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December Cover Story | Hedi Slimane 的氣味回憶錄
給香港的情書
陳漢娜 - Best Keep Secret
林嘉欣-最好的時光
拿著《Madame Figaro》漫遊法國街頭
Dior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 X Madame Figaro HK創刊號企劃
Hogan Cold North系列鞋履
林嘉欣 自編自演微電影 結局由你揀 | 《最好的時光 》幕後花絮
Welcome to MFHK Launch Party!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8.34k views

December Cover Story | Hedi Slimane 的氣味回憶錄

17.12.2019

很多人都說 2019 年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香港人好不容易地走到 12 月,我城市被一片煙霧籠罩時,像給我們從氣味找到出口,Celine 推出 Haute Parfumerie 高級訂製香水系列,9 種香氣,以藝術總監 Hedi Slimane 人生 9 段重要回憶而命名,讓大眾從香水更深入了解 Hedi 的內心世界,更是他的人生回憶錄。

Hedi Slimane,他是神秘的、忠於自我的,是在時裝界奉若神明的名字。當 Phoebe Philo 在一眾鐵粉心痛告別後,Hedi Slimane 再度回歸時裝界,擔正 Celine 藝術總監,先將品牌由 Céline 改為 Celine、推出男裝系列、店舖室內裝潢來個 180 度轉變成黑白灰設計……

 

是什麼孕肯出 Hedi Slimane 風靡時裝界個性化的設計和攝影風格?

千禧年的柏林和概念電子音樂;
1970 年代末的法國風情;
2004 年起的倫敦年代和英國搖滾;
2008 年至 2017 年的加州的另類文化;
14 歲在草地上讀蘭波(Rimbaud)的詩句;

19 歲在倫敦尋找 Savile Row 二手西裝;
20 來歲在傲慢而脆弱的盧森堡公園蹓躂;
還有過去十年在比華利山以勞斯萊斯在海邊飛馳。

時裝是短暫 氣味卻是永恆

對時裝精而言,時裝品牌推出香水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 Hedi Slimane 掌舵下,Celine 新推出的高級訂製香水系列與一般品牌相異之處是,不吹捧調香師的名字,也沒有舖天蓋地大賣廣告硬銷產品,打正旗號以 Hedi Slimane 和他的人生回憶做包裝,被視為「神」一樣又極富神秘感的設計師,引發大家好奇心用香水窺探他的美學世界和人生歷程。

「為了令品牌更全面和統一,我在 Celine 的第一天就開始了這個關於氣味的項目。香水一直是我尋找個性的一種方式,它定義品牌中的男女個性,也注入情感。 這款香水比時裝系列更早出現,它創造了 Celine 的軌跡。」

時裝與香水的不同之處是,前者是玩一種「暫時性」,香水卻是「永恆」,隨年月洗禮,氣味能忠誠地陪伴我們,留在腦海和內心處,並與我們融為一體。 相比之下,時尚則是一種背叛。「我將香水融入了時尚精神。我一直與高級時裝精神連結著,這是我二十多年來創作的核心,本著這種精神,我的目標得以實現和傳遞,自豪地保留奢華工藝。這個高級香水企劃讓大家從重新發現和了解法國傳統。」Hedi 分享。

十一款香水‧十一段回憶

新推出的高訂香水系列共有 11 種香氣,全由 Hedi Slimane 取名,如 Parade 是他想起在巴黎林蔭大道快活漫步的文豪;Saint-Germain-Des-Prés 是 Hedi 20 多歲時在聖日耳曼德佩區的回憶;Cologne Française 紀錄了 Hedi 將古龍水倒進泡澡水中的習慣;Reptile 獻給他人生中遇過的音樂人;“Black Tie” 則是關於他對黑外套禮服執迷,把一直想將自己作為裁縫的專業知識轉化成香水的夢圓了;還有一款是以詩人 Rimbaud (藍波)命名,那是關於『永恆的青春』、喚起生命力、脆弱性以及青春期的壞脾氣。

年輕時的 Hedi,愛看詩,也愛夜生活,每個晚上總在夜店看到他的影蹤。「我是頗強的 “night bird”,從 16 歲到 17 歲幾乎每天晚上都出去玩。我會觀察每個人卻不認識他們,無可否認,我在巴黎夜店學會了女裝設計的專業知識,個性和時尚。」30 年後的今天,他為 Celine 創作了 “Nightclubbing” 香水,並嘗試以一種氣味重現他沉浸優雅而頹廢的世界:深紅色的天鵝絨座椅、尼古丁氣味,後頸也散發著雲呢拿味。

