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Aokbab:新生代泰國電影最不可或缺的面孔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5.72k views

Aokbab:新生代泰國電影最不可或缺的面孔

28.04.2020

因應香港政府抗疫禁令,戲院「封關」超過一個月,整個四月全院空席,不日重開之後,會不會出現報復式追戲潮,還是經此一役對人際距離有了防範,入場意欲大為減卻,仍是未知之數。當絕大部分重頭商業片都紛紛延期避疫,於戲院停業前數天剛剛上映的泰國文藝電影《無痛斷捨離》可能是最大受害者。儘管媒體場獲不少影評人力讚,可惜電影甫開畫,戲院就匆匆熄燈,看過的觀眾不多。疫情下確實不建議入場看戲,但《無痛斷捨離》無疑是今年佳作,據聞有影迷選擇在戲院「封關」前瞓身撲飛,趕看最後一場,個人認為,他們應該都不失望。

炙手可熱的泰國女演員 Aokbab(茱蒂蒙翠莎容素欣)第二部在香港上映的電影。三年前的《出貓特攻隊》好評如潮,嶄露頭角的 Aokbab 可謂一炮而紅,衝出國際影壇。上過雜誌封面,做過 Chanel 亞洲代言人,記得當時還跟香港文青女神 Angela Yuen 經常同場,兩人私下交情不淺。不到幾年,Angela Yuen 已經消聲匿跡,Aokbab 倒是回來了,還帶著泰國新生代導演代表之一 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 執導的新作《無痛斷捨離》。

上一個十年,泰片總予人感覺粗糙,不是低成本恐怖片,就是笑點對香港人不怎麼到位的喜劇,賣點離不開三幅被:俊男美女、鬼怪、人妖。仍然抱持這種舊有印象的話,代表近年都沒接觸過新一代泰片。泰國本土電影業的發展,讓人想到十多年前的韓國,進步神速,早已不可同日而語。過去幾年,風評不俗的《出貓特攻隊》、《去吧!女神兵團》和《大佬可以退貨嗎》等票房大收之作,已標誌著泰國電影於製作水平、劇本質素上的躍升,如今《無痛斷捨離》這部打入主流市場的非商業題材,便做到既不驚險,不賣弄獵奇,鮮明的泰國電影色調下流露了淡淡的文藝腔。故事以「斷捨離」為題,藉著 Aokbab 對全球追捧的簡約生活態度,從盲目跟隨到有所懷疑,繼而探尋真正能夠整理人生的方式,小品清新電影的格局,對角色情感起伏的描寫,亦見細緻具體,慢調而帶有餘韻,展現普世文化深度,正呈現了泰國電影的新氣象,亦為影業轉型的一大里程碑。

《無痛斷捨離》劇照

除了電影本身的蛻變,香港發行商對泰片的處理亦跟過去大為不同。最明顯的是,終於不再硬生生改譯成港式片名和人名。過去為免水土不服,在香港上映的泰片都會額外添些港味,例如角色名字一律轉走本地路線,改成朝偉、曼玉、學友城城阿倫等,要故意跟明星撞名,劇情本身亦不時夾硬改寫本地笑料,迎合時令,是否會好笑一些、親切一些?對上一代香港觀眾可能有效,於我則頗為反感。 或者,是因為泰國人名過長,音節太多難以翻譯。像 Aokbab 的本名 Chutimon Chuengcharoensukying 是真的讀不出來,《無痛斷捨離》的混血男主角 Sunny,全名 Sunny Suwanmethanont 亦難讀難拼,但人名問題不是泰國獨有,不少國際超模和球星的名字同樣難拼,例如現役 NBA 希臘球星 Giannis Antetokounmpo,又例如,憑《竊聽者》拿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德國導演 Florian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但相對地,泰片近年已有改變,角色名字會特意改成單音節,遷就海外市場,像《出貓特攻隊》和《無痛斷捨離》裡 Aokbab 飾演的角色就叫 Lynn(琳)和 Jean(靜),而香港片商亦總算跟上時代,不再畫蛇添足,譯得簡而準,討好得多。

《無痛斷捨離》劇照

但不是每一部泰片能夠回到正軌,像排在《無痛斷捨離》之後,不日上映的《又要威,又要除頭盔 2》,片名仍是亂七八糟,懶「貼地」之餘,角色名字繼續是《人妖打排球》式譯法:偉霆、樂童、花姐、鼎爺。不是說鼓吹廣東話,就代表港式譯法一定更好,除了翻譯上不夠傳神,進一步而言,背後是更多根深柢固的種族成見。香港人普遍對英語、日語較熟悉,兩大語系的電影甚少有雙語版(兒童動畫另計),這可以理解,但其實法式浪漫愛情片、意大利黑幫片、德國諜戰片,還有波蘭政治片,甚至瑞典伊朗俄羅斯(通常只見諸國際影展),對雙語配音亦無特別需要,更不會朝偉、曼玉亂譯一通。然而,若是亞洲地區,像印度片、泰國片,名字與劇情的港味譯法普遍,雙語配音卻好像是必需的,甚至一度出現只有廣東話配音版的情況,對原聲外語版則敬而遠之。其實香港人到訪泰國的次數遠多過歐洲,對泰文應不陌生,而一般觀眾認識的法文、意大利文能有多少,不見得比泰文熟悉。電影翻譯上涉及的崇洋、崇歐洲語系而貶東南亞意識,就很明顯了。

《無痛斷捨離》劇照

這亦不只是香港的問題,泰國本地同樣都有嚴重的崇歐、崇白風氣,從語言到文化,亦深深影響了當地人的審美觀。 或者,Aokbab 作為新生代泰國電影最不可或缺的演員之一,除了天賦演技,還因為她以一張純正的泰國人面孔走向國際,打破了約定俗成歐洲就是好的舊有主流標準。憑著她的個人氣質和演員魅力,還有衣著舉止、五官輪廓,甚至那聽起來過硬的泰腔,都成為了她、也是泰國電影建立獨特風格的重要因素。正如《無痛斷捨離》的主題,當人人都在追逐極簡生活,盲目跟隨未必就是好,反而讓自己跌進一式一樣的俗套。模仿別人的風格,將家居、生活和自己的一切都改頭換面,到頭來,跟上主旋律的好生活不但更見空洞,同時失落了那些被扔棄的舊物、本質與自我。一帶一路曾經讓人迷失,我想,言簡意賅的《無痛斷捨離》以及今日的泰國電影,很值得每個劫後重生的香港電影人細味。

《無痛斷捨離》劇照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