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N號房事件,我們憤恨、悲痛、責難,然後呢?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43.41k views

N號房事件,我們憤恨、悲痛、責難,然後呢?

26.03.2020
Tags:
韓國

這幾天除了持續關注疫情發展,另邊廂韓國 N 號房事件亦鬧得沸沸揚揚。主謀「博士」趙主彬讓韓國警方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處罰等相關特例法》規定,公開犯罪嫌疑人資訊,成為韓國首例公開性犯罪嫌疑犯的案件。究竟這次的事件,又引起了多少連鎖反應?

 

「安靜的孩子」為何卻是衣冠禽獸?

N 號房事件的主犯之一「博士」趙主彬近日現身道歉,25 歲的他如今雖是無業遊民,但也是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青年,還是慈善團體「愛之院」殘障人士支援組的組長。在校時期曾擔任雜誌社的編輯長,甚至寫過預防校園暴力的文章,也沒有傳出過有任何關於性方面的越矩行為,「就是到處都可以看到的那種一般很安靜的孩子」,是大部分認識他的人的形容。

然而,夜裡的他卻變成非法散播性虐影片和照片的群聊室所長,他的「博士房」也被稱為是 N 號房裡最猖獗,手段最殘忍的一個。很多人都為主犯是個看起來樸實無華的典型韓國青年而感到驚訝,只是「人不可以貌相」這句說話,無論在哪個時代哪個國家都是適用的,人性這回事終究是複雜,絕非三言兩語能說得清。

荒謬就藏在日常中

事件引起極大社會迴響,但別以為民眾聲音是一面倒的站在被害者一方,網絡上的海量言論,許多惡毒得你無法置信,也籍此揭示了很多藏在日常中的荒謬。

近日網上瘋傳某對韓國情侶的簡訊對話,女生因為叫男友簽署青瓦台請願連署而被對方冠上女權之名,更因此被分手,還好那個女生在傻眼之餘也不拖泥帶水,果斷斬纜。男方將轍頭轍尾的犯罪行為描述成單純的兩性問題,這已經不止是偷換論點了,再加上指責女方是女權的同時,他又何嘗不是父系社會底下的男權產物?

除了這位「前男友」,網絡上亦出現了許多「同聲同氣」的「受害者」,包括聲稱因為「太委屈」而無法入睡的 N 號房會員們。「我又沒有犯罪,只是交了費用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這也是錯嗎?」、「我認為女生們的錯誤更大。」、「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參與者們,居然還要懲罰嗎?」… 瘋狂嗎,這樣的言論確實比比皆是。而 26 萬會員又是怎樣的概念?韓國男性人口約為 2580 萬,意思就是在 100 個韓國男人中,就有 1 名會員,而他們很有可能就是你身邊的某個「正常人」。

但也別以為積極於反指控的只有男人,韓國一位在直播界小有名氣的網紅 YouTuber SHIDONGYI,就透過自拍影片侃侃而談她的「受害者有罪論」,表示「根本不需要去了解當事人的痛苦,因為這根本就是她們自找的啊。 」,聽上去就是那些主張「因為女生穿得性感暴露才會被侵犯」「因為她們沒有保護好自己、愚蠢、貪名圖利,才讓人有機可乘。」的人所說的話。只是,沒有同理心,也別落井下石,受害者只不過幸好不是你的親人,朋友,或是你本人。

韓國 YouTube 網紅 Shidongyi

而受到這起持續發酵的案件影響的,還有躺著也中槍的 IU。在這個「全國民都在操心」的時間點上,她因為在個人 IG 上載了早前拍攝的雜誌照片而被炮轟毫無同情心,留言中不少邏輯無稽的泄憤性發言:「未成年女生們被當做性奴,成了犯罪對象,希望你們這些藝人搞清楚這類照片對針對女性的犯罪影響力有多大。」「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發這種照片」,即便照片明明既不裸露也沒有性暗示,但因為她作為知名藝人,卻不像霸氣公開對方 IG 的前女團成員佳人,或是參與聯署的 EXO 成員伯賢與燦烈而被攻擊謾罵。

在韓國屢屢上演的性剝削慘劇

N 號房事件最終結果會如何目前還不得而知,以趙主彬的聰明才智,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但也不忘在記者面前道歉的時候扯上幾個達官貴人的名字,事件於是又朝向更詭異的方向推進了。回想起來,多少和 N 號房事件相似或同類的事件,在這些年來都從引起轟動到最後不了了之?那些潛藏的「趙主彬」,絕對不在少數。

2011 年電影《熔爐》所帶出的真實案件在當年鬧得沸騰,但最終人們記得的只有孔劉;去年勝利和鄭俊英等人的「夜店門」,如今也是不容樂觀的膠著狀態,而人們的關注點早已落在「Bigbang 睽違三年終於回歸」之類的話題上。

還有去年與「夜店門」幾乎同時發生的張紫妍自殺重審案,更是以上訴失敗告終。明明和 N 號房事件同樣得到大量網民聯署、韓國總統文在寅同樣下令徹查,但結果又如何?法務部屬下的檢察歷史委員會在去年五月的終審結果中,表明該案無法重新調查,file closed。世人都知她為何自殺,卻仍然無法沉冤得雪,那些「有頭有面」的禽獸們,依舊活在一片歌舞昇平中,而這就是我們身處的世界。我們還能期望 N 號房事件能有個公義的結局嗎?

電影《熔爐》劇照

 

N號房事件,不是最初也不會是最後

他在 N 號房中是「神」,但在現實中是個和社交脫節的獨家村;他聰明,亦因而狡猾。每個人埋藏在心底的地獄雖不盡相同,但往往有跡可尋,他是如何走向變態之路在這刻無庸深究,但肯定的是他背後還有成千上萬的他和他,畢竟一隻手掌拍唔響,有買才有賣。

回想那日回應記者提問的趙主彬頭貼著紗布,頸部戴著護具,據說都是在拘留所自殘所導致的傷,當時除了道歉,他還說了句「謝謝大家讓我停下了我無法停止的惡魔生活。 」讓我想起韓國電影《信徒》中,一段記憶深刻的對話。

「或許你不會相信,但我真的想好好過日子。」
「那妳幹嘛吸毒?」
「都怪這個骯髒的世道啊。」
「只有妳委屈?」
「只有我吸毒?」

他是施暴者這一點毋庸置疑,但他之所以成為十惡不赦的惡魔,或許也是無盡慾望與世道險惡交織下的惡果。

在爭取人權與平權的路上,從來都是場硬仗,我們心裡都清楚 N 號房事件不是最初也不會是最後的人間荒謬,在祈求加害者們早日得到應有懲罰與報應的同時,我們是否更要好好想想,該如何不再讓已成既定事實的慘劇變成入不了了之的死局?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