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告別偶像派,褪去青澀後的判若兩人 —— 鄧麗欣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叔.叔》區嘉雯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FigaroTalk with Ashley Lam
#FigaroWorkshop 1分鐘學法式鹹批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Art
23.89k views

告別偶像派,褪去青澀後的判若兩人 —— 鄧麗欣

18.06.2020
Tags:
電影

最近因為《金都》正式上映,身邊許多人開始談論女主角鄧麗欣,都覺得她脫胎換骨,令人耳目一新。從那些年的青春偶像歌手,到這些年香港難得一見的成熟演員,不但洗脫稚氣,多了歷練和深度,連整個人的氣質都有了改變。《金都》這個發生在太子金都商場的故事,似遠還近,的確讓人想起曾幾何時「旺角活地亞倫」葉念琛一系列都市愛情作品裡的阿寶。那年沉溺於戀愛猜情尋的阿寶,今日《金都》走向中年,向婚姻說不,探討女性獨立自決的阿芳,兩個南轅北轍的愛情故事,但同一張臉孔,鄧麗欣的演出可謂判若兩人。出道十多年,我曾經以為鄧麗欣已經太為人熟悉,或者被看得太多、被看厭,再看不到驚喜,如今要收回這句話。換上淡妝,在演員之路轉身,原來她已洗練出一副新的模樣,偶像派的 A 面以外,尚有未被發現的 B 面。

《金都》劇照

對於鄧麗欣的記憶,其實早在葉念琛鏡頭下的阿寶之前。跟我年紀相若的八十後,中學時期都一定唱過無數次「又不是八十年代」。早在 2002 年成軍的女子組合 Cookies,曾經被喻為港版 Morning 娘,同學們在 K 房例牌必唱派台歌〈心急人上〉,而又總會談論她們之中最愛哪個,哪個最靚、最有「星味」。作為「曲奇隊長」的鄧麗欣,當時有些同學甚至只記得她叫 Stephy,毫無疑問,女子偶像組合的 Center 總是特別受歡迎,但依稀記得班上男生比較喜歡 Theresa 傅穎,我則一直迷戀 Kary,即是還不是吳雨霏的吳雨霏。有關鄧麗欣和傅穎於 Cookies 年代的明爭暗鬥以及各種不和傳聞,如今想來已成追憶,仍然印象深刻的,可能是她們有份參演的無綫電視劇《戀愛自由式》。經典之中的經典,劇中大部分演員如今都不再活躍於演藝圈,亦不知去了哪裡,包括傅穎。

Cookies

但鄧麗欣例外,其他人早在 100 米、200 米衝線,誰會想到她是長途泳賽選手。

 

曲奇年代,鄧麗欣第一部主演的電影,當然未到「旺角活地亞倫」,而是擺明車馬的自家偶像劇《九個女仔一隻鬼》,由 Cookies 九人組主演,而那隻鬼,即是剛剛出道「鬼鬼地」的陳冠希。劇情完全不記得了,應該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很喜歡鄧麗欣唱的主題曲〈不要離我太遠〉。鄧麗欣歌藝普通,但黃偉文的詞填得很淒美,亦是這首歌一直存在於我中學生涯的 mp3 機裡的最大原因。後來黃偉文在紅館開作品展,〈不要離我太遠〉都在他的最愛歌單之中,但唱的人不再是鄧麗欣,是陳奕迅。歌確實好聽了,情感昇華了、迴腸盪氣了,但鄧麗欣原曲裡的少艾情懷去而不返,就總覺得沒有以前那麼真摯青澀。

《九個女仔一隻鬼》劇照

Cookies 風光了幾年過後,便分拆成四人組,變了餅碎,亦同時分開發展,我最愛的吳雨霏轉型搖滾,繼續在 K 房紅了一段時間,傅穎好像一直忙著出寫真集,Miki(楊愛瑾)除了有好幾個緋聞男友,便真的沒有印象。至於鄧麗欣,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她從「曲奇隊長」變成港式愛情片導演葉念琛的御用女主角阿寶,跟方力申一起拍過好幾部試愛、最愛、好好愛、十分愛,兼合唱情侶主題曲。但坦白說,我不是「旺角活地亞倫」的粉絲,對於鄧麗欣和方力申的離離合合十年愛情長跑,亦沒有太大興趣。除了記得鄧麗欣上過方力申擔任節目主持的〈美女廚房〉,亦上過大陸發展,拍過電影、出過唱片,最難忘的一個畫面,反而是單飛之後的鄧麗欣,開過絕無僅有的一次個人演唱會。就在演唱會上,由她自己一個獨唱「又不是八十年代」,沒有其他 Cookies 成員和音的〈心急人上〉,只有她和幾個男舞蹈員邊唱邊跳,但舞台彷彿大到每唱一段走一次位都走不完。當初讓人過耳不忘,熱鬧、歡樂和青春的派台主打歌,幾年之後,既暴露了鄧麗欣的單薄聲線,亦令人聽得無比尷尬,有種說不出的落泊。而我覺得鄧麗欣在浮浮沉沉的演藝圈裡捱得很痛苦。

那段時間,鄧麗欣是一個人氣偶像的悲劇,無論是她的感情生活還是事業,都完全受公司支配,就好像一個聽教聽話的扯線娃娃,她不是當歌手的材料,無法選擇自己的演員方向,缺乏出眾才華,對工作沒有太多熱情,只是還有一點年輕、美貌,還有一點市場價值。

 

如是者,過了好幾年,樂壇也好,演藝圈也好,幾乎換了一整代人,許多人已經不記得鄧麗欣。只是熟悉這個名字,但再沒有期待 —— 直到我看見《空手道》的電影海報。剛從大陸回港發展的鄧麗欣,同一年拍了三部電影,杜汶澤執導《空手道》、張經緯的《藍天白雲》,還有火火的《女士復仇》。三部電影,無論是電影風格、類型和故事題材都完全不同。一個專業演員作出這種多向嘗試,並不意外,但她是鄧麗欣,一個過去十年你都以為她只懂得談情說愛做阿寶的偶像派女星。《空手道》電影海報上的鄧麗欣,半邊臉是血跡,另一半是汗水,這並不是一張為人熟悉的漂亮面孔,她居然飾演一個重拾人生鬥志的空手道女子。原來 A 面並非她的全部,鄧麗欣——餅碎——阿寶以外,作為演員的她,尚有 B 面,還可以有其他可能性。

《空手道》

在《空手道》上映之前,跟鄧麗欣做過一次訪問,讓我對這個認識了十多年的名字,有所改觀。談及轉型與未來的發展方向,她說得很淡然從容,偶像歌手總有一日會變得過時,但演員可以不受年齡限制,即使老去亦可以繼續演戲,對她來說,今日仍然處於年輕階段,她只是一個剛剛起步的演員。我確實被這一句演員的自白打動。柴娃娃九個女孩唱著「又不是八十年代」的時候,一個人開演唱會的時候,炒作感情緋聞拍電影的時候,過去的她並沒有流露過這種堅定而清澈的演員自覺。

 

在《金都》裡面,全世界都覺得鄧麗欣飾演的阿芳年紀不小,除了結婚,都認定了她的人生再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但從《空手道》走到現在的《金都》,正正就拓闊了鄧麗欣——餅碎——阿寶以外的其他選擇、其他未來的方向。當別人不察覺的時候,相信她有默默苦練過那些轉身的動作,原來她比大家想像中更有挑戰長途賽的鬥志。

回憶裡的鄧麗欣,跟今日的鄧麗欣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但回憶不一定是最美好,我還是比較喜歡今日的鄧麗欣,那個 B 面的她。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