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畢明| Fleur De Miraval Exclusivement Rose 2,Brad Pitt的粉紅色三P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2.01k views

畢明| Fleur De Miraval Exclusivement Rose 2,Brad Pitt的粉紅色三P

14.04.2022

Fleur De Miraval Exclusivement Rose 2|Brad Pitt玩三P,你有沒有興趣?不少明星都喜歡玩買酒莊。「玩」。他們到法國、到意大利shopping,shop酒莊,包括崛起大國的趙薇。那些富豪、明星買下的酒莊,釀的「明星酒」,你想喝嗎?Thanks but no, thanks。單是那暴發迫人的沼氣,已高攀不起,我打死不信那些酒會好喝。

Brad Pitt的粉紅色三P

但當年Angelina Jolie和Brad Pitt酒莊Chateau Miraval的Rosé,我很期待。正式成為莊主之後,Jolie-Pitt找來隆河區最具名望和實力的Château Beaucastel 莊主Perrin家族替Château Miraval釀酒,第一個年份的一千箱2012年Rosé,數小時內搶購一空,一推售罄。明星效應?《Wine-Spectator》選它為2012全球最佳Rosé。

當年我提早四至六個月預訂,收到之後至愛親朋都送一瓶。那時Château Miraval的明星和marketing 光環,都不及現在,低調的光芒更合我意。它不是有了新莊主才是傳奇的,屹立在前古羅馬時期已開發的酒區,前莊主是法國爵士樂鋼琴家Jacques Loussier ,他玩的 “Play Bach”系列我愛不釋手,還在酒莊內設置了錄音室,Sting、Pink Floyd等都在酒莊studio錄過歌,其名為 “Pink Floyd”的Rosé粉紅葡萄酒,早已著聞天下。

Fleur De Miraval Exclusivement Rose 2(圖片來源:由筆者提供)

Fleur De Miraval Exclusivement Rose 2

2022年奧斯卡頒獎禮的大會喝什麼?Fleur de Miraval Rosé Champagne,Brad Pitt的酒,奧斯卡和合作多年的Piper-Heidsieck終於分手。不意外。“Brangelina”不再,離婚之後,Brad Pitt繼續他的釀酒之路,推出Fleur de Miraval粉紅香檳。因為非常喜歡葡萄酒,他經常和Chateau Miraval拍檔Marc Perrin一起喝酒,喝出不同的細微,便談到香檳之中,Chardonnay 與Pinot Noir的比例和處理,如何影響結構、香氣、風格;他們的酒腳之中,還有我深愛的百年小農香檳酒莊Pierre Péters的Rodolphe Péters。

每次一起喝精緻的vintage rosé Champagnes,他們都得到同一結論:偉大的香檳,尤其那些傾向Chardonnay況味及比重的,陳年所得的香氣格外嫵媚,但當中紅葡萄酒成份太重的濃重,往往打擾了酒的高逸及和諧。

Pitt、Perrin及Péters,三P一起釀Rosé Champagne的想法由是萌生。Brad Pitt開始尋訪,在香檳區的Le Mesnil-sur-Oger買入酒窖,他們便一起創立了世上唯一一間、專心獨釀Rosé Champagne的Fleur de Miraval。

簡單說,釀造rosé有兩個方法,一是調配法(Assemblage)、二是放血法(rosé de saignée ),前者在基酒混入5-20%的紅酒,後者以Pinot Noir、Pinot Menuir等深色葡萄的果皮萃取出不同程度的紅色,較費時、困難、也更細緻,Fleur de Miraval自然是後者。

(圖片來源:由筆者提供)

經5年努力,Champagne Fleur de Miraval ER1在2020年10月推出,ER即 “Exclusivement Rosé”,限量生產20000瓶,以75% Chardonnay 勾兌25% Pinot Noir。Chardonnay是多個不同年份混合成的基酒,以成熟的Chardonnay,配年輕的Pinot,不讓後者太喧賓恣意,結果好評如潮。老實說,單是三P串燒三兄弟之名,都夠賣了。

好喝嗎?是好的,不過我覺得定價有點太高(限量的玩法)。兩大釀酒家族壓陣,Perrin家族擅於普羅旺斯Rosé,Peters家族精於香檳,畢比特這個監製有兩大巨星擔綱,上演了一場好戲。Fleur de Miraval ER1我喝過一次,起初你以為白白黃黃千萬朵,愛著幽香未擬回,未幾輕閒的氣質漸過,一襲華麗香藹迎懷,玫瑰乾花和牡丹芳菲交織,再送上洛神花、山楂、清晝香薰草木間,夾靈動的礦物輕風,確是功架。

2021年10月,Fleur de Miraval ER2推出,我未有緣一嘗,看來荷里會的大卡士,喝的是出爐新作了,據聞要把高質再推到極致。Mar Perrin說釀Rosé像做糕餅師,從一開始,每個細節都得量得精準,分毫不差,不多不少的礦物,不濃不淡的香饒,靠terroir and technique分高下。我信。

不知恁地,沒有了Angelina Jolie,Miraval仍讓我想到她,她獨特的terroir and technique。有次她受訪時,被問到最喜愛的中國導演是誰,她答:「我很喜歡李安,但唔知算不算,因為他是台灣人。」結果一堆小粉紅理所當然又雖遠必誅,拍枱拍凳要杯葛人家的電影,不知是否也杯葛她酒莊出產的粉紅?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