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古老又強大的植物療癒法 —花茶、精油、花精的抗疫養生筆記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11.02k views

古老又強大的植物療癒法 —花茶、精油、花精的抗疫養生筆記

28.04.2020

這個四月的早上,空氣有點不尋常。曆記是春季,但濕度卻比往常稍低。有人在慶幸難得春風送爽,亦有人為氣候反常感到擔心。同樣活在當下,也可有不一樣的取態。

推開窗,微風送上陣陣草葉氣息,附近都是石屎建築,也沒有公園。這氣息,應是來自幾百米以外的小山坡。我同時感到喉嚨有乾,於是以馬來西亞的沉香茶,取代了平日最愛的肯雅咖啡做為早餐伙伴。優質的沉香茶,有點像綠茶加甘草,清清的、甘甜的,又有點薄荷的清涼感,滋味當然比混合花草茶更為和諧。

病毒仍肆虐,人人都孤心寂,相信沒有人會為此感到自在。

但誰個令自然反噬?
我們都應該心知肚明,既然目前只要好好待在家裡,就已經能幫忙償還共業,宇宙大能待人類已經非常不薄。

正想找本書來看看,就收到精神科醫生朋友的短信:

『疫病流行,在社交距離限制的這段日子裡,要是你偶爾會跟家裡的植物說話,那不用急著找醫生。可如果你聽到植物跟你說話,就要去找個醫生(我) 說說話了。』

如果我們能聽到植物說出人類的語言,當然是個不尋常的狀況。到時候,究竟要找醫師還是巫師,唯有視乎實況而定。這刻心想,倒是古代比較簡單,醫巫一同,如果結合發展至今,世界會如何?

只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些人類自找麻煩,把科學與自然硬性切割,分開發展,是得是失,只好留待時間和歷史給我們答案。

其實,植物能夠和人類或其他生物互動,自古以來就是平常不過的事。各地歷史文化中,都有草藥治療的存在。克什米爾價值好比紅寶石的番紅花、西藏的冬蟲夏草、長白山的野生人蔘等等,既是無比珍貴,藥用價值亦都家傳戶。說到以植物或基礎的療養體系,除了印度的阿育吠陀,中國醫草藥學說,也是保存得很好。

從前,只有皇室貴族專享的草藥植物療效聖典『本草綱目』,現在已成為與民共享的讀物。近年,這兩門美好的學問,亦開始重新與科學結合發展,相信不久的將來,定能造福人群。

至於西方科學研發的天然草本健康產品,更是不少城市人生活中必備之物。例如女性恩物月見草油、強身健體的大蒜丸,還有明目養顏的藍梅素等等,也都是從自然植物提取的。

一直有個很科幻的說法,地球上所有生命體都源自外太空,人類暫時未能與某種生命體溝通,原因不過是彼此未能找出可格式化溝通方式而已。又有說人類過度專注物質的滿足感,忽略了靈性生活發展,又自抬身價,自封萬物之靈,終於失去了與其他物種的聯繫。

香港著名作家科幻小說家倪匡先生就曾經以這個題材寫過好幾篇小說,例如當年非常暢銷的〖第二種人〗。時值上世紀,故事選材非常超前,講述由植物演化出來的第二種人,外表會隨情緒而轉色。他們雖有情緒,但是和平主義者,不會像第一種人(即人類) 般因貪婪爭奪資源,互相殺戮,破壞大自然。樹木人的腦電波比人類的強,能以波頻和氣息與通訊。加上同類連接,一棵一棵參天大木,表面看來各不相謀,其幾寸泥土以下,根基相連,互組而成一個地下網絡,在數十里外都可以互通消息,與自然共生。

