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與 Chanel 時裝藝術總監談疫情下的時裝界:「我從不熱衷於那些極盡華麗的 Runway」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12.09k views

與 Chanel 時裝藝術總監談疫情下的時裝界:「我從不熱衷於那些極盡華麗的 Runway」

09.07.2020

對時尚產業來說,2020 年是極為嚴峻的一年。 Chanel 早在三月已宣佈,取消原訂於五月初在意大利卡布里島(Capri)2020/21 Cruise 度假系列的發佈活動,並在疫情漸緩的六月將系列改為線上發佈,讓餓壞了的慾望重新找到寄託,帶頭喚醒這個沉睡百日的時尚圈子,標誌著重啟奢華時裝工業運作。

 

20/21 秋冬 Haute Couture
再度移師線上的系列發表

繼 Cruise 系列之後,Chanel 的 Haute Couture 系列再度移師線上發表,釋出由瑞典攝影師 Mikael Jansson 掌鏡的一系列造型照及影片,將叛逆與搖滾滲入到品牌一貫的優雅形象中。而這個系列的靈感,正正就是來自已故前藝術總監 Karl Lagerfeld。

 

與 Karl Lagerfeld 共事三十多年,以往鮮有公開接受訪問的 Virginie,在這個非常時期獻出寶貴時間,跟我們法國總部的《Le Figaro》進行了一次深度訪談。 正在位於巴黎 rue Cambon 的工作室裡為度假系列進行最後衝刺的她,戴著口罩迎接我們,眼裡帶著笑意。分享這個在亂世下發佈的系列,以及她在巴黎封城期間的生活並探索整個行業的未來。

Leila Smara for CHANEL

 

F:Le Figaro
V:Virginie Viard

F:原訂五月初在意大利卡普里島(Capri)展出的 Cruise 系列,最後延遲了一個月並改為線上發佈。你是甚麼時候開始復工的?

V:我在 5 月 4 日回到工作室。封城期間,除了進行視像會議之外,顯然我都沒有辦法工作。然而,在 Capri 展出 Cruise 系列的想法,從一年前就出現在我的腦海中,當中有許多靈感都來自於 Karl 曾拍攝過很多次的馬拉帕爾泰別墅(Malaparte Villa)。我原本考慮過要辦一個展覽,去展示他和 Chanel 的作品。而最重要的是,我希望這是一場小規模的戶外活動,就在這個陡峭又難以抵達的隱蔽小島上進行。在我的想像中,這次的模特兒會比平常少⋯但現在事實證明,不會有任何模特兒!(笑)

 

”This collection is particular because it exists in such a unique moment where we feel fragile”

 

F:全盤計劃告吹了?

V:沒錯,這是 Michel 告訴我的第一件事(註:Michel Gaubert,與 Chanel 長期合作的音樂工程師兼業餘撰稿人)。但奇怪的是,這次的挫折並沒有太影響到我想要在各個層面上縮小系列規模的想法,包括只發表 51 個造型(一般會有 70 個)。這個系列將一些我們喜歡的香奈兒元素通通丟進行李箱:刺繡泳衣、雪紡上衣或圍裹裙、棉呢長外套、一對草織或帆布涼鞋⋯ 黑色、粉彩、粉紅;簡而言之,就是一個能讓人聯想到 Capri 優雅度假的衣櫥。我的創作主要是建基於「感受」,而不是「概念」!換句說話,我是不停體會思索,有時也頗困難…

意大利卡普里島

 

“I didn’t want to see my name in the press every two seconds”

 

F:在為別人工作了這麼長時間後,你要如何貫徹自己的個人見解?

V:我不會問自己這些問題。這無關於我本人,而是關於 Chanel 該如何延續。不過,是的,我的確與 Karl 有著不同的看法。我的話,是沒有機會穿得古靈精怪的。(笑)有時他會擔心自己走得太遠,但他的想法到最後總是很出色。封城期間,我從未停止想念 Karl,還有我的父母,他們都曾經是醫生。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時間去想念他們,所以我也不全然是難過的。

 

F:當所有事物都幾乎陷入停頓時,你要如何發佈一個系列?

