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逝去18年梅艷芳仍然觸動人心的「港女精神」|梅艷芳:「我死也不會離開香港!」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13.66k views

逝去18年梅艷芳仍然觸動人心的「港女精神」|梅艷芳:「我死也不會離開香港!」

08.10.2021

一代天后梅姐梅艷芳,離開人世已達十八載,明天是她58歲的冥誕,恰好碰上了傳記電影《梅艷芳》的宣傳期,讓人特別想念一代天后,電影照片上的人酷似梅艷芳一般,海報一句「芳華今猶在,似是故人來」,讓人心生感觸。這部遲來的傳記電影《梅艷芳》,據說是梅姐當年遺願。電影預告中,重現了梅姐最後一次在紅館個唱上的演出,並說出一句令人久久不能釋懷的話︰「我將我自己嫁咗比你哋、嫁咗比音樂、嫁咗比舞台。」她為我們留下的,不單是回憶,更是一份精神。「一闋夕陽之歌,可曾想起我」與其執意爭辯電影《梅艷芳》女演員王丹妮的造型,不如趁著今宵夕陽,好好懷念梅姐梅艷芳。

(圖片來源:《梅艷芳》電影劇照)

天涯歌女梅艷芳

筆者曾讀安徒生童話《紅鞋》,書中的小女孩熱愛跳舞,但當她穿上紅舞鞋後,她就再也不能脱下來,一生奉獻給舞蹈。梅艷芳的一生,彷如另一位《紅鞋》小女孩,也是另一個「天涯歌女」。梅姐的故事,得從 4歲開始説起。4歲半便跟隨媽媽所創辦的歌舞團,走遍大街小巷,於荔園小舞台登台獻唱。長大之後,與姐姐梅愛芳共組合唱團,於各大歌廳、舞廳、夜總會遊走,以歌餬口,生活艱苦,難怪後來年紀輕輕就能唱出情懷。她請林振強填詞的歌曲《歌之女》便有這樣的描寫:

我記起當天的一個小歌女 她身軀很瘦小
我記起她於不高檔那一區 共戲班唱些古老調

(圖片來源:《梅艷芳》電影劇照)

「青春的臉,帶著點不知道哪裡來的彪悍。」黃霑

上天似乎聽到了這位小歌女的歌聲,為充滿才華的她送上時來運到的機會。直至1982年,香港舉辦首屆「新秀歌唱大賽」,當時年僅 18歲的梅姐,從試音、面試、到登台比賽,單憑以一曲《風的季節》一枝獨秀奪冠,帶著一身彪悍,踏上了為觀眾奉獻一切的演藝生涯。這位最「貼地」的香港女兒,從草根出身,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彷如當年最愛説的獅子山下精神,闖出屬於梅姐的一片天。此後,她前無古人後(暫)無來者的光輝事業,早已寫在香江歷史。

(圖片來源:《梅艷芳》電影劇照)

「香港女兒」- 我死也不會離開香港!

她離世後被稱為「香港女兒」,到底為何?因為這位「港女」最愛此地。梅艷芳在2002年演唱會上演唱羅文的《獅子山下》(當晚羅文前來觀看),梅姐經説過一番話,多年過後,彷如為今日的困難時勢,早就下達預言:

「今天的香港,大家都覺得好低迷、很迷失。其實,無論做藝人或者其他行業,都會遇到低迷嘅時候,香港好需要大家再有信心同希望。只要有信心,我相信香港好快會度過呢段時間,我哋都曾經面對好多困難,但一樣都過咗。希望我哋一齊共同度過呢個艱難時刻。」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對於梅姐來説,能活在獅子山下,是種福氣。倘若梅姐今宵尚在,談及移民問題,她絕對不能離開這個地方。

「好多人個心已經淡咗,甚至會諗『移民』兩個字,但我自己咁睇:香港以前係我家,依家係,永遠都係。香港既然係我嘅家,佢幾時需要我,我幾時都會行出嚟,盡我每一分能力。」

生於斯,長於斯。為何今日香港人依舊熱愛梅姐,將其當作一種精神?全因為她留下的,不只是演藝光華,還有她堅守公義的精神,以及她對香港的那份熱心。談及其人生故事,其實同樣讓人敬佩。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從《壞女孩》到《女人花》- 一代歌姬,絕代芳華

梅艷芳將一生奉獻給觀眾,唱過無數名曲,首首經典。首本快歌《壞女孩》中,在保守的1980年代,突破傳統的思維和框架,宣揚女性慾望,在國語歌《女人花》中,再唱等待愛情的小女人心情。25歲的花樣年華,就憑藉《胭脂扣》榮獲金像金馬獎影后,在影視作品演繹過多種愛情模樣的她,卻一直嘆息自己的人生,留下滿滿屬於女人與愛情的遺憾。

(圖片來源:《胭脂扣》電影劇照)

「我很遺憾自己沒結過婚,無兒無女。我外表同內裏完全兩回事,我其實是個很傳統的女人,我希望,愛情可以一生一世,因為喜歡潮流尖端的東西,我從沒能給人好女人的感覺。」

(圖片來源:《壞女孩》專輯封面)

