少也要go to hell的。

著名德國哲學家兼修士Martin Luther的名言:

“Whoever drinks beer, he is quick to sleep; whoever sleeps long, does not sin; whoever does not sin, enters Heaven! Thus, let us drink beer!”

飲得啤多自有神庇佑。

Inedit Beer Ferran Adria,可能是世上名氣最大的啤酒(圖片來源:由筆者提供)

世上被飲用得最多的,第一是水,第二是茶,第三就是啤酒了。3900 多年前,已有一首寫來歌頌古文明釀啤酒女神 Ninkasi(goddess of brewing)的古詩,啤酒誠是文化源遠之飲料也。連柏拉圖竟然也愛啤一啤,表示“He was a wise man who invented beer”。

Popeye 大力水手的麒麟臂,老鼠仔手瓜裡有的是菠菜, Homer Simpson 的手瓜沒有起𦟌,裝的是啤酒。久不久便有朋友叫我推介好喝的craft beers,看來我的下地獄指數又要升高了。老實說,我不在行,也沒有很喜歡的,所謂手工啤成為一個風潮、時尚,已經太過雜亂,什麼味道都有,誰都可以釀,這不是問題,但標準缺乏。

你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的酒,他們的農產品如芝士、牛油、火腿、黑醋、意大利粉等等,各式各樣都有嚴格規範,為了什麼?就是怕良莠不齊、劣幣混濁良幣。崇尚自由,不等於沒有標準、規格。市面太多口味太神奇的手工啤,已像「雞尾啤」,想起朋友用士多啤梨味煙絲捲的手捲煙,我不抽的,聞起來,幾得意、少少怪,不能說好。我從來追求好,祟優。

可能是世上名氣最大的啤酒

如果要推介好喝的啤酒呢,咁又有喎。有沒有聽過,世上唯一的 “gastronomic beer”,且是”a benchmark in beer’s historical progress”?你放心、也可以死心,沒那麼誇張,沒那麼厲害,但是好喝的。自詡World’s only gastronomic beer,自認「人類啤酒歷史進程的標竿」,大概出於釀造者的西班牙熱情。

說笑嗎?懂一點啤酒的可能已經高呼回水,推牌走先了。西班牙啤酒?西班牙啤酒在歐洲是沒有地位的,好啤幾時輪到佢。啤酒民族如英國、德國、丹麥等,骨子裡的泛笑話是: Is Spanish beer an oxymoron? 看官稍安勿躁,釀造這啤酒的人馬,是有條件口出狂言的。

(圖片來源:由筆者提供)

世界傳奇、西班牙神級餐廳“elBulli”主廚 Ferran Adria及其侍酒師團隊,獲獎無數的el Bulli sommeliers Ferran Centelles及明星級的 David Seijas,廚神與名釀酒師,與西班牙百年啤酒廠Estrella Damm合作,以獨特配方釀製調和而成的Inedit。

Ferran Adria的名氣當然好駛好用,他自己也不介意豪花,但這啤酒不是他收天價出席一個講座那種,配方是經歷超過兩年反覆鍛造、試煉了多於400個版本的最後答案。

Inedit是獨特的,以barley(大麥)、malt(麥芽)及hops(啤酒花)混釀,加入輕量的coriander、licorice 及orange peel提香。我帶著同樣份量的好奇和懷疑喝它的,到底廚神太懂marketing。觀乎倒出來的色澤、酒體、香氣,Inedit比較像Low Countries(即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德國等)的傳統white beers,撲鼻有同樣的酵母之香及酸爽,視覺上沒有同樣的cloudy混濁感。

(圖片來源:由筆者提供)

流動的金黃明亮偏向清澈,已經令人感覺舒爽,烘焙過的麥芽香、果氣、帶少少花甜和微微橙香,同時輕送新鮮青草的氣息,很明顯是提香克制、酒體調配有道之作,有層次而不賣弄。不過濃、不過重,此啤酒是釀來配食物,不是在酒吧豪邁大劈的。它細滑、氣泡綿密、清新是yeasty sensation with sweet spices,平衡是creamy and fresh texture,比Hoegaarden甜一點點卻沒那麼拘謹,與德國慕尼黑的’helles’很接近: softly and delicately fruity, with very little hop bitterness.

不喜歡Inedit的說它根本不是啤酒,有死硬派是愛重口的。它根本為modern gastronomy而設,你試試用它配令大部分葡萄酒投降的沙律,連Citrus科的酸香它都和應得自如。最重要於我,是它的氣泡也不重,softly carbonated的效果是it cleanses the palate 而不令人「谷氣」,喝得很舒服愜意。

連Noma都以樺樹之液釀自己in-house的啤酒,正因為傳統啤酒配食物有各種不足,要有可以food pairing beers,大廚及釀酒身師便自己出手。Inedit的意思是「前無古人」(Never been done before),是Ferran的霸氣多於事實,他強調,要用白酒杯子喝,但我是喜歡的。

你要是嫌它不夠啤,別喝,我送你首詩好了。這啤酒,就是如此:E.E. Cummings的 “Since feeling is first”。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