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畢明|試酒花 - 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 2021 tasting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710 views

畢明|試酒花 - 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 2021 tasting

29.04.2022

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 2021 tasting|去年,4月同日,我在香港Rosewood酒店,出席 Chateau Angelus 的En-Primeur 2020 tasting。我記得,一進場,就碰到Paulo (當然了,少不了葡萄酒界李嘉誠),然後,就見到劉校長,坐在我隔了一條小走廊的位置。今年,同月、同日,同是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換成了新一年的新酒2021,我已在台北。香港因疫情關係,仍不能舉行這類event。

試酒花 - 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 2021 tasting(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試酒花 - Chateau Angelus En-Primeur 2021 tasting

我走進台北文華東方酒店的會場,試酒會中無一張熟悉的臉,這感覺非常陌生。唯一的朋友,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臉,就是屏幕上的 Stephanie 和Bong(心中拚命say hi)。喝酒、試酒,見到朋友,總是更開心的。

什麼是En-Primeur tasting? 就是品試剛過去的一年,釀出來的新酒。酒莊們讓各新聞界、買家、酒商、零售商等,一起試試 “barrel samples of their latest vintage”。新酒,一般都未進入狀態,試的是潛力,看的是初步輪廓。從業界的反應和意見,酒莊可知市場的冷熱,從中參考需求量及價格的預算。沒有疫情,那就是一次人頭湧湧的大型speeding dating,大量業界人士,一起品試大量新酒,絕對會味蕾疲勞。

(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疫情之下,「酒花品試」都變成遙距齊zoom,酒莊把酒運到世界各地,可以群聚的城市,按當地社交距離限制准許,在一間酒店的宴會廳一起越洋對談品試,即場問答,熱鬧盛況當然非常有別。

喝著2021年的「金鐘」,那年到訪Chateau Angelus的愉快經驗又湧上心頭。

我和V在莊主de Boüard家族旗下另一間酒莊Château Clos de Boüard下榻,睡醒之後,對著偌大的莊園,吃了一個豐富的早餐,然後在那陽光普照的早晨,驅車到訪波爾多右岸的傳奇之一。接待我們的正是Zoom鏡頭中的Bong,我們一起試了Ch. Angelus 2011,之後還和莊主女兒Coralie及女婿Loïc吃晚飯。

(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那些年,我們還無累無憂,齊齊整整。誰料到世事,橫來疫亂,有些朋友,上次相見,已成永訣。亂世,有一樣東西是比較令人心安的,好酒、好的酒莊,如果天氣不太辜負,它便很少辜負你。如果張愛玲說:「人是最拿不準的東西」,酒反而比較忠誠。能給你的,它都會給,可以害羞,不會說謊。

多好,景物不依舊,Angelus和Carillon還是那麼優雅篤定,有時,你是需要那麼一點點、一小點,在疫亂浮躁、世道莽蒼中,找回一點點憑據。可恨,中場還是出現了一點技術問題,畫面沒有了,但我還是問了一條問題,關於Stephanie說今年多用了一點Cabernet Franc。比例比往年高,2019和2018分別是10%和15%,今年去到20%。

正是了,這年的副牌酒Le Carillon de l’Angelus特別深得我心,就是比重多了一點的Cabernet Franc,那高雅的backbone和潛藏的萬象芳菲,非常迷人。在紅寶石最深湛的色澤裡,精緻的黑果子氣非常可人,少少的橡木甜韻,滲雜一叢春天的花香,Merlot就是在酒花期,也不距人千里。

(圖片來源:筆者提供)

今年,是酒莊最後一年用上Premier Grand Cru Classé ‘A’  的身份,繼Cheval Blanc和Ausone宣布退出唔玩之後,Ch. Angelus也不再稀罕St Emilion classification的光環,右岸四大,如今只剩寂寞的Pavie,一人之境。(已有傳聞說評級機構將提拔新貴升班)

Cheval Blanc不玩這個遊戲,指明評級制已經偏離了‘the notion of identity and typicity’的原則,似乎暗示未夠班的也可擠身同列,甚不高興,恥於為伍;Angelus則直指它已充滿‘antagonism and instability’,之前因2012年Angelus被升級的官司打了超過十年(都是利益衝突涉嫌干預嗰啲啦),對錯恩怨都不易解了。

還好,當科技和世事都不似預期,酒,仍然沒有辜負你,酒,是否太可愛了?

紅塵放縱之中,我愛死那條backbon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