令人驚嘆的是,這老故事竟與數十年後生物學家 George David Haskell 的著作〖The Songs of Trees〗 異曲同工。作者和他的團隊從城市到森林,走遍不同的樹木聚集區,以眼目去觀察,以冥想去感受,以科學去理解,詳細紀錄當中昆蟲和動、植物的生態,經年累月集合研究,終於在2017年以文字給讀者呈現出由草藤樹菌花鳥蟲魚所組成的第二種生命社交網絡實況,細緻解究當中的和諧與衝突,讓人知道,植物也是有感受的。

其實這也不能理解,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在森林裏面有很多植物具有自我活動能力,能夠獵殺昆蟲作為糧食。而最新研究顯示,植物除了這些神經感受,還可以透過根、莖、葉和花,用氣味、感應甚至乎聲音互動。不同的植物,根與根本相連接,就像一個網絡發達的小運河,植物菇菌,彼此滋養著對方,大樹庇蔭著花草,讓攀藤賴以為生,彼此尊重著生命,或薄霧之下,或微風之中,和諧地合奏出森林之歌。而近日熱門的氣溶膠(Bioaerosol) 一詞,在他筆下顯得既迷幻詩意又科學理性。

當看過以George David Haskell視點出發的動植物世界之後,就會更加明白為甚麼綠色會象徵和平,為甚麼花草能療癒人心,為甚麼有人看到火燒山林會明白大地很痛。

植物於大地之母上與各種生物的關係,就是如此緊密。至於,人類的狀況嗎?究竟是所有物種把人類排之於外?還是人類自行切斷與其他物種的聯繫?
就留待看官自行定論。

看來,目前為止,植物可以沒有人類,人類的生活卻不可以沒有植物。

能量治療師Phylameana lila Desy 提出,當人覺得不被愛的時候,就去擁抱一棵樹吧,樹木會無條件接納你。其實,除了抱樹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方式,可以從植物中獲取能量,達到療癒的效果。伴隨著人類對親近自然的渴求,植物精油花療(Essential Oil) 已經非常普及,玫瑰花香催動情緒,薰衣草使人放鬆,薄荷醒腦提神 …在芳香的氛圍中修復身心靈,可說是大自然送給人類最浪漫的療程。植物精油雖然效果顯著,但因為單方濃度很高,使用時需要注意的細節亦不少。

 

另一種植物療劑–花精(Flower Remedies) 的使用方法,相對就親民得多。花精療癒系統最初由英國順勢療法醫師Edward Bach於1930年左右研發並發展,至今已衍生出各種品牌和療癒制式。花精主要成份是花露和酒精,一般沒有香味, 主要作用緩解負面情緒,可以單方或複方使用。

在這個時刻,花草樹木未必能夠幫你消毒殺菌。但如果想以自然之力抒壓解鬱,強身健體,這裡倒是可以分享幾個植物療癒方案。反正宅在家沒事做,大
不妨網購材料試試看。

(1) 口感溫潤的接骨木花茶,能有效緩和感冒症狀和各種氣管敏感症。細細小小的白色接骨木花,據說,以德國和意大利產品最受歡迎。

(2) 金銀花、菊花份量各半泡茶,冰糖及片糖份量各半調味,可口潤喉之餘,又能清熱解毒。 如此時勢,還是好好保護呼吸道至為上策。

(3) 尤加利葉精油和茶樹精油價格親民,能有效驅趕蚊蟲,幫助防止細菌散播。春天將逝,夏蟲始動,不想殺生,可以試試自然天敵驅蟲法。

(4) 貴重的永久花油,是歐洲很多家庭必備的單方精油,亦是不少複方藥效精油的必備元素。與底油(例:茶花籽油) 1:100 稀釋居家備用,有助止血和加速傷口恢復。春夏之時,熱氣上火生唇瘡,可快速療癒。

(5) 花精中菊苣可以舒緩空虛寂寞感,龍膽草則是對應低落狀態的良方。在疏離不安的日子中,為人打氣打氣。

*使用時請先詳閱相關產品介紹,孕婦及長期病患者請先向相關專業人士查詢意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