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專訪陀地歌姬Serrini|獅子座張牙舞爪的真誠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On Cover:Lucy 李元元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FigaroTalk with 楊展
#FigaroTalk with The Hertz
#EmpowerF | 獅子座女王 Serrini
Art
16.73k views

專訪陀地歌姬Serrini|獅子座張牙舞爪的真誠

25.11.2020
Series:
EmpowerF
Tags:
音樂 香港創作

「條女咩事?」2020年,香港樂壇有位陀地歌姬,以「怪誕」走出條血路,從Underground獨立唱作人的身份走進主流,她就是Serrini。世界向走非正常之勢,正需要如此「非正常」之人打響頭炮,不早前Serrini踏上麥花臣舞台,舉行一連 3 場的演唱會《I‘M FINE, THX.》,演唱會開賣之際,門票秒速被搶購一空,連$28,000 的總理門票也全數售出,到底深受年輕人喜愛,連珠寶品牌 Bvlgari也力捧的Serrini是誰?

陀地歌姬Serrini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陀地歌姬Serrini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我有越來越想剿滅世界的感覺。」Serrini說。

「條女咩事?」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2020年是大變之年,被疫情翻天覆地之下,獅子座氣勢卻不見減弱。以獨立音樂人身份出道,她近年以怪誕文青逐漸走入主流視野。在混亂世道更越見活躍,亮相電視台、接拍廣告,又化身王爾德筆下角色發表多首新歌。獅子座張牙舞爪的戰鬥,看似想要顛覆世界,其實她只想找回真誠的自我。

Serrini誓以音樂顛覆世界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真誠的自我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Serrini – 獅子座的反抗本能

「可能因為剛完成博士學位口試,很囂張,所以獅子座特質爆發,補償過去幾年因讀書錯過的玩樂。」雖然疫情期間工作減少,但Serrini甫完成博士論文,已急不及待宣佈新專輯《Gwendolyn:網絡安全隱患》。「我是很充滿能量的人,說話、創作也很快。」疫情期間一邊準備畢業論文,一邊籌備新專輯。「因為疫情被困家中,多了創作動力。我在家運動和跳舞時,發現想試試製作跳舞專輯。」

2012年出道至今,Serrini愛借不同角色,唱自己的成長故事。由喝不到波霸珍珠奶茶的蘇菲亞,到油尖旺金毛玲、邪童謠海妖等,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角色,背後貫穿的都是面對痛苦、攻擊、壓迫,也絕不忍氣吞聲的自強女性。即使音樂散發文藝氣息,但也一直挑戰各種社會成見。

「當很多人批判我,我都會想回應。面對外來攻擊、不公平審判時,我也會很大反應。」新專輯化身Gwendolyn「主演」新歌〈網絡安全隱患〉與〈越活越惹禍〉,就披上九十年代廣東舞曲的惡搞復古外衣,嬉笑怒罵網絡審查、攻擊等現象。

Gwendolyn出自王爾德1985年諷刺喜劇《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講述兩名男主角捏造假身份求愛的錯摸經歷,借愛情關係與婚姻去戳破上流社會的假面。「王爾德喜歡取笑當時嚴肅的社會,即是『扮晒嘢』的人,而我也喜歡開這種人的玩笑,就是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以為自己總是正確,沒求證便批判別人的人。」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把熱情留給自己

表面看來,Gwendolyn的角色撕開社會假面,但Serrini希望,透過角色探討真誠與虛偽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Gwendolyn在原著中,一心希望嫁予名為Earnest(真誠)的男子,最終發現真命天子用假名追求自己,Jack才是他的真正名字。她才醒覺自己心心念念的,不是隨時可換的名字,而是那個真實的戀人。「這個故事就是你要找到自己內心真正想法,一個找到自己的過程。」

把熱情留給自己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放開執著,重新認清自己心之所在,也是Serrini近來的領悟。雖然形象特立獨行,卻不避諱接觸主流商業世界,踏上主流媒體、拍廣告、做商業演出,「獨立音樂人不愛說錢,但我會直接承認,自己超級商業化。」她笑言自己是「貪心的獅子座」,既要獨立,也希望賺錢。「『獨立』應該是創作精神上,與人交流、合作時,不要用獨立精神『拍膊頭』。」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獨立音樂人不談藝術,卻談錢談事業,多俗氣。但正如張牙舞爪的獅子,總被視為主動攻擊「戰鬥格」,背後卻藏著一份保護自己與身邊人的溫柔。 Serrini坦言,她的領導欲容易被點燃,二話不說全力以赴。但漸漸發現,創作熱情卻反被別人燃燒怠盡。「可能是叫你加班、多做一點;或者老一輩的人就覺得是給你機會。這是好事,但長大了,就會要學會保障自己,珍惜自己的能量。Passion project要留給自己真正的passion,而不是別人的passion。」

Photo Credit: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改變世界的邪教

除了反省工作模式,她也發現本地文化正在銳變,越來越多觀眾不甘於只當消費者。她的音樂會現場常有瘋狂畫面,如扮演聖母向觀眾灑聖水,被形容為邪教。雖然今年未能舉辦大型音樂會,她亦收到不同類型邀請。推動及培育本地音樂產業的搶耳音樂 Ear Up Music,亦找上她與一眾新晉音樂人參與「搶耳Gig On」線上串流演出。即無法舉行大型活動之下,依然有不同文化單位,以新思維策劃不同模式的音樂活動。「我們對自由的追求,對『美』的追求等等,很多事物都在一路向前推進。整個成個城市的品味都在成熟中。」

由被動燃燒熱情,到學懂精準運用才能,不代表Serrini被磨去稜角。問到於成長的體悟,她套用自己的歌詞,「當天想感染人,今天知不會發生」,但仍帶著感染觀眾一起改變世界,忠於自我的志氣,「我想改變這個世界,但我不會大聲宣告,只是暗裡做個邪教。」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