「我在 San Clemente 及 San Onofre 衝浪海灘度過夏季。在太平洋海岸公路駕駛著勞斯箂斯 Corniche,車內瀰漫著 Connolly 皮革的氣味。不久前,我意識到自己真的很想念巴黎,我是巴黎人,我喜歡咖啡館的生活,很想念Berardard Saint-Germain 和拉丁區的電影院……」

不少人都說這系列的香水作品懷有某種懷舊之情,「與其說是懷舊,不如說是建立經典詞彙,這種傳統對我來說完全是那個時代的一部分,對於我來說,我偏向用說故事的形式,多方面的想法去建構更具標誌性的氣味。」

「19 歲時的我愛在倫敦踱步,尋找出自薩佛街的二手貼身西裝。最後,我立志成為女裝設計師及裁縫。」

從時裝設計走到香水創作

說到到香氣的迷戀,Hedi 回應:「的確,我對深奧,精緻和奢華的香水世界著迷。我在 70 年代至 80 年代長大,那時大家對香水的慾望到達頂峰。我喜歡用 Caron,之後是 Guerlain,有時我會用我心愛的 Eau de Cologne by Old England。第一瓶擁有的香水是自立和解放的標誌,它代表著一種啟動儀式,為不同可能性的領域開闢了道路。」

過去 20 多年,Hedi Slimane 一直透過時裝創作和攝影作品,挑戰社會對性別的主流觀念,並重新賦予何謂男性化與中性變奏的定義,雌雄同體 (Androgyny) 是 Hedi Slimane 的設計核心之一,說白一點在他的字典中從不存在性別的概念,「沒錯,我整個職業生涯都與雌雄同體相關。當我在 90 年代末開始擔任女裝設計師時,這種天生的模糊性根本沒有被接受,我一直將自己從性別觀念中解放出來,因此,我對男性的定義是帶點脆弱的氣質,儘管性別在今天成為一個很受歡迎的話題,我的理念始終沒有改變,也絲毫不影響這次香水系列的理念。很多女性早在 Dior Homme 時期穿我的西裝,用我創作的香水。因此,所有 Celine 的香水自然都是男女合用。

WHAT I CREATE IS WHAT I AM

Hedi Slimane 在時尚界擁有非常特殊的地位,也充滿故事性,1996 年初出茅廬的他竟在 1996 年被 Pierre Bergé 委任為 Yves Saint Laurent 的男裝成衣系列總監,後來再進一步擔任品牌藝術總監。已故時裝大師 Karl Lagerfeld 為了穿上 Hedi 筆下的 Dior Homme 修身西裝,在一年內減掉 40 多磅;2016 年,Hedi 離任職 Saint Laurent 創作總監一職與品牌母公司 Kering 也鬧出一輪風波,Hedi 的名字總充滿話題性。

說到設計生涯中對他最重要的人,他說:「我有兩個出色的 Godfathers:Yves Saint Laurent 和 Karl Lagerfeld。我被 Yves 選中,然後再被 Karl 選中,我深深地愛著他們兩位,當然,還有 Pierre Bergé,是他令我人生充滿光芒。」喜歡搖滾,時裝作品帶有反叛和頹廢,風格二十多年如一,「What I create is what I am,一切都必須有意義,沒有任何假裝或虛假,沒有任何姿態或態度。我所有的創作都是真實、真誠和自由,它們與我的人生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就像一本私人日記,一部大事記一樣,原創性必定是基礎。」

設計師們總投訴時裝系列發佈過份密集,生命週期太短,Hedi 對於此分享說:「我的生活一直在與時間競賽,我身邊發生的一切總是那麼快。不論是推出的企劃、時裝系列和攝影作品,它們一直推動著我,我一直這樣生活。然而,在加州生活的日子,我學會分配時間,為自己騰出反思與靜心的時刻。」

「對設計風格我是很堅定的,我不想把自己寵壞,也不想失去自開展設計生涯時建立的信念,我必須保護自己的風格和信念,不斷質疑現狀,保護自己免受一般思維的影響。」

他說,自己還想保持對時尚創造至關重要的熱情和自由,即使有可能遇上風險,他始終要求一切要有連貫性,承諾和決心。因此,必須擺脫既定的規則,並忠於自我,同時追求獨特而從未走過的路線。「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與我的生活或個人風格無關的事情。今年開始,我開始了新的巴黎篇章,它們使我更了解和確立我作為設計師和攝影師的身份,縱然如此,其實我只希望留在後台,專注創作,這是我與生俱來的責任。」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