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頂級工藝遇上謎一般的時間 l 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4k views

頂級工藝遇上謎一般的時間 l 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22.01.2021

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飽受衝擊的人也許覺得今年時間過得特別慢,巴不得2020年消失甚至從來沒有出現過,彷彿舊日對時間的詮釋和意義已經變得不一樣。時間對人類來說從來是個謎,我等凡人想不通的,那中外的名人典籍又是如何看待時間?張愛玲説於千萬人之中遇見所要遇見的人, 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

莎士比亞筆下的時間榮耀在於平息王侯的戰火,是扯下虛偽的面具披露真理的光輝,於老去的事物上蓋下時間的璽印。

佛陀說天道和人道的時間空間不一樣,人間的百年相當於忉利天一日一夜,而忉利天眾的壽命約為天道時間的千年,也就是相當於人間的三千多萬年…… 在每個不同的空間相對於時間的感受都不相同。

而Hermès 愛馬仕的鐘錶部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 的時間是無論如何眼前的一刻都是最重要,即使有方法可把我們送到過去或將來他也情願活在當下。實在說得太對了,過去已成過去,未來是謎團,唯有現在才是我們的禮物,所以英文 Present 才會是同義吧。那麼在他的手中,腕錶又會是如何地呈現?

愛馬仕的鐘錶部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圖片來源:Hermes)

愛馬仕的Arceau 腕錶系列已面世 42年,由Henri d’Origny 所設計。於1958年加入愛馬仕設計團隊的他在品牌任職已超過一個甲子,除了Arceau之外,Dressage和Cape Cod腕錶等系列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靈感來自馬蹬造形不對稱標語的圓形錶殼,獨特的圓潤曲線令Arceau散發著經典永恆的魅力,如果親身感受過這系列的腕錶,實在不難感受到這簡潔的設計無論配襯什麼也能散發一種低調的奢華,而這正就是愛馬仕非凡創意的呈現。馬蹬的造

形本來比較男性化,在品牌設計師手中用上了比夠溫柔的線條,於是在女生纖細的手腕上也能夠佩戴得貼服優雅。

到今時今日在 Philippe Delhotal 的掌舵之下,今年一口氣為這經典的系列推出了四款腕錶 – 有以微縮彩繪的砂金石錶盤襯托的工藝的 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 、裝飾着如迷你彩繪瓷器錶盤的 Arceau Harnais Français Remix、以鏤空漆面錶盤上的駿馬形態揭開陀飛輪和三問報時機芯面紗的 Arceau Lift tourbillon Répétition Minutes 和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彷彿要向世人展示把頂級腕錶工藝與複雜機芯技術都能夠駕馭得迎刃有餘的功架。

愛馬仕微縮彩繪自然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

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圖片來源:Studio des fleurs)

限量24隻的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工藝腕錶發行了兩個款式,將荒野的自然生態細緻地呈現在錶盤上。主題的北極熊與雪鴞皆源自英國藝術家Alice Shirley於2017年加拿大建國150週年之際所設計的「加拿大獵野行」絲巾,描繪了豐富的動植物群以及沐浴在加拿大廣闊領土、海洋、湖泊和河流中大自然的美景。從頌讚大自然的詩歌中汲取靈感,第一款是魁北克的象徵 – 雪鴞飛翔在極光之中,而另一款則以北極熊及小熊為主角,高高在上地俯視其他動物與風光如畫的雪地景色。

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 (圖片來源:David Marchon)

錶盤上的微繪作品耗時超過一星期時間才能完成 – 工匠首先在閃耀的砂金石錶盤上描繪圖案輪廓再放入窯中進行烘烤乾燥。經過層層連續的彩漆上色與烘烤乾燥程序之後,遠近景觀和動物的圖案才漸漸成形。

Arceau Into the Canadian Wild (圖片來源:David Marchon)