V:其實很多事情早已在進行當中,這也是我們和 Karl 一直以來的工作模式。當一個計劃正在進行的時候,我們往往已經開始著手下一個項目。我們會為系列提出想法,然後紡織總監 Kim Young Seong, 她為 Chanel 工作的日子和我一樣長,會去不同地方進行考察,並且開始準備布料。因此,在五月初我們已經準備好所需的素材。實際上,這是我們第一次決定將所有未使用過的東西匯集在一起,包括庫存中的一些線和鈕扣… 我們的工作室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小型百貨!

早前我去了一趟 Chanel 門市,看看那些在疫情中被犧牲掉的當季製成品。我一直在想這些生不逢時的作品,以及那些無法前來購買和穿上它們的顧客。於是我對自己說,我們必須給 2020 夏季一次機會。因此,它將會和 Cruise 系列一起,在十一月重新發售。老實說,我真的很喜歡將兩個季度衣櫥結合在一起的想法。 我一直都想不透,為何我不可以穿去年 Cruise 系列的白外套,如果那是我最喜歡的單品?

當大多數人都忙著追逐時尚,Virginie 卻一針見血地提出了質疑。究竟甚麼叫做「正常」、怎樣才是「正確」、甚麼又是「應該」與「不應該」?或許,這是世界透過疫情為全球人類上的一堂課,也給了我們反思的機會。

 

F:你說過,這個系列對於負責製作的工匠來說也非常重要。這和你出身於布料生產商的家庭背景有關嗎?

V:也許吧。我一直都很留意供應商們的情況,以確保他們都能正常工作,Karl 也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應該要更關心他們,在這六個月,許多生產線都無法運作,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夠恢復正常,但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系列必須要在十一月中旬交付,因此,製造商將在整個八月開始生產工作,以便能在秋天再度準備就緒。我們剛剛開始籌備的高級訂製服系列也是如此,即使我們還不知道將與哪些工匠合作,但我們確定會在七月七日準備好展示它。

 

F:今次 Cruise 系列以影片方式發佈,可以分享構思?

V:是以我心中的故事為藍本拍攝的。就像我說的那樣,儘管和 Karl 一起辦騷很有趣,但我從不熱衷於那些極盡華麗的 runway。有時他會問:「你覺得會太過了嗎?」我會答:「是你的話,這實在是叫人驚艷,但我確實夢想著辦一場小型時裝騷。」他告訴我,自己在年輕的時候,曾在 Lipp(一家著名的法國小館)辦了一場騷,我認為那是他在 Chloé 的時候。「我們為模特兒們準備了一排衣架,她們可以隨心選擇自己想穿的衣服⋯然後最後那位只能揀到沒有人想要的垃圾東西(笑)。」在今次的度假系列影片中, 你會看到女孩們會以類似的隨心精神裝扮自己。

F:如果沒有疫情,這個系列會有所不同嗎?

V:我不認為會有太大的差別,但大概不會有和現在一樣的感受。這個系列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它在這個讓人感到脆弱的獨特時刻出現,對吧?我希望它能觸動人心,它簡單、奢華、迷人,而且不會有任何晚裝,那不是我們想要的。然而我確實希望,可以十月在巴黎大皇宮舉辦時裝表演,有音樂有模特兒有來賓, 即使減少限制人數。這將會是大皇宮進行修葺前舉行的最後一場時裝展。這個地方充滿了回憶,歷年每一場騷每一幕影像都讓我們為之驚艷,我亦很喜歡。

 

F:談到電影,你的事業起點是從設計戲服開始的吧 ?

V:是的,那是我年輕時想做的。與 Dominique Borg(電影《La Reine Margot》的服裝設計師)見面非比尋常,直到現在我們仍經常見面,她會來參加我們所有時裝騷。我的家人教曉我關於布料的知識,她則帶給我對跳蚤市場的熱愛,每個週末我都會跟她 一起去閒逛,可惜現在能抽空出來的時間很少,有的話把目標都鎖定在尋找餐具了!我從來不用在過去的時尚潮流中汲取靈感,因為 Chanel 的歷史和 Karl 留下的所有珍貴資料都能作為我的參考。

 

 

F:你天生就是一個謹慎的人,媒體報導是否曾經讓你猶豫應否接替 Karl 的位置?

