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哪個時勢能沒有歌?|Serrini、RubberBand、林二汶,三場屬於香港人的演唱會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陳凱詠 Jace Chan 的 Chanel Coco Crush of the Day
專訪電影《梅艷芳》Louise Wong 王丹妮 Fish Liew 廖子妤
ANSONBEAN, Gareth T. , MC張天賦 - Boyfriend Material
黃德斌 大叔的信箱
Art
5.71k views

哪個時勢能沒有歌?|Serrini、RubberBand、林二汶,三場屬於香港人的演唱會

04.03.2021

「好想唱一闕歌 /見證日子怎過 /哪個時勢能沒有歌?」陳奕迅出道樂壇的第一首派台歌《時代曲》,寫下的卻是整個流行文化的寫照。那個年代都得有歌,由其是動盪時勢。談起樂壇,你還記得曾經的輝煌時期嗎?為了演唱會門票「爭崩頭」,通宵排頭位,帶著想要支持偶像的一顆心,這樣的情景,彷如一個世紀前的事。

2018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截圖

香港流行音樂史

八、九十時代,是香港樂壇的輝煌時期,各種音樂style處處冒起。八十年代,不失為躁動與不安的派對年代,由達明一派、太極、Radius、Beyond等Band仔的叛逆精神為首,作為敢怒敢言的符號,帶點玩味式地反映時局。

八十時代香港樂壇的代表人物 Credit: Pinterest

九十年代,進入唱片工業制,粵語流行曲走進主流,並成為文化產業中的一大龍頭,情情愛愛的歌曲瑯瑯上口,成為香港潮流文化的重要支柱。

九十年代粵語流行曲走進主流 Credit: Pinterest

Credit: Pinterest

走到今天,零零年後,隨著創作與言論空間收窄、北上搵真銀的王道、只做音樂無法生存的現實。的確,香港樂壇一度陷沉寂時期中,現無力疲態……

香港樂壇一度陷沉寂時期 Credit: 《樂壇已死》MV截圖

Credit: 《樂壇已死》MV截圖

樂壇已死?你有你做,我有我做!

香港樂壇已死,或重新掘起,是最近的一大討論。新人冒出,舊人繼續自己的音樂之路,前輩新人的的良性競爭,造成百花齊放多元發展,讓樂壇漸有回春氣息,一洗電視劇歌曲稱霸歌壇的沉寂時期,去除工廠式「執藥般」的音樂作業,近期的音樂作品的確特別。

香港樂壇已死,或是重新掘起?Credit: Instagram @903music

香港樂壇不再單調乏味,Mirror男團的青春活力、莫文蔚的再次回歸,編纖了前浪後浪共同組合流行音樂文化。近日姜濤與麥當勞合作的「姜B餐」,急口令與編舞等商業合作,我們看見無名小子走進主流的音樂革命,重燃香港人崇拜香港偶像的追星文化。林家謙由幕後走進幕前,以獨立歌手身份出道,沒有經紀公司加持、沒有向影視發展,單純以音樂闖出個名堂。

香港樂壇後起之秀 Credit: Instagram @keung_show

有的專攻主流市場,以歌影視三棲發展,有的專注做音樂,「你有你做,我有我做」的氣勢,香港樂壇注定行得更遠。一直作為主流中的邊緣人物,也開始躁動,抱著把結他,想要單純地舉辦一場屬於真香港人的演唱會,告訴你:在在創作路上,他們只唱心中所認同的曲調。

RubberBand Credit: Instagram @rubberband

主流中的邊緣,一場屬於真香港人的演唱會

香港,當上非主流很難,想紅要賺錢就得「入屋」,然而對音樂創作人來説,在歌影視三棲中迎合大眾從來不是易事,説穿了與當初做音樂的初衷相違。在創作路上自給自足,帶著感染觀眾一起改變世界,忠於自我的志氣,讓3個音樂單位,不受潮流約束淘汰,決意要辦場屬於真香港人的演唱會。

Credit: Instagram @lam2

林二汶《The Beginning of Faith Live》

「靈魂內有信仰/ 搶不去」- 最後的信仰

Credit: Instagram @lam2

出道至今接近20個年頭,非主流歌手林二汶首次獲得大眾肯定,年頭奪得《2020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林二汶首奪「我最喜愛女歌手」獎 Credit: Instagram @lam2

成為「我最喜愛」來得不易,為了答謝歌迷的肯定,她將於於紅館展開個人演唱會。帶著at17的夢、盧凱彤對音樂的信仰,林二汶將在這埸音樂會中唱出初衷。

Credit: Instagram @lam2

日期:2021年3月27-28日

RubberBand《Ciao》

「時代流轉這刻在這地/ 是否選中我」- 漫長

RubberBand演唱會 Credit: Instagram @rubberband

RubberBand,不滿於香港主流唱片工業的權力架構,結束了近十年的主流唱片公司簽約生涯,出走並成為獨立樂隊。

Credit: Instagram @rubberband

六號曾談及獨立的條件,一、是強烈的自主性。二、是實踐樂隊信念的決心。沒有唱片公司作為後盾,音樂路上一點也不易走。

Credit: Instagram @rubberband

今年RubberBand為了回應社會,決定講述一個關於你和我、關於散聚的故事,以意大利文「Ciao」帶「你好」與「再會」之意,告訴大眾:無論說多少次再見,我們都要相信,是為了好好準備下一次的重聚。

RubberBand演唱會 Credit: Instagram @rubberband

日期:2021年4月4-5日

Serrini 《I’M FINE, THX》

「當天想感染人/ 今天知不會發生」- 灰黛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陀地歌姬Serrini,由2012年出道至今,一直借不同的角色,唱自己的成長故事,由喝不到波霸珍珠奶茶的蘇菲亞,到油尖旺金毛玲,以獨立創作精神前行。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Serrini曾在訪問中道:「我想改變這個世界,但我不會大聲宣告,只是暗裡做個邪教。」陀地歌姬漸漸走向大銀幕,向你展現underdog的音樂文化。

Serrini演唱會 Instagram @gwendolyn.spot

日期:2021年4月10-11日

    Recommended