而這項工藝的難道在於表現微縮彩繪畫面豐富的多樣、色調和各種微妙的細節。腕錶的機械自動上鍊機芯由愛馬仕自製,北極熊的款式顯示小時與分鐘,而雪鴞款式則具備月相功能。白金錶殼鑲有82顆鑽石,搭配同樣由品牌工匠縫製的亮面藍寶石藍色短吻鱷魚皮錶帶,優雅細緻。

愛馬仕Arceau Harnais Français Remix

Arceau Harnais français remix (圖片來源:Studio des fleurs)

工藝腕錶配以手工雕刻和彩繪精製,有如迷你彩繪瓷器的錶盤。主題圖案是兩匹裝飾著華麗鞍轡的駿馬,呼應「Harnais français remix」(法式鞍轡混搭)的絲巾元素,絲巾由Hugo Grygkar所設計。活躍於1940年代到1959年的他是品牌的主要設計師,作品豐富多產。靈感來自家族成員Émile Hermès私人收藏品,由兩位19世紀的年輕建築師Fontaine與Percier為一駿馬隊伍所設計的華麗披掛裝飾和一件多彩羽毛頭飾,是1804年時受命為拿破崙一世加冕典禮所設計的馬車。

Arceau Harnais français remix(圖片來源:David Marchon)

潔白無瑕的白瓷上精繪著兩匹駿馬,除了盡顯工藝,原來也暗藏了愛馬仕的現代巧思,Philippe Delhotal透露:「當我們遇到這個經典的設計時,已構想到用於手錶上會特別優雅,駿馬圖案一般會帶有男性化的風格,但我們卻想利用幻想、色彩
和微型繪畫變奏成女士手錶,並融合機械機芯作對比,帶出更優雅與工藝俱備的有趣作品。」

為了將此馬術主題圖案轉為Arceau錶盤的尺寸,工匠用上接近一個月的時間精心製作方可完成。駿馬的輪廓以手工精雕於利摩日(Limoges)的瓷胚(未上釉燒製)之上,這透光而纖薄的素材與瓷器進行琺瑯化工序前一樣(所謂琺瑯化就是讓瓷器表
面變得光亮滑順的過程)。在此作品上的不同顏色均以獨特渲染效果直接塗上瓷胚,然後再放入必須精準地控制火侯的窯來連續烘烤,以固定顏料並增強其顏色的飽和度。

Arceau Harnais français remix(圖片來源:David Marchon)

腕錶限量製作24枚,背面均刻有獨立編號。配搭由愛馬仕自製H1912機械自動上鍊機芯驅動,鑲有82 顆鑽石的白金錶殼與覆盆子色的短吻鱷魚皮錶帶均由品牌製錶工坊自家打造而成。

愛馬仕Arceau Lift Tourbillon Répétition Minutes 飛行陀飛輪三問錶

Arceau Lift tourbillon répétition minutes in Blue(圖片來源:Hermes)

 

這款分別用玫瑰金和白金打造,獨一無二的Arceau Lift飛行陀飛輪三問錶的漆面駿馬形鏤空錶盤設計,揭開了愛馬仕陀飛輪和三問報時機芯的神秘面紗,顯露出迷人的機械結構。被優雅的曲線外殼包圍,此複雜的雙音鎚三問報時機械裝置實在

是令人深深著迷。與另一超凡鐘錶技術 – 飛行陀飛輪一起旋繞在馬頸位置部份內,並可見於6點鐘位置。陀飛輪框架結構呈現雙H圖案,靈感來自巴黎Faubourg Saint-Honoré的愛馬仕總店象徵標誌,以鍛鐵工藝裝飾於巴黎總店,在其入口欄杆樓梯和電梯也可欣賞得到。

Arceau Lift tourbillon répétition minutes in White(圖片來源:Hermes)

纖細的鏤空指針飛梭在這叫人賞心悅目的作品上,而讓人聯想起駿馬奔騰的Arceau獨有斜體數字則駐足其上。透過鏤空的錶盤和藍寶石水晶錶底蓋,可把品牌的新款手動上鍊機械機芯H1924一覽無遺;在直徑43毫米的白金或玫瑰金錶殼中,三問報時裝置發出清越悠揚的旋律。融合了兩項高級製錶領域的複雜功能,腕錶的錶殼、漆面錶盤和鱷魚皮錶帶都是由愛馬仕自家鐘錶工坊設計和製作。

愛馬仕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 Arceau Pocket Aaaaargh! 