V:在 Karl 底下工作時,我向來是藏身幕後,而這正正是我最想安身的位置。所以是的,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多少會讓我退縮。但我想為 Chanel 完成所有能力以內的工作,我想取悅 Karl,取悅所有人,只是這次的動盪來得過於強烈。我擔心的不是工作量,這可以適應⋯ 但我不想每兩秒鐘就在媒體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如果我擁有的只是自己品牌,我相信效果會很不同(笑 )。畢竟,Chanel 的光環在世界各地是如此的強大。

Shades, earring, top, bangle, skirt & handbag CHANEL

 

在百年品牌身居要職,你所能做到的最稱職的事,大概就是把自己完完全全的融入,褪去從「個人」出發的觀點,更多的去思考「品牌」需要的是甚麼。除了藝術總監 Virginie,這一點同樣適用於營運者。 Chanel 的全球時裝部總裁 Bruno Pavlovsky,亦跟我們分享了他們是如何應對這次危機。對他來說,一 切始於十二月,從公司不得不關閉部份中國門市,並需要和相關團隊商討對策開始。

 

“We always notice a new dynamic.”

 

F:Le Figaro
B:Bruno Pavlovsky

B: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唯一對我說「希望這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人是 Virginie。三月初,在 Élysée 的時尚晚宴(dîner de la mode)上,這個話題甚至還沒有出現。沒有人能夠想像兩週後,我們面臨的是商店與工廠相繼關閉⋯⋯ 尤其 Chanel 的主要生產基地位於法國的瓦茲省(Oise)以及意大利的倫巴第。我們的兩個神經中樞確實受到了影響,但應變速度亦是驚人的。在短短的八天裡,我們的員工竭力維持運作,團隊成為了品牌最重要的資產。

集團的另一個決定是不裁員。這個決定讓我們的合作夥伴感到放心,亦增強了他們為 Chanel 工作的自豪感。作為一家健康的法國企業,這對我們來說是社會責任儘管活動量大大減少,但積極的應對方式讓人慢慢重拾信心。 對我們而言,接下來至關重要的是要在七月向店舖交付 métiers d’art 系列。通常情況下,它會在五月底上架,但我們寧願延長春夏季系列的銷售時間,因為它還未有機會好好在市場上亮相。

 

F:封城很大程度上對網上商店有助益,品牌是否也開始重新考慮在線銷售的策略?

B:我們仍然認為,你不能讓人在沒有任何建議的情況下,隔著屏幕隨便按幾個鍵去買一件 5000 歐元的外套。我們出售的奢侈品,有許多值得了解的細節和歷史,但我們樂意繼續開發不同溝通渠道,畢竟鑑於現時的情況,不少城市的女性都不太可能像以往般逛街購物。

Jacket, bra, skirt, belt & brooch CHANEL

Chanel 是在疫情後第一個推出新系列的品牌。 既激發出團隊的力量,也為在一夜之間被取消訂單的製造商們提供工作。「每當 Cruise 系列在冬季登場的時候,我們都看見它所帶來的一番新氣象。」Bruno Pavlovsky 總結道:「我們的客戶都非常期待這個時刻。」

 

後記

換了一個網上發佈形式呈現在觀眾眼前的 Chanel Cruise Show,多少帶點遺憾,尤其對慣常有機會現場採訪報導的我們來說,感觸更深。撇開讓人懷念的情感,這個系列簡潔、精緻、實用,充滿人間溫度令眼前一亮。或許正如 Virginie 所說,在這樣黯淡的日子,才讓身邊的種種事物更顯光芒。

 

 

Credit
Original text by Hélène Guillaume

English translated by Marie-Gabrielle Graffin
Chinese translation and text by Jay Chow
Collection pictures by Karim Sadli
Look pictures by Julien Martinez Leclerc
Landscape pictures by Bea De Giacom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