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歷代擁護女性主義的 Fashion Icons | 現代女性有這些優點嗎?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10.1k views

歷代擁護女性主義的 Fashion Icons | 現代女性有這些優點嗎?

12.09.2019

Coco Chanel、Loulou de la Falaise、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和 Halima Aden 這 4 位 fashion icon 來自不同的年代,她們有齊以上的優點,並分享著同一個顯著的特質 —— 勇敢。

時代女性應具備那些特質?自信?美麗?獨立?堅毅?Coco Chanel、Loulou de la Falaise、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和 Halima Aden 這 4 位 fashion icon來自不同的年代,她們有齊以上的優點,並分享著同一個顯著的特質 —— 勇敢。各人在事業、感情、身份方面遇上不同的挑戰,卻不畏強權、憑著意想不到的方式去回應,在個人領域上持續發光發亮。

1. 單憑勇氣與堅持 擁護女性主義佼佼者 —Halima Aden

2016 年,當 Halima Aden 穿著 burkini 泳衣和戴上 hijab 頭巾,代表明尼蘇達上台競選美國小姐的那一刻,她創造了歷史。Aden 成為第一位戴著 hijab 頭巾走上國際舞台的穆斯林參賽者。之後 Aden 簽約 IMG models,開展她的模特兒事業,革命性地成為首個戴著 hijab 頭巾走上天橋和登上阿拉伯和英國版《Vogue》的穆斯林模特兒。

在時尚圈,modelling 似乎是一份常常需要作出不同妥協的職業,不過這絕對視乎個人取向。作為黑人和穆斯林女性的 Aden,她對自己與生俱來的身份而感到驕傲,縱然這兩個身份在時尚圈都不屬於主流。然而這位來自肯亞的模特兒,明確地在模特兒經理人公司的合約表明,在任何工作場合她都要佩戴 hijab 頭巾。不難想像,這個條件無疑會限制她得到更多工作機會。 幸運地,Aden 的堅持令她成為時尚圈最受關注的模特兒之一,並登上不同雜誌的封面。

現年 22 歲的 Aden 出生在肯尼亞的難民營,在 6 歲的時候跟隨家人從索馬里內戰逃離到美國生活。她在《福布斯》的訪問中說道:「我獲得這份職業不是因為我有最修長的雙腿或是最漂亮的女孩。我能夠走到今天是因為我有勇氣,不怕做第一個。」她還提到:「不要改變自己,而是要改變遊戲規則。」

對於 Aden 來說,從無數雜誌封面到走遍各大時裝騷的天橋,她知道自己最大的影響是作為一個 role model 而非 supermodel。成名後的她亦不忘初心,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大使,為更多弱勢發聲,關注他們的權益。

2. 打破傳統政治女性著裝的要求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時裝能 make a statement, 到底是甚麼意思?美國政壇最年輕女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給了我們最深層次的示範。

別以為 AOC 以 28 歲之齡進入眾議院就把她歸類為人生勝利組,她絕對不是贏在起跑線。出生於紐約市貧民區布朗克斯(Bronx),她的父親是在布朗克斯出生的波多黎各人,而母親則是生在波多黎各。就像大多數美國年輕人一樣,AOC 也是靠數份兼職養活自己,完成學位。2018 年 6 月 26 日,AOC 以「政治素人」姿態,在美國眾議院選舉紐約州第14國會選區的民主黨初選中,爆冷擊敗了在任眾議員、眾議院民主黨主席 Joe Crowley,獲得了該選區的民主黨議員提名。之後,她在 11 月美國中期選舉中擊敗共和黨候選人 Anthony Pappas 勝出紐約州第 14 選區,成為美國眾議院史上最年輕的女性議員。

作為政客,AOC 和大多數政壇女性一樣,難逃傳統政治女性著裝的要求。在競選期間,就有政府官員對她的西裝表示不滿,認為來自低下階層的 AOC 不應穿著昂貴西裝。然而,作為新一代政治女性,AOC 透過個人化的打扮向外界展現她不一樣的思想和力量。她在就任儀式上,穿上白色西裝,配以鮮艷紅唇及大膽的圓圈耳環。之後,AOC 在 Twitter 發文談到自己當天的服飾:「我今天穿著全白套裝是為了向過去和未來那些為女性權益鋪路的女性致敬,紅唇和大圈耳環的靈感來自 Sonia Sotomayor(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她被建議在任命聽證會上塗低調的裸色指甲油,以避免受到審查,但她堅持塗了紅色指甲油。下次如果有人要布朗克斯區的女孩脫下大圈耳環,她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是為了跟國會女議員穿得一樣。」

