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發生甚麼,都是人生的機緣巧合」|與法國影后Isabelle Huppert的獨家對談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Art
2.65k views

「發生甚麼,都是人生的機緣巧合」|與法國影后Isabelle Huppert的獨家對談

19.03.2020
Series:
EmpowerHer
Tags:
時裝 法國 電影

她對時尚及藝術的觸覺是與生俱來的,並賦予2020春夏高訂時裝多一層光環。在 Jean-Paul Salomé 執導的最新電影《老嫗好嘢》(La Daronne), 或在巴黎奧德翁歐洲劇院(Odéon)上映由 Ivo van Hove 執導的劇場《玻璃動物園》(La Ménagerie de verre),法國國寶級影后Isabelle Huppert的角色設計的確是引人入勝!

Tweed suit,shoes & socks by CHANEL HAUTE COUTURE

一頭紅髮的 Isabelle Huppert 穿著一件白線衫,赤腳坐在休閒椅上。由內到外都散發出演員氣息的影后,真實生活中卻如此低調。看著她,腦海逐漸浮現她曾經飾演過的各個角色:如《女人的故事》(Une affaire de femmes)經營黑市墮胎、道德盡喪的婦人,《鋼琴教師》(La Pianiste) 那歇斯底里的老姑婆,《波希米阿媽》(Copacabana) 至情至性的母親,還有《烈女本色》(Elle) 慘遭強姦的烈女。

Gold corseted tuxedo with armar in gold metal GAULTIER TIER PARIS HAUTE COUTURE

Organza and silk blouse, ruffled faille pants, and earrings by VALENTINO COUTURE PUMPS by GIUSEPPE ZANOTTI DESIGN

電影《老嫗好嘢》(La Daronne)劇照

在熒幕上,她可以輕鬆扮演沉默白女王,亦可以是難以捉摸的狂熱社會運動者。真實生活中,她常開懷大笑,擁有與眾不同的享樂主義和對喜劇的詮釋:悲劇總是會不請自來。電影《老嫗好嘢》(La Daronne)由 Jean-Paul Salomé 執導,改編自 Hannelore Cayre 的得獎小說,Isabelle Huppert 飾演的 Patience Portefeux 是一名為巴黎禁毒小組工作的法語-阿拉伯語翻譯員,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的失敗毒品交易中意外獲得一批大麻,隨後堅持為禁毒小隊工作,但最終悄然成為知名毒販。這就是所謂的“順手牽羊”吧!Isabelle Huppert 在戲中過足戲癮,非常享受當一名運送海洛英至 Barbès 及在中式婚禮上槍戰的包頭巾女毒販。 

Cotton and tulle trench, tweed jacket and shoes by MAISON MARGIELA ARTISANAL (JOHN GALLIANO)

 

透過訪談,大可認識這位渾身喜劇細胞的 Isabelle Huppert,了解她如何不斷挑戰自我,成為法國國寶級影后。

MADAME FIGARO 妳怎樣認識《老嫗好嘢》(La Daronne)?

ISABELLE HUPPERT:我是在法國文化電台上首次認識,聽說 Hannelore Cayre 這部小說剛獲得2017年的法國偵探文學大獎,所以我就跑去買了這本小說。當時,我與時任法國電影聯盟主席 Jean-Paul Salomé 馬不停蹄在宣傳 Paul Verhoeven 執導的《烈女本色》(Elle),他突然向我提及《老嫗好嘢》(La Daronne)。這是多麼美妙的巧合!亦是一個刻畫細膩、深不可測的角色,在拍攝過程中非常愉快,所有事情都順理成章。

M這是一部喜劇還是一部悲喜劇?

I:隨著劇情發展,劇本對女主角的刻畫越來越接近原著,有時偏向喜劇,有時偏向驚悚片。女主角是一個大騙子,她周圍的人全被蒙在鼓裡,包括由 Hippolyte Girardot 飾演的禁毒小組主管,同時是她的柏拉圖式戀人。這也是一個永遠不會出現在現實世界的美麗愛情故事。電影結尾,女主角的命運未卜。這位寂寞的女牛仔!關於她的一些東西保持神秘莫測。正如電影的本質!

M去年社交媒體上瘋傳妳在殺青宴上跟隨80年代經典舞曲瘋狂之夜Nuit De Folie跳舞片段

I: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想或者我們可以向前看,對吧?(大笑)。我喜歡隨著《瘋狂之夜Nuit De Folie》跳舞,無論如何,我都很喜歡跳舞。

M妳如何定義妳的幽默?

I:有時內在幽默,常常是嘲諷式幽默,哪怕只有您獨自一個人體驗它,能分享的幽默總是美好的。我對所有事情都微笑,這也是社交法則的第一條!

M孩子會繼承父母的性格。妳繼承了哪些方面呢?

I:毫無疑問是我的好奇心。我總是有嘗試不同事情的衝動,全賴他們的教導及我成長時的環境。

M妳說過一個角色不能自活起來,但演員會因角色而活起來,你有何看法?