這是一枚獨一無二的懷錶,其經典永恆的白金輪廓把皮革工藝與高級製錶結合其中。伴隨著H1924陀飛輪及三問機芯的跳動節奏,Arceau Pocket Aaaaargh! 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裝嵌精緻的白色琺瑯錶盤,配上以皮革馬賽克鑲嵌工藝製作而成
的霸王龍圖案錶蓋。

Arceau Pocket Aaaaargh(圖片來源:Claude Joray)

繼Slim d’Hermès Grrrrr! 工藝腕錶上的棕熊以及Arceau Awooooo!月光 下 嚎 叫 的 野 狼 ,今次的Arceau Pocket Aaaaargh! 懷 錶 也 加 入 了英 國 藝 術 家Alice Shirley所創作的動物系列。懷錶上半開下巴及眼睛靈動的恐龍王,是愛馬仕以旗下皮革工坊專門研發的特殊工藝,耗時整整一個月精心製作方能使它活靈活現!

Arceau Pocket Aaaaargh!(圖片來源:David Marchon)

霸王龍的設計看起來像是透過舷窗窺視似的突顯於錶蓋上,其實涵蓋了多種要求嚴苛的工藝技術才能達到這個效果。頭部和鱗片以皮革馬賽克工藝製成 – 數千個精細手工切割的皮革磚被逐一鑲貼,從而忠實地呈現出原始的圖案。恐龍圓凸的眼
珠在錶蓋的內外兩側均明顯可見,多得凸圓形切割的大明火琺瑯方可製作而成。最後上下頜和舌頭以皮革鑲嵌工藝製成,每一塊精細切割自不同顏色的皮革,均要先打薄到僅0.5毫米才可拼貼於琺瑯底板上。以霧面綠色短吻鱷魚皮縫製的懷錶皮

繩,固定在馬鐙造型錶耳上並襯托了整體設計,成為這款微型皮革藝術品的畫龍點睛的一筆。為什麼會有創造這樣一枚可愛有趣腕錶的想法呢?Philippe 心滿意足地告訴我:

「因為我們想令人快樂,而這是一件看見了也能叫人會心微笑的作品。」

系列裏面有三枚新腕錶都涉及頂級工藝微縮彩繪技術,那在創作過程當中最大的挑戰是那部份呢?我問Philippe,原來是要尊重顏色。三款腕錶的圖案也源自品牌的經典絲巾圖案,但需知道絲巾的質感與琺琅面盤是完全兩回事,那顏色的呈現

也當然有所偏差。但作為一個尊重傳統的品牌,愛馬仕又怎會那麼容易放棄?

所以即使從頭做過一款圖案是完全簡單得多,Philippe 與他的團隊也情願排除萬難,也要把這幾款經典絲巾的圖案神還原。事實上,當其他品牌江郎才盡地推出舊瓶新酒的復刻版時,愛馬仕卻不斷努力地從豐富的歷史軌跡上吸取靈感,希望能夠 ‘keep the past’ 的同時可再加入時尚元素的設計。

Arceau Pocket Aaaaargh / Copyright: David Marchon

最後我好奇地問他,其實在他領航下設計的愛馬仕腕錶是給什麼人佩戴的?Philippe 笑着說:「幸運地愛馬仕向來相信創作上的自由,鼓勵每一個人發聲分享想法,所以我們反而沒有刻意去想愛馬仕腕錶應該特定去給什麼人佩戴,因為我們在創作腕錶時首要是由自己開始從心欣賞,而非為取悅主流去製作違背自己信念的設計。」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