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疫後虛擬世界,親愛的人還會有生離死別嗎?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叔.叔》區嘉雯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FigaroTalk with Ashley Lam
#FigaroWorkshop 1分鐘學法式鹹批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3.51k views

疫後虛擬世界,親愛的人還會有生離死別嗎?

10.06.2020

有人說,現在像世界大戰。

說的當然不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而是人與大自然之戰。

人類也專橫得太久,共業力無比地強。顯然,宇宙法則正對此作出回應,你們要強橫霸道,就以強還以強吧。人對大地無情,大自然就來反噬,釀出了個超強病毒出來。一時三刻,草木皆兵,就連個包裝蔬菜,都可以攜毒侵害。管你人類歷史多少年,有哪個偉人給你留下甚麼絕世兵法,眼下面對的,是真病還是假毒。總之,逃不了的,就是逃不了。借個變幻莫測的病毒來告訴大家,共業的性質就是眾生承受,因果不虛。

如果人類還當自己是自然的一份子,一家一心,自會有和諧合一的解決方法。偏偏在潛意識的驅動下,人人口裡聲聲句句仍是對抗與毀滅,與自然宣戰之心難禁於口。少數之人,唯有祈求大家小心行事,以免我方全軍覆沒。 可以看到專家們已經非常努力,遺憾直到目前仍未有對應方法。恐懼的氣團阻止了人類的活動,本來親近的人被迫分離。看新聞,因為保護隔離措施,各地有不少人被迫分離,只因陰差陽錯,孩子要與父母分開,愛侶們要出演雙城故事,失智老人隔著屏幕認不出自己的子女,還以為自己被遺棄,還有病人孤獨辭世,生者近在咫尺,卻被迫錯過摯愛的最後時刻,無盡唏噓。

面對生離死別,可說是人生的重要課題。回首,無論哪一個世紀、生活在哪一片土地上的人,都逃不過這必修課。

從前的人,或因兵荒馬亂、或因家族情仇,最後被迫分開。老電影中的主角臨別時,會問對方:「我們還會再見嗎?」一切盡在不言中。天大地大,距離無法縮短,命運中亦有太多未知。

面對分別,可以做的,就只有趁對方還在眼前,好好擁抱著。把頭埋在他的髮邊,與他同步呼吸,記著他的氣味,用心去感受懷內二人獨有的溫度與質感。一刻,就是永遠。那時候,生離和死別的性質可能很接近。幸運的話,兩人還可以靠書信來往一段日子。但若果遇上什麼環境變遷,聯繫就會中斷,即使雙方有心維繫,環境變,方式變,也不易於一直追蹤。往後的日子, 除了聽候上天安排,就只能期盼偶然之間在共同相識的口中得到對方一點點的音訊。

生離與死別,其實差不了一線。

早兩代人若要分別,情況可能好一點。最熟悉的取景地莫如機場,兩個人握握手、拍拍膊頭,說一句:「記得給我打電話。」然後,海角天涯,就靠話筒傳聲,幾多冰冷的寂寞長夜,話音是暖流。

來到這一代,面對分別這回事,等閒得多了。多得光纖出現,即時通訊的設備形形式式。想用話音抑或面談溝通,任君選擇。無懼相隔十萬八千里,只要掃一掃螢光幕,想見的人就立即出現眼前。所以,當人要遠去,沒關係,大家還可以視像見。明明分開在兩個地方的人,就靠網絡,對方就可以無處不在。閒來可以聊天又可以見見面,轉轉鏡頭,還可以一覽對方的生活環境,一邊談天說地,一邊又可以觀察一下對方的生活細節,微處取材,從中擦出交流的火花。這的確是科技上偉大的突破。一些無奈相隔的人,在掛念對方的時候,能夠透過科技即時會面通話,當中的距離和限期,就好像可以頓時縮短了。

 

近日疫情肄虐,虛擬視像通訊更加廣闊普及。在此之前,商業機構早就把跨境會議搬到虛境實行。視像互動式業務推廣,亦造就出許多身價千萬的KOL。業界認為,目前不過只有極少數人應用了這些技術,未來網絡視像互動,還有很多發展的空間。不過先機先機,就趁世界混亂,先大力推銷網絡教學。有了虛擬的世界,老師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講學。學校、課室可以暫時消失。有什麼需要展示,就丟出一個虛擬材料包。專心的學員能同步打開資料參詳參詳當然最好,另一些不小心的、不留神的,就留著日後備用。反正老師就盡了責任,後來的事就交由同學們對自己負責好了。即使主任老師因為各種原因未能一眼關七,無法透過鼓勵和激發去驅動某些落後同學們的學習動機,失落的學子,仍然可以靠自己跑到終點。

 

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有教無類。

展望將來,其實可以連教授和老師都功成身退。超級電腦蒐集各行各科的資訊,打造一個十級強勁材料包。然後,設計一個萬世景仰的虛擬的人物,再針對不同的需要,配上各種背景,放到網絡上,世人就可以隨時隨地享受學習的樂趣。從此,父母們大概都不會執著孩子是否因為看動漫而影響學業,到時候,動漫就是學業本身。同樣地,學生都可以隨時隨地上課,不管是身在睡房,還是正坐公車,只要有心上課,掃掃屏幕,在軟件中找個圖畫,加個背景,哪裏都一樣是課室。

須知道,出席, 就是最大的尊重。

 

還有,醫生看病也可以隔著螢光幕處理。病人不需要舟車勞頓,同時也可以減低醫務人員的風險。當然,業界未來的目標應該是先由超級電腦應診,並即時按照病患症狀分析病情發展傾向。希望到時電腦能夠同時懂得考慮病患的生活細節,以及家族生活故事,這樣的病理分析,準確度應該可以很高了。最好超級電腦程式還可以應用到電腦配藥系統,減低配藥單位的出錯率,亦可以減省配藥人員的數量。至於醫生,必要時才出現把關吧!可以想像得到,見醫生的機會,可能比見天王巨星還要低。

說到天王巨星,既然目前已經有那麼多虛擬模特兒,相信要打造一個虛擬巨星,應該都毫無難度。到時候,看巨星演唱會和看動漫人物演出,應該沒有太大分別。

人類把生活搬到虛擬場景,好處多多,數也數不完啊!至於不好的,其實亦無需一一詳列。反正無論甚麼缺點,最終都一定會有專家負責改善過來,科技的親戚就是進步啊。只要定出了發展的方向,積極的人自然就會朝著目標進發,一步一步的踏碎缺點,行到終點。

問題是,人類為什麼要把這個方向定為目標?

放棄實體互動,轉向在虛擬的世界以新的虛擬身份過日子?

寧可接收表情包情緒罐頭,也放棄去細味真實的感官的感受。

問心,你真的希望拋棄生物實體互動時深刻的情感交流與共振?

然後,當掛念一個人的時候,只抱著屏幕就滿足?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