I:充滿有機自主性的電影會定義一個演員,為他/她注入生命力,賦予一個獨特的身份。我相信這種力量會使演員的發揮勝於其自主的行動。我們總以為演戲就是往角色添加東西,相反,應該減少無謂的演繹,並讓這股力量牽頭帶動你的發揮。尤其像這部戲,當我們需要詮釋一個隨劇情不斷演變的角色。

Embroidered silk-organza tulle dress by GIVENCHY COUTURE

時尚?我看著它,觀察它,我因應自己口味和需求改變時尚。

在輕喜劇《王牌經經紀人》(Dix pour cent), Isabelle Huppert 工作時間表排得滿滿,但仍然設法參加時裝週。純屬虛構劇情?時裝週第一排的常客,Isabelle Huppert 非常重視時尚。有其父必有其子。曾祖母 Marthe Bertrandy 於1895年創立了 Sœurs Callot 時裝店,在歐洲貴族中非常受歡迎。 Marthe 最初只是一名鞋匠。有趣的是, Isabelle Huppert 演藝生涯亦是如此開展:在命運開玩笑般的眷顧下,她成為 Claude Goretta 指執導的《編織的女孩》( La Dentellière )沉默寡言的女主角,電影將階級鬥爭變搬到愛情片中。“時尚?我看著它,觀察它,我因應自己口味和需求改變時尚。”她喜歡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設計不受時間限制的作品。由 Nicolas Ghesquière (Louis Vuitton藝術總監) 到 Bouchra Jarrar (前 LANVIN 設計總監,現打理同名品牌),尊敬所有“對時尚擁有執著信念”的設計師,欣賞高訂時裝充滿詩意和未來感。堅信“衣服是自己的寫照”和“美麗的衣服可以令人隱形”。Isabelle Huppert 對時尚的定義無窮無盡!

《玻璃動物園》(La Ménagerie de verre)劇場照

M三月的時候,妳在巴黎奧德翁歐洲劇院(Odéon)出演由 Ivo van Hove 執導的劇場《玻璃動物園》(La Ménagerie de verre)。這個角色有何吸引之處?

I:這是一個母親的角色。她有虐待傾向,陰暗神經質,本質上就像所有母親一樣。劇場不是我的主意,是 Ivo van Hove 的主意。正如劇場大師 Robert Wilson,Ivo van Hove 的排練時間很短:只有三個星期。但是我欣然接受,無論排練時間長或短,我和戲劇導演 Claude Régy 合作時排練時間很長(編者註:後者於2019年12月去世),這次排練時間很短,我都沒有任何問題。就是這樣,不需要討論。

M:妳欣賞 Ivo van Hove 哪些方面?

I:正如大家所講,他是一位偉大的導演,他的作品與眾不同。我參與了在巴黎、紐約及阿姆斯特丹的所有演出,包括飾演瑪麗一世。比起在倫敦皇家國家劇院表演,或去年與Robert Wilson 合作的《瑪麗說了算》(Mary Said What She Said),我更高興能參演《玻璃動物園》(La Ménagerie de verre)。Ivo van Hove 多才多藝,我喜歡他與演員們所做的工作,他的傲慢和他對犯罪的詮釋。如果劇場是一個烏托邦,它首先必須是一個罪案現場。

M:曾和你合作過電影《仲夏家庭絮語》(Frankie) 的導演 Ira Sachs 表示:“Isabelle 的演出非常精彩,自然不造作你有甚麼回應?

I:“非常精彩”,這由不得我說,但“自然不造作”,這是我獲得的最高評價!很明顯,這並非零風險。大家有時需要更多清晰的指引!Ira Sachs 的風格是他注重還原現實感。我們忘記角色的存在。他說的話就是真理,他的作品定義我們的身份。 

M:在輕喜劇《王牌經經紀人》(Dix pour cent) 中,妳本色出演自己,出現同一天參與兩個劇組拍攝及接受一場採訪的瘋狂狀況,拍攝過程愉快嗎?

I:當然啦!我喜歡和劇集導演 Marc Fitoussi 合作,我們曾合作《波希米阿媽》(Copacabana)和《婚姻間奏曲》(La Ritournelle)。當然這次扮演的是誇張版的自己。即女演員會要求美國導演在時間無多的情況下增加其他場景……這點與我很相似(大笑)

M:妳會主動尋找妳想合作的導演嗎?

I:不會。在演員生涯中,很多道路互相交錯。命運和持續工作會帶領我們的步伐。航空公司如是,法國國家鐵路亦不例外(在沒有罷工情況下,哈哈)。

M:妳對於推演一部電影,然後看著它上映,有何感覺?

I:非常復雜的問題!正如驚悚片大師希治閣( Hitchcock )所說,畢竟這只是一部電影。從永恆觀點來看,這並不重要。從短期來看,這取決於電影…

《老嫗好嘢》(La Daronne)劇照

M:妳將自己定義為不知不覺地成為女權主義者

I:是的,有點像《老嫗好嘢》(La Daronne)的女主角,不知不覺地成為無政府主義者。當我開始成為演員時,我便選擇有自我存在意義的女性角色,而不受男性主義影響。這是我一開始就想要的東西。

M:妳最近說過:我們需要為婦女提供更好的經濟保護,為何有這說法?

I:這話題一點也不新鮮,但偏偏是事實。薪酬平等可保障女性合法權利。但似乎我們要等到2220年才能實現目標!這令人非常沮喪!

M:妳有考慮過減少電影產量嗎?

I:我在想甚麼,會發生甚麼,都是人生的機緣巧合。但我非常榮幸,能與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我為甚麼要放棄呢?

M如果有人告訴妳,妳是法國電影界之母,你會

I:我們應該對這名詞定義達成一致意見:聽上去悅耳,但卻不那麽容易理解。法國電影界之母?我喜歡被成為法國電影界之女兒……

Jean-Paul Salomé 執導的《老嫗好嘢》(La Daronne)於325日正式上映。由 Ivo van Hove 執導的劇場《玻璃動物園》(La Ménagerie de verre)於36日至426日在巴黎奧德翁歐洲劇院(Odéon)上映。

Text:MARGAUX DESTRAY

Photography:HUNTER & GATTI  

Stylist:AGNÈS POULL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