還有,AOC 出席活動時紥了一條辮子,再次遭受抨擊,但她在 IG Story 作出了這樣的回應:「當我紥辮時,是為了向波多黎各人的非洲土著文化致敬。我來自拉丁裔家庭,當我侄女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不喜歡她那又厚又鬈的頭髮,這讓我感到懊惱。我不希望我的侄女被告知她們的頭髮或辮子『不專業』,這就是為甚麼我今天選擇紥辮子的原因——為了讓紥辮成為一件普通的事,並向我們的祖先表示敬意,也為了讓每個小女孩都知道,她們也可以紥辮進入國會。」

草根出身,屬於有色人種的 AOC 憑着後天努力,為自己在白人男性當道的政界取得一席位;除了透過政策幫助弱勢,又以端莊但反傳統的裝扮鼓勵小眾擁抱與生俱來的特質。在亂世當中,我們更需要像 AOC 這樣的人,堅持己見,永不退縮。

3. 打破宿命的富二代 成為 YSL 靈感繆斯 - Loulou de la Falaise

很多人知道 Loulou de la Falaise 都是因為 Yves Saint Laurent,因為她是聖羅蘭的好友兼靈感繆斯,更是他的左右手。

出生於英國的 Loulou de la Falaise 是名符其實的富二代,父親是法國貴族,母親是愛爾蘭人,曾為 Elsa Schiaparelli 的御用模特兒。La Falaise 在 60 年代隨母親移居紐約,那時候她是《Vogue》的模特兒,同時也為美國設計師 Halston設計布料。1966 年,只有 18 歲的 La Falaise 因父母之命下嫁愛爾蘭貴族,對生命充滿熱誠和抱負的她不甘只做闊太,一年後便與丈夫分居然後離婚。兩個名門望族的結合有助進一步擴展家族的影響力和社會地位,La Falaise 的決定無疑會損害家族名聲,並背負著四方八面的壓力,可是她仍堅持與命運作對。

因工作關係,La Falaise 認識了 Yves Saint Laurent,她與生俱來的非凡品味和獨特氣質吸引了這位時裝大師,並邀請她負責為品牌設計珠寶和配飾,從1972年搬到巴黎,La Falaise 在之後的 30 年裡,把自己的心血奉獻給 Yves Saint Laurent,並陪同好友走過最黑暗的日子。對於被外間稱為 Yves Saint Lauren 的靈感繆斯,La Falaise 作出這樣的回應:「對我來說,繆斯是一個看起來很迷人但很被動的人,我熱愛我的工作,從早上 9 點一直工作到晚上 9 點,甚至會加班到凌晨2點鐘,我不是個被動的人。」

4. 高舉女性主義旗幟 以時裝踢走不順眼之事 -Coco Chanel

Coco Chanel 的人生如戲,一生中無論愛情和事業都經歷大大小小的起伏,最終靠個人實力成功建立出時裝王國。別以為她平步青雲,事業上她面對著各種挑戰,特別是對手和媒體的毒舌批評,不過,勇字當頭的她從不認輸,憑著堅毅精神,每一次她都能戰勝困難。

Chanel 改變了女人原本的穿衣方式,讓她們從華麗不凡走向極簡主義,但香奈兒不是第一人,在她之前,有一位先驅叫 Paul Poiret。二人是事業上的競爭對手,但 Poiret 可以說是 Chanel 的前輩。不過,這位前輩對後輩絕不客氣,高調批評使用單面平紋布、寶石仿製品的 Chanel 設計為「寒酸的奢侈品」。可是天生強勢的 Chanel 沒有因前輩不留情面的負評而退縮,她說:「我選擇這項職業(時裝設計師),扮演革命性角色,並非想要打造自己喜歡的事物。我的最大願望是趕走時尚中那些我看不順眼的事物。」

另外,你知道這位國寶級設計師曾經也有被巴黎人輕視的時候嗎?在二戰爆發時,香奈兒關掉了自己的店舖,與情人前往瑞士。直到 1954 年,71 歲的香奈兒重返巴黎東山再起。然而,那時候 Christian Dior 已是時裝圈最炙手可熱的新晉設計師,他在 1947 年推出的 New Look 震撼了整個花都,人們都對 Dior 趨之若鶩;巴黎媒體對香奈兒的新系列反應冷淡,甚至對她進行猛烈抨擊,認為她趕不上潮流。遭巴黎人唾棄無疑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堅強的香奈兒沒有氣餒,她轉戰美國市場,美國人卻對她另眼相看,早在 1931 年,紐約和荷李活已經愛上她簡約現代的設計。

香奈兒對後世的影響遠超於時裝的層面,她創造了革命。當我們高舉女性主義的旗幟,早在上世紀的封建年代,她已經埋下革命種子,推倒一切對女性約定俗成的規則和要求。她自信、獨立、勇敢、時尚,這些特質,不是現代女性所追求嗎?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