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Girl Boss Power | 那些為世界抗爭的少女領袖
給香港的情書
陳漢娜 - Best Keep Secret
林嘉欣-最好的時光
拿著《Madame Figaro》漫遊法國街頭
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 X Madame Figaro HK創刊號企劃
Hogan Cold North系列鞋履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1.59k views

Girl Boss Power | 那些為世界抗爭的少女領袖

03.10.2019

「肥沃土壤飽受侵蝕,雨林遭受砍伐,空氣污染危害人類健康,昆蟲與野生動植物正在消失,海洋也跟著酸化……,這些都是災難性的現象;當我們的家園正在崩潰,你不會與人談論著如何靠聰明消費撐過此次危機;當我們的家園正在崩潰,你不會積極地舉辦 3 次脫歐高峰會,而忽略了我們也需針對氣候議題,舉行至少一場以上高峰會的事實……」今年 4 月,一陣稍顯稚嫩的聲音於歐盟議會席中傳播開來,綁著雙麻花長辮子的女孩正鏗鏘有力地進行演說,只見歐盟領袖們屏氣凝神地傾聽,甚至以激勵的掌聲多次打斷她的演講,究竟這位小女孩是何方神聖?

1. Greta Thunberg – 讓大人當頭棒喝的環保戰士

於 2003 年出生於瑞典的 Greta Thunberg,坦言自 8 歲起便開始留心氣候變遷議題,並鼓勵家人改用太陽能電池、將交通工具換成自行車等等;儘管她在 11 歲時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症、強迫症與亞斯伯格症,這並未削弱她欲改變世界的蓬勃野心,自去年8月開始發起罷課運動 “#FridaysForFuture”,吸引成千上萬的學生群起響應,目的是引起政府對氣候災害的正視。Greta Thunberg 的存在,是對漠視世界重大議題的大人之一記當頭棒喝,同時也反映了「青少年作為意見領袖」的社運現象正在發酵。

我們需要憤怒並了解情況已危在旦夕。然後我們需要將這種憤怒化為行動,團結起來,永不放棄。

Greta Thunberg

2. Emma Gonzalez – 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的 19 歲倖存者

同樣年紀輕輕便成為社運領頭羊的,還有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的 19 歲倖存者 Emma Gonzalez,她在今年 4 月步上 “March For Our Lives” 演講台,以自身的慘痛經歷點出槍支管制的急迫性:「人們認為槍枝就像刀子或車子那般不具危險性,這對我們來說根本是毫無意義的廢話。」並且呼籲大眾:「我們要為自己的生命而戰,別讓這成為他人的工作職責。」同時也與其他倖存者發起 “#NeverAgain” 運動,並積極參與校園整治計劃,期望以正向信念感染周遭同儕、政客乃至教育當局,為美國築構一個更和平美好的未來。

我們要為自己的生命而戰,別讓這成為他人的工作職責。

Emma Gonzalez

3. Malala Yousafzai – 史以來最年輕的諾貝爾和平獎獲獎人

論及於創傷後浴火重生的意見領袖,我們也不能不提到人權鬥士 Malala Yousafzai 的名字 ── 於 1997 年出生於巴基斯坦的她,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諾貝爾和平獎獲獎人,從小在塔利班組織的威脅與鎮壓下長大,自 11 歲起便在 BBC 網站發表關於受迫害生活的文章,因而受到國際關注,也曾於 15 歲時因提倡女性受教權而遭恐怖份子持槍射傷;然而,奇蹟生還的她並不懼怕任何死亡威脅,反而更加投入她的奮鬥旅程:「我決定繼續抗戰,直到所有女孩都獲得入學許可為止。」此外,Malala Yousafzai 亦與父親共同成立 “Malala Fund”,並於 2013 年發行自傳《I Am Malala》,娓娓道來她艱苦卻精彩的童年遭遇,期望啟發更多人投身女性教育改革。

我決定繼續抗戰,直到所有女孩都獲得入學許可為止。

Malala Yousafzai

4. Marley Dias – 從新聞記者到女性主義者

在現今席捲全球的女性主義風潮中,也可窺見青少年意見領袖推波助瀾的不遺餘力,如來自紐澤西州的六年級小學生 Marley Dias,便於 2015 年通過發起 “#1000BlackGirlBooks” 活動而躍上新聞頭版,該活動呼籲大眾捐贈「以黑人女性為主角」的書籍;最終,Marley Dias 順利收集到約 9000 本相關書籍,有些分配到全美各校圖書館,有些則捐往牙買加,讓更多學齡兒童透過閱讀,學習到種族多元化的重要性。此次活動的成功,也導致 Marley Dias 撰寫《Marley Dias Gets It Done: And So Can You!》一書,鼓勵年輕學子們勇敢追尋自己的夢想,Marley Dias 點亮社會良善面的種種作為,更幫助她躋身富比士《30歲以下傑出青年》排行榜,成為迄今最年輕的入圍者。

另外兩名令人敬佩的女孩,則是來自美國的新聞記者 Hilde Lisyak 和製片人 Zuriel Oduwole,前者於年僅 8 歲時便創辦社區報紙《Orange Street News》,並於隔年透過報導當地兇殺案的英勇行徑,贏得國際媒體如《The Washington Post》和《The Guardian》的肯定;而擁有奈及利亞與毛里求斯血統、入選富比士《非洲最具影響力的女性》的 Zuriel Oduwole,則致力於實現非洲女童的教育平等,於 9 歲時以鏡頭捕捉迦納革命的壯烈光景,截至 15 歲時總共會見了 30 位重量級人物,包括國家元首、第一夫人和知名企業家等等,更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氣候大會上發表演說,並設立 “DUSUSU Awards” 表揚那些促進女性受教權的產業先知。

無論你喜不喜歡,我們必須告訴你 – 改變即將到來!

Greta Thunberg

社交網絡與父母的支持 通往抗爭成功的道路

不難想像,這些女性改革先驅能在小小年紀便有所作為,背後的原因與發達的社交網路脫不了關係──她們從小便在社交媒體上如海綿般殷勤地吸收政治、環保、人權等相關資訊,並在看盡了滲透階層的不平等待遇,以及各種慘無人道的社會事件後,漸漸培養出革新社會的先知卓見,並大無畏地挺身而出,為那些被主流聲音掩蓋的微弱細語找到抒發的管道。

除此之外,提供無條件支持的家人,也是這些改革運動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如果沒有曾擔任記者的父親幫助,Hilde Lisyak 也許無法以《Orange Street News》觸動上萬名同樣尋求社會正義的讀者;如果這些女孩們沒有父母協助發起連署,或是陪伴至公開場合演講,也許她們將無法坐擁今日的亮眼成就,如針對「工人階級女孩參與社運之積極度」進行研究的 Emma Taylor-Collins 所言──唯有激進的成長環境,方能造就激進的青少年。

去年 12 月,Greta Thunberg 曾在國際氣候大會上信誓旦旦地說道:「無論你喜不喜歡,我們必須告訴你──改變即將到來!」即使大人們不願意接受這場變革,富有遠見的年輕女孩們也不會停下遊行的腳步,也因為她們少了投票的權利,讓「親身參與社運」這件事變得更理所當然。編輯相信,這些為地球健康與全民福祉傾盡熱情的女孩故事,將能啟發螢幕前的妳、我、她,從一個小小的行動開始,繪製蘊含滿滿希望的未來藍圖。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