「花開花謝終是空」——梅姐一生經歷過多段感情,最終卻是孤身一人嫁給舞台,令人惘然。《壞女孩》並不是最能反映她內心的歌,大概《女人花》中歌詞「我有花一朵,長在我心中,真情真愛無人懂;遍地的野草已占滿山坡,孤芳自賞最心痛。」才最能形容她的心境。即使在舞台上的她何其強勢,內心依舊渴望能在人生得到愛情、一個呵護、寵愛自己的人。後期林夕為她寫的side cut《無名氏》,你能聽出她即使沒有完美結局,也感激所曾經遇上的人:

時間令伴侶都變無名氏 忘記為甚麼肯關懷備至
記得勾過手指直到分離時 再不再會已經不介意

(圖片來源:《逃學威龍3之龍過雞年》劇照)

「我依然相信天長地久,但曾經擁有的,我會感激。」

一代巨星、女強人的強勢之下,梅艷芳藏有的其實是一顆傳統女人心。奈何,自4歲起,一生奔波勞碌,只能與舞台相伴,雖然成就傳奇,但其實回溯過去,無奈也是生活逼人,半推半就踏上演藝之路。雖然演活無數經典愛情電影,但屬於本人的愛情,卻不如戲劇般圓滿……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紛擾波折再一彎
一天想到歸去但已晚《夕陽之歌》

(圖片來源:《何日君再來》劇照)

穿上一襲婚紗,孤身嫁給舞台

40歲的梅姐梅艷芳,穿上一襲婚紗,孤身站於舞台中央,唱著人生的最後一首歌,為自己掀開頭紗哽咽説道: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我是一個歌手、演員,我不是首次穿婚紗,不過沒有一次是屬於自己的,這可能是我一生的遺憾。人生便是這樣,有些時候你預料的東西,你以為擁有的東西,偏偏沒有擁有。什麼也沒有,撲來撲去也是空。最後一首《夕陽之歌》,我想對大家說,夕陽很美麗,只是近黃昏。」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唱罷,梅艷芳為自己提著婚紗,赴上長梯,揮別而去。從哪裏開始,便在哪裏結束,當時梅姐的身影,彷如當初的那個荔園小女孩般,孤身走過漫漫長路。出道21年,留下近50張唱片專輯,創下435萬張的驚人銷量,開了接近300場演唱會,電影作品近50部。

(圖片來源:《梅艷芳》電影劇照)

「我覺得人生來過一次就好了,精彩地活過一次便夠了,下次不要來了,真的不好玩嘛。我覺得人的下一輩子應該做一個小天使也好,小鳥也好,可以自由自在地飛呀飛!」

短短40年的人生,梅姐梅艷芳拼盡所有,把全部的自己奉獻給舞台,但對她而言,心底還是渴望只為自己活一次。

(圖片來源:《金枝玉葉2》電影劇照)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會想起我?

高處不勝寒,相信是梅姐的寫照。當人人看她光芒四射,以為她心底也像《芳華絕代》般「不可一世」,但其實成名之後,梅姐心底最希望的是,有人的腦海裏,總會存在這位她。在一場演唱會中,梅姐向歌迷訴説心裏話。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有時很矛盾,如果有一天,我離開這個舞台,又究竟有多少人會想起我?會記得有梅艷芳這個人物呢?我不敢要你們承諾,我只希望,大家在某一晚,抬頭望向天上的星星時,見到其中一顆星的時候,你會想起有一個曾經好熟悉的名字,一個曾為你帶來少少歡樂的朋友,她名叫梅艷芳。」

今宵,請你抬頭望向天空,讓她知道,我們一直沒有忘記她。

(圖片來源:Instagram @anitamuifanpage)

最前衛的人,心底卻是個傳統女人

《胭脂扣》導演關錦鵬說:「梅艷芳的去世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結束。她是當年的Lady GaGa,在八十年代已經那麼前衛了。」對的,在舞台上,她是最狂野的女王,但褪下王冠,心底的她卻是個傳統女人。

(圖片來源:《胭脂扣》電影劇照)

梅艷芳因罹患子宮頸癌離世,其實當年外界對於梅姐的離去深感婉惜,因為不願意放棄子宮,想要當一個「真正」的女人,獲得女性「完整」的一生,所以梅姐早在初期就拒絕接受治療。説來也是諷剌,前衛的外表下,卻藏了一顆傳統的心,不過這終究是梅姐的個人選擇。

(圖片來源:《胭脂扣》電影劇照)

「假如問我,到了百年歸老那天,有什麼可以帶進棺材,我可以肯定的只有一樣東西,就是真情。」

到處飄泊的天涯歌女,心裏終究也想覓到停泊之處,可惜,向往天往往不從人願。  希望離去的梅姐,下輩子可以當個自由人,好好為自己活一次,不留遺憾。

你問:「香港樂壇還會不會再出現一個梅艷芳?」

他説:「不會再有,時代已經過去了。」

「那年風的季節,我們與你相遇」不如趁著今宵,抬頭望向晚空輕輕哼首《似是故人來》,紀念這位曾經存在的傳奇人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