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KOL 將被它取代?三大虛擬網紅大軍與人類展開對決!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4.2k views

KOL 將被它取代?三大虛擬網紅大軍與人類展開對決!

12.09.2019
Series:
NewGenNewWave
Tags:
GenZ世代

日前,看到虛擬 KOL Noonoouri 在 Instagram 宣布與中國版《Vogue》和《Vogue Me》的合作聲明,雙方達成協議,該雜誌將獨家代理 Noonoouri 在中國的一切工作事宜。這個聲明一出不禁令我驚訝,看來虛擬網紅的力量真的不能忽視,並且日漸擴大,這是否意味著這些機械人將有一天取代活生生的 KOL?

1. 虛擬網紅Noonoouri 人氣速升 擁31萬粉絲

Noonoouri 是當今最火熱的虛擬 KOL 之一,在 2018 年誕生。人仔細細已經穿梭世界各地,與真人 KOL 一樣,出現在巴黎、倫敦和紐約等地看騷出席時尚活動是家常便飯;之前它更來到香港,穿著 Dior 服飾在維港和中環半山扶手電梯前搔首弄姿。她是創始人 Joerg Zuber 花費數年精心製造的虛擬人物,在 IG 上有 31 萬粉絲。

除了為各大品牌產品代言,Noonoouri 更是時裝雜誌封面常客,曾經登上法國版和中國版《Madame Figaro》,還有《Vouge》和《Glamour》等。還有,我更留意到它比真人更活躍於 IG,經常見它在各大品牌、名人明星、influencer 的帳戶留言,並在個人帳戶與粉絲互動。 樣貌明顯地是機械人的 Noonoouri 人氣已經直逼真人 KOL,那形象可以媲美活人的還不是更有影響力? 說的是Lil Miquela,還有來自日本的 imma。

2. 虛擬 KOL Lil Miquela居然有男朋友

現年19 歲的 Lil Miquela 在2016年由洛杉磯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 Brud 創造,該公司同時是虛擬黑人超模 Shudu Gram 的創造者。上年,在 IG 擁有160 萬粉絲的Miquela 更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網絡最具影響力人士」之一。與活人KOL一樣,Miquela 經常貼文分享自拍,又穿上最流行的單品拍攝ootd,2017年它更在Spotify 發行第一張單曲,並與其他名人、網紅出席不同活動。Miquela 不但緊貼潮流,更不時就社會議題發聲,例如曾經表態支持美國槍械管制及美國黑人運動,形象立體得與真人無異。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I am here. That is my truth. #MYTRUTH #MYCALVINS

A post shared by Miquela (@lilmiquela) on

今年 5 月,因爲 Calvin Klein 的 #MyCalvins 廣告,令 Miquela 人氣達至高峰。它與名模 Bella Hadid 為這個系列廣告壓軸出場,但令人最驚訝的是,Miquela 與Bella Hadid 親嘴!不少網民更留言說 Miquela 原來是女同性戀者,又為它出櫃而感到驕傲。最有趣的是,早前這位虛擬 KOL 上載了一張與男生拖手的照片,引起網民熱烈討論,有人說「還以爲你是同性戀!」,「這個男孩是誰?」,「機械人都有男朋友!我卻坐在這裡內心飲泣!」這個 post 竟然有超過 9 萬個 like,似乎虛擬 KOL 的私生活同樣具吸引力。

3. 虛擬KOL的後起之秀日本Imma

粉紅bob頭,白裡透紅的肌膚,經常在instagram帳戶上載出席品牌活動, 與不同名人合照 ,還有一系列的日本街拍……imma彷如真實存在,現坐擁14萬粉絲的Imma是虛擬KOL的後起之秀,是電腦圖像製作公司ModelingCafe的作品,像真度極高,但不知情的你會以為她只是過度P圖的真人。

明知虛擬世界是幻象 為何仍有捧場客

Noonoouri 和 Miquela 的成功,再一次喚醒我們對真實與虛擬世界界線愈來愈模糊的現象。KOL 們生活多姿多采,時常穿梭世界各地參加最時髦的活動和派對,大家追蹤是因為其紫醉金迷的 lifestyle;但為何明知虛擬網紅的世界是假的,還有興趣去追蹤?

Noonoouri 等虛擬網紅推介 Valentino 最新手袋、Marc Jacobs 香水,我們憑甚麼/為甚麼參考?明知它沒可能用過這些產品,廣告如令何令 target audience 引起共鳴?從而作出購物行動?

當然,品牌找虛擬網紅推介產品,自然有其理由,這不外乎是製造噱頭,看準其過百K的粉絲數目,讓產品reach到更多觀眾。還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虛擬 KOL的製作人力和成本低,又可以省卻拍攝前後的溝通,不必花時間拍攝、化妝整頭等,只需電腦處理,更重要的是,它們聽話,客戶可以為所欲為。

可是,新鮮感過後,作為一個機械人,what else?最初知道 Noonoouri 的出現,我也會在好奇心驅使下看看其 IG。然而,當我留意到它不時在我like的貼文上留言,坦白說,這令我有一種 annoying 的感覺。

    Tags:
    GenZ世代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