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畢明|葡萄酒也NFT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3.92k views

畢明|葡萄酒也NFT

13.05.2022
Series:
好好生活
Tags:
NFT 品酒 專欄

有人邀請我一起搞「NFT葡萄酒」project,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問,搞些什麼呢?對方說:「我們一起想想吧。」哈哈。原來未有想法。如果整個計劃是我想出來,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除非你能提供一些實則、有意義的i參與、貢獻,否則為什麼要一起做。再說,極怕那些衝出來盲趕潮流的人。

葡萄酒也NFT?(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葡萄酒也NFT?

但NFT的確不止在digital art方面擊起千重浪,在葡萄酒界也有不少動作了。姚明的酒莊Yao Family,去年4月中把他的皇牌酒The Chop 2016與NFT掛勾,像收藏品一樣拍賣,跟量200套。去年7 月,Chateau Angélus也玩NFT,出售了一桶裝2020的Angélus,並以NFT證明了買家的擁用權,加多個酒莊金鐘標誌的3D digital artwork,最終被一位匿名買家以11萬美金投得。

我認為Angélus的整體做法比較高明,它的整個「NFT套餐」不單賣酒,且不像姚明以單瓶售賣,卻以桶賣,是比較少見的「零售」單位,增加了稀有性;此外它同時賣一個VIP經驗,買家可以親身到訪Angélus酒莊,追縱自己那桶酒的釀造進展,由葡萄採摘到試酒都包括在內,又可以有“a virtual tasting with Stéphanie de Boüard-Rivoal, Chateau Angélus CEO and Co-Owner, a personal wine pairing and cooking class with doubly appointed Michelin star Chef Alexandre Baumard”,等同再又令這套餐增值和增強獨特性。

姚明的The Chop,隨了強國人自己圍爐追捧,似乎看不到有其他太大的升值潛力。想喝酒,買2017的也可以,Napa Valley的酒,天氣相對穩定的關係,葡萄酒年份的差別不會太大,酒質不會差很多。另它不過是一般常見的瓶裝,很普通。NFT主要是確立酒的真偽,在信譽良好的零售店或上Yao Ming酒莊網店即可到真貨。定價US $425的酒,在NFT交易所OpenSea的Floor Price為0.32 ETH,以目前市價ETH=$2990計算,一瓶The Chop+NFT便要$928,值嗎?

葡萄酒也NFT?(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還是那句,千金難買心頭好,如果負擔得起,自己覺得值,買吧。(包括NFT)  如果是投資,就怎都要看回報了。說到現在,其實大家有沒有了解NFT多一點點?

2014年,一位名叫Kevin McCoy的Digital Artist與一位時為拍賣行顧問的Anil Dash,創造了一樣叫NFT的東西,為了令藝術家對他們的數碼作品有更佳、更合理的管理,不會因為一首歌、一張數碼圖可以被無限複製而變成一文不值。

NFT令數碼的東西,都有「原稿」、「真跡」的保證。一張證書都可以偽造,由於Blockchain技術的優勢,NFT同時做到了certificates of ownership及authenticity,仲要無法clone、無法hack。起碼到現在理論(及實際)上仍然係。

那麼葡萄酒與NFT有沒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和美滿的將來?最簡單,假酒猖獗,遺害不少,NFT首先可以幫葡萄酒界改善/打擊假酒,一個珍珠都冇咁真的保證,最靠得住。引申去任何造假最多的、任意複製、損害產權的行業、項目都非常有用。

又或者像Angélus,NFT了一次釀酒進程和品酒經驗,一些本來無法「具體化」的東西,又有了憑據。這個NFT本身未必可以升值,但對於擁有者甚具價值。

Angélus聰明的地方,更是透過這一個獨一無異的NTF,或日後開拓更多其他的NFTs,可以接觸到一批市場上的新玩家、染指全新的消費模式,活化了整個葡萄酒市場的對象版圖,將來為更多新的、年輕的購買力,推出更多度身訂造的葡萄酒鑑賞及服務也不未可知。

Ch. Angélus在這方面觸覺過人,沒有人做我做的追趕NFT潮流,卻知道要豐富自己的NFT價值,已從父親手上接過棒的Stéphanie de Boüard,本來是private bank的背景相信不無幫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