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時尚獨立 唯一出路?︱繼YSL後,Gucci也退出時裝週了。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叔.叔》區嘉雯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FigaroTalk with Ashley Lam
#FigaroWorkshop 1分鐘學法式鹹批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7.28k views

時尚獨立 唯一出路?︱繼YSL後,Gucci也退出時裝週了。

25.05.2020

繼YSL宣佈將會缺席9月的時裝週,Gucci亦為我們迎來一道重擊,其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 在官方IG發出這兩個月的日記,在5月3日的一篇提到「我將會摒棄令人疲憊的季節性習俗,和展示出新的節奏,以接近我的表現力。我們一年中會相遇兩次,跟大家分享故事的新一頁。」稍後,Gucci將會舉行線上記者會,解釋是次決定。

新冠肺炎震撼著整個時裝行業,世界各國的工廠已停止全部生產線,強迫商店關閉,取消了任何活動,時裝界徬彿進入一個停擺狀態。但同時令設計師覺醒,重新審視行業中急促的時間表,和推出過多產品,所以藉著疫情整頓舊有的制度。不過,現時疫情多個品牌仍需依賴社交平台,故改變則是後話。

Dries Van Noten

除了YSL和Gucci決定奪回自主權,日前,設計師Dries Van Noten亦發起聯署,希望重新調整時裝週的時間表,當中Thom Browne、Marine Serre、Craig Green、 Tory Burch、Paco Rabanne、Carolina Herrera 和 Nina Ricci亦是其中一員。而信中提到兩點,就是調整售賣夏季服裝為2至7月,而8月至1月則售賣冬季服裝,讓時裝界與現實世界同步;還有改變折扣季節為1月與7月。

不論是YSL、Gucci或是Dries Van Noten,無非是在控訴時裝界推出太多系列,有早春、早秋、春夏 、秋冬和春夏、秋冬高級訂製,一年6季,不但令設計師壓力大增,而且每季上架兩個月,很快又再推出新一季,令大家只等到減價時段才買,這不但對買正價的顧客不公平,還令設計感到不被尊重;最重要的是,製造太多不必要的產品。雖然,是次聯署得不到大集團LVMH和Kering支持,但仍感受到時裝界求變的決心,亦算是一個好開始。

Virgil Abloh

話說回來,現時只有Kering集團宣佈缺席,確定時裝週會否取消,還需等待LVMH集團旗下品牌LV、Dior、Fendi和Celine的決定呢!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